当前位置:松语文学 > 都市言情 >穿越八零:农妻太纨绔最新章节 > 穿越八零:农妻太纨绔TXT下载
错误举报

下卷前世今生 559、小酒鬼柳叶

    最快更新穿越八零:农妻太纨绔最新章节!

    包间里。

    约翰将菜单递给柳叶,“想吃什么随便点,不要客气,我有钱!”说完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他看到华夏人在对别人做保证的时候,就是在拍胸脯,约翰依葫芦画瓢搬了过来。

    柳叶嘴角一抽,接过菜单,也没客气,挑贵的点了一大堆,反正约翰有钱,而且这家店是宫珏澜的店,约翰付的多,宫珏澜就赚得多。

    想起他在另家火锅店对员工说她是老板娘,脸颊微烫,收敛情绪,专心的点菜。

    然后还点了两瓶二锅头。

    酒先上来,柳叶没让服务员开瓶盖,自己打开,拿着喝红酒的高脚杯子给她和约翰一人倒了一杯,豪爽的举起杯子,“约翰,没想到在这里看到你,说明我们有缘。”

    约翰忍不住点头,的确有缘,不然怎么会在小区里碰到呢。

    柳叶心里嘿嘿一笑,上套就行。

    端着杯子跟约翰碰了下杯子,严肃的说道,“我们华夏的酒桌文化很有名,最有名的一句酒桌文化就是: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感情厚,喝不够;感情薄,喝不着;感情铁,喝出血。”

    约翰眨了眨眼,一脸的懵,没听懂柳叶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最后一句他听懂了,疑惑的问道,“要喝出血才能证明感情好吗?”

    呃?

    看来这个约翰对华夏的语言不是很通呀,那接下来更好办了。

    柳叶一本正经的点头,“对头,意思就是你喝得越多代表对我感情越深。”柳叶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笑得脸都有点僵了。

    瞄了眼桌子底下闪着的红点,这句话让宫珏澜听到后会不会收拾她?

    约翰看了眼杯子里满满的酒,吞咽了下口水,又抬头看了眼柳叶,像是赴死的战士一样,一仰脖子全数倒进嘴里。

    柳叶瞪大眼睛看着约翰,看他的样子酒量应该不行,这一杯可不少啊,会不会直接倒了呢。

    有点后悔给约翰拿高脚杯了,可千万别一杯就倒了,她想问的话还没问出来呢。

    眼看着酒一点一点全进了约翰的嘴里,柳叶眼睛一错不错的看着约翰。

    见他将空杯子放在桌子上,坐得稳稳的,心里松了口气,但同时又有点忐忑,这个约翰不会是很能喝吧。

    能喝不怕,她酒量也不差。

    柳叶二话不说,也端起杯子全数倒进嘴里,看得约翰眼睛都直了。

    柳叶不是个学生嘛,怎么这么的能喝?

    顿时怀疑的看着柳叶。

    柳叶淡定的放下杯子,拿着酒瓶继续给约翰倒了满满一杯,“是不是怪我酒量很好?”

    约翰点头,不怪才不对劲。

    柳叶看了眼约翰,淡淡的说道,“我这是遗传于我爸,我爸就挺能喝的。”爸,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这样说的,柳叶默默的在心里对柳国东说着歉意的话。

    “哦,我明白了,你爸是个酒鬼,所以你也是个小酒鬼。”约翰得意洋洋的看着柳叶,“我说对了吧。”

    “嗯,对。”柳叶给自己也倒上了一杯,举着杯子对约翰说道,“我们华夏还有一种酒桌文化,好久不见的朋友,见面要先喝三杯酒。”我就不信喝不醉你,只要不醉的不省人事,在他醉得厉害的时候,问话最能说出实话。

    约翰看着面前的酒杯有点打怵,看到柳叶已经在喝了,他做为男人更不能退缩了,也端起杯子全部倒进嘴里。

    辛辣的酒液从喉间滑下,辣心辣肝,约翰有点受不了了。

    可柳叶说了,华夏人见面要喝三杯酒,还有一杯,柳叶是他在华夏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他不能怂,不是说不喝出血不能算是铁关系嘛,他要跟柳叶做铁关系的朋友。

    柳叶看了眼约翰,脸色红得跟猴子屁股一般,看样子是喝得差不多了。

    正在这时,服务员将火锅端了上来,看到约翰红彤彤的脸吓了一跳,再看到桌子上的二锅头,了然了。

    这间包间是老板特意交待过的,不该看的不能看,不该说的更不能说。

    将所有的菜端上来后,服务员微弯腰,恭恭敬敬的说道,“二位请慢用!”

    能进这间包间里的人跟老板的关系肯定不一般,趁机巴结下也是好的。

    “下去吧,没有吩咐任何人不能进来。”柳叶冷冷的说道,宫珏澜不是吩咐过了嘛,这个女服务员乱看什么。

    服务员抬头就看到对面女孩有些微冷的眼神,吓得缩了缩脖子,看样子这个女孩是老板的朋友了,不然不会这样说话。

    等所有人出去后,柳叶将菜下到火锅里。

    红艳艳的辣椒油漂了一层,约翰还没吃就感觉到嘴里的辣味了。

    柳叶是无辣不欢,看着辣椒就想流口水。

    将肉卷涮了涮忍不住放进嘴里,享受的眯了眯眸子。

    约翰还是第一次见有人将火锅吃得这样美味,一时竟有点看呆了。

    柳叶眼角睨到约翰正在看她,将涮好的肉卷放进他的碗里,“约翰,尝下,这里的火锅很美味。”

    约翰回神,夹起肉卷放进嘴里,辣得他眼泪都快出来了,猛咳不止。

    柳叶像是个恶作剧得逞的小孩一样哈哈大笑。

    约翰这一刻,感觉哪怕今天他被辣得咳一晚上也值了。

    “这是第三杯。”柳叶将倒满酒的酒杯推到约翰的面前。

    给自己同样也倒了一杯。

    约翰端起杯子,舌头已经有点打卷儿了,脸越来越烫,他知道他此刻的脸特别红,因为他一喝酒脸就红,为此景修曾经让他少喝酒或者不喝酒,怕他误事。

    今天没什么事,又是跟柳叶喝酒,所以他就畅开了肚子喝。

    约翰豪爽的端起杯子全部倒进嘴里,差点喷出来,又被他咽了下去。

    他发誓,他以后再也不喝酒了,这玩意实在是太难喝了,快要辣死他了,好想吃点菜压一压,可看着红滟滟的菜,他又犹豫了。

    柳叶狡黠的眨了眨眼睛,夹起一根青菜涮了涮放进约翰的碗里,“吃点菜。”

    青菜吸辣椒油。

    果不其然,约翰刚咬了一口,就咳得惊天动地,柳叶怀疑他会不会咳得出血。

    及时的倒了杯酒放在约翰的面前。

    约翰都快要辣死了,看到面前杯子里有水,端起来就喝,紧接着就是又一阵咳嗽。

    柳叶淡定的涮着肉卷吃着,同情的看了眼约翰,不是我故意的,谁让你是景修的人呢。

    约翰好不容易不咳嗽了,面前的火锅他是一口也不敢吃了,看着柳叶吃得欢快,想要喝水没找到,只好倒了点酒,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着,头开始有点晕乎乎的,感觉要不好,便不敢再喝了。

    柳叶感觉差不多了,放下筷子,拉开门,对守着门口的服务员说道,“麻烦沏壶茶送过来。”

    “是,请稍等。”服务员看了眼柳叶,下楼去沏茶了。

    柳叶回到包间,关上门,对约翰笑眯眯的说道,“你吃不了辣,我让服务员沏壶茶水过来。”

    “太好了!”约翰感激的看着柳叶,真的是太暖心了,他的心此刻暖暖的(实则是喝酒烧的)。

    不一会儿,包间的门被敲响,柳叶起身去开门,从服务员手里接过茶壶,俩人的手在交接的时候,柳叶的手被摸了下,娇嗔的瞪了眼宫珏澜,真是什么时候也不忘记耍流氓。

    宫珏澜看了眼约翰,用口形对柳叶说道,“有事叫我。”

    柳叶轻点下颌,将门关上。

    约翰迫不及待的从柳叶的手里接过茶壶,柳叶看着约翰走路有点不稳的步伐,嘴角上扬。

    约翰一连喝了三杯才放下,“真是太……舒服了。”

    看来已经半醉了,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只是他自己还没感觉到。

    柳叶歉意的说道,“约翰,如果我知道你不能吃辣的话,就不带你来吃火锅了。”

    约翰不在意的摆摆手,动作幅度大的差点将酒瓶推倒,柳叶忙拿到一边。

    拿起茶壶给约翰倒了一杯茶,柳叶不经意的问道,“约翰,这次见你变化很大呢。”说完上下看了眼约翰全身的名牌。

    约翰叹了口气,没有喝柳叶倒的茶水,反而拿起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看来他的心情郁闷至极。

    柳叶不动声色的看着约翰,继续说道,“上次在Y国见你的时候,你在天桥底下筹钱葬父,现在是找到工作了吗?”

    约翰看了眼柳叶,再叹了口气,“柳叶,说起这个我真的非常感谢你,你给了我很多钱,那些钱足以够我葬我父亲了,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嗯。”约翰苦涩的笑了笑,“你走后不久,又来了一伙人收保护费,去他妈的保护费,我需要他们保护什么,无非是给他们抢钱找一个名堂罢了。”

    柳叶心一惊,安德鲁带人来抢钱的时候,约翰也不是不能打啊,“你不是有点身手吗,怎么会被抢了?”

    约翰看了眼柳叶,“他们人多,我没打过,所以就……”下面的话约翰没有说完,但相信柳叶懂。

    柳叶端起茶杯抿了口,如果她猜得没错的话,是景修帮他葬了父亲,然后他加入了组织。

    “然后呢?”

    “后来我又跪在天桥底下筹钱葬父,第二天有辆车子在我面前停下,有个男人对我说,只要我愿意跟着他做事,他就会帮我葬父。”说到这里,约翰感叹一切都是命,这条路不是他想要走的,却是不得不走的路。

    罢了,只要能让父亲早日下葬,以后他再找机会离开组织就好。

    只是让约翰没想到的是,景修不像他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和善,他想离开并不是那样简单的事,最后是柳叶帮他离开了景修,对此,他感觉柳叶就是他生命中的贵人。

    当然,这是后话了。

    “那你为什么会来华夏呢?”柳叶眼皮下垂,漫不经心的问道。

    约翰拿着茶杯的手一抖,有几滴茶水洒了出来,“柳叶,我能不回答这个问题吗?”他是杀手的事怎么能告诉柳叶呢,万一吓着她了怎么办?

    她看着这么的美好,她的眼睛那样清澈,像一汪清澈见底的泉水一样,他怎么忍心呢。

    他不能让柳叶怕他。

    柳叶朝约翰笑了笑,“好,不提。”看样子,还是喝的少了,拿起酒瓶给约翰倒了满满的一杯酒,“来,喝酒,不提伤心事。”

    约翰看着酒杯,这次不用人劝,直接端起来干掉。

    不是说借酒浇愁吗,那他多喝点,是不是就不会再烦了。

    现在的生活他一点也不喜欢,可他却没办法改变现状。

    他心里很清楚,景修看中的是他的能力,而不是他这个人,一旦他没能杀了范连忠,他的生命也就走到了尽头了,可他不想死,一点也不想,尤其遇到柳叶之后。

    看着她,他相信世界上还有另一种美好!

    他也想要这样的美好。

    接下来,约翰自喝自倒,眉心越蹙越紧。

    柳叶没有再管约翰,自在的吃着火锅,今天点的都是好菜,不吃可惜了。

    吃了会见没动静了,扭头一看,只见约翰正看着她。

    柳叶有点不自在的问道,“约翰,你怎么了?”

    “柳叶,如果有天你知道我做了……坏事,你还会像……像现在这样跟我喝……嗝……酒嘛?”

    柳叶将烫好的肉卷放进嘴里,这个牛肉不错,只是肉片切得太厚了,她得给宫珏澜提建议,毕竟她是老板娘不是嘛。

    将嘴里的牛肉咽下去,柳叶才回答约翰的问题,“我相信你是不会做坏事的。”

    “如果我做了……坏事呢。”约翰执拗的问道。

    柳叶歪头想了想,“那要看什么事了,如果不是特别坏的事,我是不会怪你的,毕竟人有时间会身不由己。”

    “什么叫身……身不由己?”约翰对华夏语只会简单的对话,成语他懂得不多,所以没有听明白。

    柳叶就耐心的给约翰解释了一遍。

    约翰想了想,懵懂的点头。

    柳叶想笑,忍住了。

    约翰端起酒杯大喝了一口,慢慢说道,“柳叶,你知道我现在……在做什么……工作吗?”

    “什么工作?”柳叶眉心一跳,约翰会对她说实话吗?松语文学www.16sy.coM免费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