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松语文学 > 都市言情 >耕农人家:山里汉,俏娘子最新章节 > 耕农人家:山里汉,俏娘子TXT下载
错误举报

正文卷 第853章 宫女

  好些人都去净手,苏锦不知还要在宫里留多久,在这上头她可没什么话语权,得听谦王妃的。

  到时候她可不好意思跟谦王妃说要去净手解决个人生理问题,倒不是担心谦王妃会使坏故意想要看她出丑,而是这种颇为私密的事儿当着谦王妃的面说,苏锦总觉得有点儿太别扭。

  她不乐意。

  故而此时,苏锦索性也起身去了。

  她跟旁人都不熟,尤其今日虽说宁王府那边女眷们并没有对她出手出言做什么,但显而易见的,宁王妃连正眼儿也不瞧她一下,即便正面碰上了避无可避,宁王妃直接视她为空气含笑跟身旁人说话,摆明了对她不屑一顾。

  卢二少夫人更不用说了,她年轻气盛,加上卢家那样不怎么讲究的暴发户压根没有好好教导女儿的意识c也没有那个能耐能教出一个合格的贵女来,卢二少夫人瞪着苏锦的眼中愤恨的目光几乎化为实质,压都压不住。

  若非这是在宫里参加宫宴,又是过节,只怕早就闹起来了。

  而谦王妃神色淡淡,一派端庄和气,不知道的当她大气大度c心胸宽广,儿媳妇被这么针对了面上c气度c神态上依然没有半点儿不满意的表现。

  众人心中无不暗赞:怪道谦王一直被称之为贤王呢,瞧瞧谦王妃这气度,可不就是贤王妃嘛。

  知道的呢,心里又另有一把小算盘,清楚谦王妃是压根儿就不待见苏锦,试问又怎么会护着苏锦呢?

  双方没闹起来呢,她就当做什么也不知道c什么也没发生,真闹了起来呢,她再打圆场也不迟啊。

  到时候丢脸的是宁王府和苏锦,又不是她,她是和事佬,反而能赚一声称赞。

  因为两个亲王府之间这眉来眼去间所表现出来的诡异气氛,众女眷都很识趣的避雷池三尺三,没人肯沾染一星半点儿,自然也不肯亲近苏锦了。以至于苏锦即便去净手,也连个同行的伴儿都没有。

  苏锦倒没什么想法,人皆如此,趋利避害,越是权势人家越是如此,人情在这种人家是最值钱的,没有好处哪里有人情?反倒不如百姓们,经常倒是会有热心肠的出头帮扶一把。

  净手返回的时候,一名宫女忽然上前屈膝行礼,恭声道:“定郡王妃,定郡王有要紧事请您过去一见,请您随奴婢来。”

  苏锦一怔,点点头:“你在前边领路。”

  “是,郡王妃请。”那宫女老老实实在前领着。

  走过这条长廊,绕过宫墙,苏锦忽然停下了脚步。

  那宫女走了两步感觉似乎不对劲,回头一看,苏锦没跟上,忙陪笑:“郡王妃怎么了?定郡王还等着您呢,快随奴婢走吧。”

  苏锦瞅着她,没出声。

  莫非在这宫女眼中,她真有这么傻吗?哪怕她是宫里的人呢,也只是个宫女而已,难道她会因为这是宫里的人便说什么信什么丝毫不带打折的?

  之前在那边走廊,出去净手的人不少,人来人往叫人看到总归不太好,若因为她而弄出什么动静来,不是她的错也是她的错了,难说不会给贤妃等生出”哪儿有她哪儿有是非”的感觉,即便这是非也不是她想有的。

  所以,她这才随着这宫女走了。

  这会儿绕过了墙角,四下无人,自然也就不必再装c再演下去了。

  今儿出门的时候秦朗还再三叮嘱她在宫里要小心c要照顾好自己呢,试问他即便有再着急的事儿又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打发个宫女来就这么叫她过去呢?

  这宫女被苏锦瞅着有点儿头皮发麻,勉强陪笑:“定郡王妃,您这是怎么了?”

  苏锦笑了笑:“没怎么!就是忽然想起谦王妃跟我说过,若有人叫我,得先跟她说一声,你随我先去见谦王妃吧,谦王妃准了,我再跟你走。”

  那宫女脸色微变,强作镇定陪笑:“奴婢c奴婢已经见过谦王妃,禀报了谦王妃,这事谦王妃是知晓的,定郡王妃快些随奴婢走吧。定郡王还等着郡王妃呢。”

  苏锦依旧笑吟吟的:“你禀报了是你的事,我却还不曾禀报呢。谦王府规矩大,这不合规矩的事儿我可不能做。不如,你在这先等着吧!”

  苏锦转身,带着银朱和秦十走了。

  这是在宫里,又是过节,她也不想生事多事,否则定不肯如此轻易放过这人。

  不过,这宫女的容貌她是深深记住了,以前描画各种草药的本事可没落下,回去便把她的画像画出来交给秦朗,秦朗迟早能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那宫女傻眼,张了张嘴想要再唤她两声,无奈瞧见苏锦干脆利落c头也不回的已经走远了,压根没有半点儿可以商量的余地,她哪里还敢?跺跺脚,见四下无人,一溜烟连忙跑了。

  银朱忍不住拍拍胸口舒了口气小声道:“郡王妃怎知晓那宫女有问题,这也太玄乎了,这宫里不是最讲究规矩的地方吗?她怎么敢”

  刚才听到那宫女的话,她可是丝毫都没有起疑,只当真是郡王找郡王妃,心里还情不自禁的起了几分焦急,恨不得赶紧跟着她走好快些见到定郡王呢。

  想想真是后怕。

  秦十也心有余悸,又佩服又惭愧的看了苏锦一眼。

  苏锦笑笑,没说什么。

  她太了解秦朗了,什么样的事儿秦朗会做c什么样的不会做她再清楚不过,只需要弄清楚这一点就行。

  这可没法解释,说了她们也听不懂的。

  苏锦几乎是最后一个回到偏殿的,谦王妃不悦的瞧了她一眼,眉心微蹙:“怎么去了这么久?”

  苏锦笑笑:“路上走得慢了些,又在外边站了一会儿,是儿媳的不是。”

  谦王妃轻轻嗯了一声不说什么了。

  没多久,三位亲王妃打头,众人也陆续起身告退,一一退了出去。

  宫门处临上马车时,宁王妃深深的看了苏锦一眼,冲谦王妃微微颔首笑笑,领着两个儿媳妇上车去了。

  松语文学www.16sy.coM免费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