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松语文学 > 穿越小说 >侯府嫡女最新章节 > 侯府嫡女TXT下载
错误举报

81. 大结局中

    离月武功不能用.这里也是与世隔绝.只有几户朴实的农民家.

    离月与沧澜嫣然被当成了一对小夫妻.隔壁的大娘时常來送他们写东西.只是离月一直冰着脸.沧澜到时一反常带与大娘格外的亲近.

    这一日离月从屋子里出來.看见沧澜在院子外站着.他的面前还有一个小厮.小斯见离月出來向沧澜告辞退下.

    沧澜回头看着门口立着的离月一笑.

    “饭马上就做好了.”沧澜说道.

    沧澜去了厨房.离月看着天空.似乎是有什么要发生了.她的心中格外的不安.

    到了傍晚天空下起了雨.沧澜有事出去了.离月看着外面的大雨.他就那么不给人防备的闯进了她的世界.

    离月猛地一下站起了身子看着外面滂沱大雨中的男人.一身月牙长袍.手中依旧是一把铁骨扇.风度翩翩.笑着眼眸看着她.

    离月向前迈步道他的面前.

    “你怎么來.”离月轻声问道.

    “呵呵.月儿在这里我如何能不來.”欧阳凌天一笑.

    伸手探上她的脉搏.眉头皱了起來.看着离月的眼光也是疑惑.

    离月将他的手拉了下來.

    “无碍.进屋吧.”离月率先想屋子里走去.欧阳凌天一笑跟在了后面.

    月色以深不见沧澜回來.欧阳凌天也在屋子里陪着离月.屋子里的火烧柴的声音啪啪作响.

    离月出神.火星飞溅在了她的手上手一抖才知道已经出神好久了.

    “夜色深了睡吧.”欧阳凌天说道.

    离月点了点头向床上走去.欧阳凌天站在窗外看着外面的雨势.这天气他是走不了啦.

    欧阳凌天在桌子边坐下.离月睡在床上.

    困意來袭.两人也慢慢的进入了梦想中.

    雨越下越大.离月与欧阳凌天也睡的熟不知是不是因为彼此熟悉彼此的味道.

    到了后半夜的时候离月越來越感觉到身边燥热.豁然整开眼睛.房间已经成了火海.欧阳凌天也睁开了眼睛.迅速的向离月靠拢过來.

    离月翻身下床两人背靠着背.

    火势越來越來.不知道雨什么时候已经停下.只是毛毛细雨.但与这场大火比起來太过微不足道了.

    两人对视一眼皆是向门外冲去.离月的武功被封住了.若是只有欧阳凌天一人这火万万是束缚不住他的.

    眼看着房梁上的大柱子向下咋來.欧阳凌天一个闪身将离月抱在了怀中.

    “嗯.”一声闷哼.那大柱子结结实实的砸在了欧阳凌天的身上.

    “凌天.”离月大喊一声.

    “嗯.无碍.”离月身上的欧阳凌天慢慢的抬起头与离月对视了一眼.笑着说道.

    离月平淡的脸上终于是有些色变的样子.

    “离月准备好了吗.”欧阳凌天抱着离月说道.现在若是冲出去只怕他们都要葬身在这火海里了.

    离月看着欧阳凌天镇定的点了点头.

    欧阳凌天将离月整个人护在怀中向外面冲去.火舌将他的背部整个吞沒了去.

    中途又有柱子咋下.欧阳凌天用手臂挡去.他的袖口上都带了火苗.

    欧阳凌天跌跌撞撞带着离月出了屋子.外面不知什么时候雨势又大了起來.

    两人刚出屋子身后的屋子火势更加猛烈了起來.

    “唰唰唰.”空气中有破空的声音.

    欧阳凌天眉毛竖起.猛的将离月扑倒在地.

    利箭在空中破响直接飞进了身后的火势中.

    离月猛地抬头向着黑暗中看去.随之而來的是又一轮的箭雨.

    “走.”欧阳凌天将离月向一旁推去.自己去挡着那些近在咫尺的箭雨.欧阳凌天的武功现在却是不到平时的五成.加之手臂及背部受了伤.动作沒有平时的灵敏.

    离月眼眸如寒转头就向另一个方向跑去.她现在沒有武功在这里就是欧阳凌天的累赘.

    音攻沒有内力的灌输攻击力度并不大.

    身后是箭入肉体的响声.离月眉头紧紧的皱着却是沒有回头向着黑暗处跑去.

    欧阳凌天看着离月消失的身影终于是松了一口气.摔在了地上.

    一处竹林.离月扶着竹子喘着粗气.身后如同鬼魅一样的出现两人.

    离月回头看着两人.视线在空中碰撞.

    雨势越來越來.离月显得有些狼狈.但是她身上的气势确实不减分毫.

    “哈哈.”离月的笑声忽然响起在这一片天空下格外的响亮.

    对面两人轻轻的皱起了眉头.

    “小姐.”对面的月圆对着离月喊了一声.

    离月嘲讽的看了她一眼.

    “北欧芳你倒是叫的顺嘴.”

    月圆一愣.随机也伸手将脸上的人皮面具撕了下來.正是当初在北漠的北欧芳.

    “表妹.”北欧芳又喊了一句.

    离月嘲讽的看着两人.

    “北欧芳你果然沒死.”

    北欧芳现在整个人却是成熟了很多.也懂得了隐忍.本以为在那一场大火中北欧芳已死却沒想到活到了现在.以月圆的身份接近她身边.真正的月圆沒准已经死了吧.离月闭了闭眸子.

    再睁开的时候眼睛里是一片的清明.

    “怪就怪你命不好.”北欧芳沉声说道.

    声音落下手已经动了起來.若是离月还是当初在北漠的离月她定然是不敢动手的.只是如今的离月武功已经被沧澜封住.

    “北欧芳.沧澜封住我的武功也是你教的吧.”离月躲过北欧芳的厉抓问道.

    “哼.”

    北欧芳哼了一声算是应了.

    北欧家的内力的弊端也只有北欧家核心子弟知道.若不北欧芳告知.沧澜不会知道如何封住她的内力.这一点是离月沒有防备罢了.

    离月有些跌跌撞撞.北欧芳的下手更凌厉了.远处一身黑袍的与北欧芳并肩的女人平淡的看着眼前打斗的两人沒有一丝动手的意思.

    北欧芳凌厉的掌风向离月拍來.如此快的速度.离月只能生生的挨上一掌.只是避过了重要部位.北欧芳一掌拍在了离月的有肩侧.

    “噗.”一口鲜血喷出.

    北欧芳又是一掌已经近在眼前.

    <html>

    <head><title>302 found</title></head>

    <body bgcolor="white">

    松语文学www.16sy.coM免费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