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松语文学 > 玄幻魔法 >鬼见我都觉得刺激最新章节 > 鬼见我都觉得刺激TXT下载
错误举报

正文 60.最恐怖的莫过于最亲近的

    “容容”聿九音喊了容(情qg)一声, 他用手机把画的内容拍下来, 递给容(情qg), 容(情qg)看过之后, 也同样十分惊讶。

    如果这画上的内容不是假的,那

    两人几乎同时心里生出一丝寒意。可即便如此, 这些画也还不足以让他们盖棺定论什么。眼下需要的是更直观的证据。

    随着事态的扩大,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容(情qg)就着聿九音的手机看了半晌,突然问了他一句,“你有法子让这屋子里的(情qg)景回放吗”

    “可能不行, 除非借助厉鬼。”聿九音也想过容(情qg)的主意。可鬼道讲究因果, 他想要场景回放, 就必须得到媒介。没有和这屋子息息相关的厉鬼, 他是不可能做到的。

    “死得这么惨,不可能直接往生极乐。除非他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还有那个养子,他走得这么干脆利落, 有没有可能是留了什么后手”

    “你的意思是”

    “你能不能招魂”

    “可以是可以,但是”聿九音这话说的有些犹豫。如果放在往常,他肯定会直接答应容(情qg)。但是这次刚刚发生了副手的事,聿九音自己也有些不确定。

    他明白容(情qg)会无条件信任自己,但是别人呢

    聿九音没有把自己的担忧说出来, 最后还是点头答应了。

    “我要五个人。”

    “我来找。”容(情qg)点头。

    容(情qg)的动作很快, 五个人很快就找好了。

    为了安全起见, 来的都是容(情qg)专案组的属下。他们全都是第一次见到聿九音,再加上有副手的事儿在里面, 乍一见,对聿九音并不是十分信服,看他的眼神满是挑衅。就差没指着鼻子骂他是勾引容(情qg)的小婊砸。

    聿九音眨眨眼,突然低下(身shēn)体,没骨头一样的趴在容(情qg)(身shēn)上,“容容我累了。”

    容(情qg)以为他折腾这么久撑不住,忍不住摸了摸聿九音的头发关切的问道,“还没开始怎么就累了”

    聿九音沉默了半晌,突然捂脸,“容容你怎么这么色丨(情qg)”

    色丨(情qg)是什么意思容(情qg)开始没反应过来,可紧接着,看到聿九音徘徊在自己下半(身shēn)的眼神,就立刻明白了聿九音的暗喻,顿时红了耳朵。变得哭笑不得起来,“你可正经点吧”

    聿九音低低的笑,“我什么时候都正经。”

    容(情qg)彻底无奈。至于其他人也终于后知后觉的t到这段对话的内涵,不由自主的用一种格外惊悚的眼神打量容(情qg)和聿九音。

    卧槽,组长和副手口中的祸害竟然是这种关系吗

    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化解,容(情qg)明白聿九音这么做的用意也只能任由他逗弄自己。

    准备工作很快做好,一面巨大的镜子被挂在正对着玄关的墙上。聿九音在门口细致的撒上一把小米,同时指尖发力,六枚铜钱就这么死死的钉在了地板里。

    好厉害外行看(热rè)闹,行家看门道。容(情qg)这五个手下能分到特殊案件调查组,本(身shēn)就都是有些本事的。聿九音轻描淡写这么一手,已经足以把他们震慑。

    因为阵法不是这么好布的,最讲究天地方圆。不同的屋子布相同的阵法也有不同的模式。哪怕是他们家里的长辈,多半也要靠着罗盘先一步卜算阵眼安排。

    可聿九音(身shēn)为鬼道天师,不过随手就能阵成,可见他高深莫测。

    “我怎么觉得副组说的不对我看这个聿九音(挺tg)厉害。”其中给一个和另外一个耳语。

    “我也觉得,而且组长为了他直接把副组给撵走了,至少说明这个聿九音是有真材实料的,咱们在看看吧”

    “嗯。”五个人互相对视,皆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谨慎。

    然而聿九音那头也开始简单明了的说起了招魂的方法。

    “(挺tg)简单的,你们站成一个圈,保证彼此之间距离能让镜子映照到你们每一个人。一会我把窗帘拉好之后,你们就开始绕圈,不要一起走,而是从你开始,每一个人都向前面的一个人的脖子根上吹气,不要发出太大的声音,依次类推,同时不停的绕圈走。当有人感觉到脖子上被人吹了两口气的时候,就可以停下,一起看看镜子了。”

    “就这样”简单明了且十分随便的说明让五个人都摸不到头脑。甚至觉得聿九音是不是在网上找了什么道听途说的招魂游戏来坑骗他们。

    “对,就这样。”聿九音肯定的点头,可唇角的笑意却充满了戏谑。

    所以果然是在拿他们逗着玩吧五个属下心里不约而同生出相同的想法。可容(情qg)就坐在那里盯着,一副聿九音说什么是什么的模样,很有几分周幽王为了褒姒烽火戏诸侯的味道。

    可到底不能反抗,也只能干脆躺平照做了。然而他们却完全没有注意到,从他们站好位置开始,门口处的小米,就悄悄发生了移动。浅浅的脚印如果不是米粒滚动时的细小变化,根本就察觉不到。

    “可以开始了。”在聿九音的示意下,游戏终于开始。被指定的第一个人率先迈开步子,走向下一个人。

    都是人高马大的爷们,非得往同类脖颈吹气也(挺tg)别扭的。再加上他们本(身shēn)就觉得聿九音是故意折腾他们,就更加漫不经心。

    第一个人吹了第二个。第二个吹了第三个。第三个吹了第四个

    单调的游戏一圈一圈进行着,随着时间的推移,同样的步骤不仅让人发困,同时也让人感觉到了厌烦。

    “这个聿九音就是故意在耍我们吧”被聿九音叫出来第一个吹气的那个人心里十分烦躁。他打算等这次(身shēn)后的同事过来,他就先喊出来结束游戏。

    然而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出了一丝不对劲。他虽然有亲戚是天师协会的,自己本(身shēn)也略通一些玄学道法,但实际上却是实实在在的警察学校科班毕业生。侦查和反侦察能力都很强。所以眼下才会突然警觉。

    因为他听到了一个陌生的脚步。很轻,像是小孩子穿了大两号的拖鞋,哪怕小心的踮起脚尖,也就有轻微沙沙声响。

    是谁他心里一突,侧过耳朵想要听得更仔细些,然而那声音却突然消失了。

    什么(情qg)况是自己听错了深吸一口气,那属下心里增添几分疑窦。可紧接着,后面走到他(身shēn)后吹气的同事就打断了他的思路。

    再走一圈看看。属下左思右想,觉得自己刚才一定不是幻听,就是有一个孩子出现在他的(身shēn)侧。

    然而就在这时,耳后那道绝对不是活人能够吹出来的冰冷气息,让他汗毛直竖,整个人都懵住了。

    “别看镜子”聿九音第一时间发出提醒。

    可这人吧,在恐惧的时候,越不让做的事(情qg),就越会下意识去做。聿九音话没说一半,不仅是被吹气的属下,就连其他人也都下意识的转头看向旁边的镜子,接着不约而同的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

    “啊”

    那是什么东西

    五个人同时瞪大了眼,不敢置信的看着镜子。就看里面,一个眼神空洞的小女孩,抱着一滩根本看不出来是什么的烂(肉r一u)正站在他们中间。而就在他们(身shēn)侧,属于小男孩的四肢就这么随意的扔在地上,惨白的皮肤上,到处都是深可见骨的伤痕。而最令人觉得毛骨悚然的,还是那小女孩的背上,一只丑陋的百足虫就长在那里,眼看着就要从她的(身shēn)体里破茧而出。

    他们都不是没有见识的人,但是死成这样的还是第一次看见。而更令他们毛骨悚然的是,还是接下来的画面。

    聿九音之前布下的阵法顿时有了用处。透过镜子重现的往事画面让他们目瞪口呆。

    都说母亲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的存在,可如果这个最温柔的存在本(身shēn)就是魔鬼呢

    幼小的女孩躲在桌子下面,不停的嚎哭,而那个女人却露出了看似慈祥,实则恐怖到了极点的微笑。

    “你这个孽种为什么出生我费尽心机才让自己没有办法怀孕,甚至还不顾幸福,给我最亲(爱ài)的老公也下了药,让他精子失去活(性xg),你为什么还能出现”留着长长指甲的手伸进桌子底下,一把就抓住了小女孩的腿,把她从桌子下面抓了出来。

    “妈妈,妈妈,不,不”女孩吓坏了,她只有三岁。根本不懂为什么一向疼(爱ài)自己的母亲,在父亲出差之后突然变了个模样。她挣扎着求饶,可说不明白的话,和带着哭音的嗓子却让这些恳求变得支离破碎。而这种可怜的姿态,却恰到好处的满足了女人凌丨虐的心里。

    “妈妈我根本不想当你的妈妈你知道你多惹人厌吗自从你出生了之后,我的丈夫的心就被你分走了一半他分明只(爱ài)我的只(爱ài)我可你却抢走了他我还要通过讨好你才能让他高兴。你这个孽种,我恨不得直接弄死你”女人手里细细的银针毫不留(情qg)的从女孩的脚底板扎入。

    “啊”尖锐的疼痛让幼小的女孩控制不住的大声嚎哭。

    女人动作很快,在她叫喊出来第一声开始,就用旁边的被子堵住了她的嘴。

    呵呵,她等了三年才等来的机会,怎么会让这小东西哭声搞砸她会把她打怕了,让她不敢在接近自己的丈夫。因为不论是谁,都不能分走她丈夫的(爱ài),谁都不能

    她这么想着,手下哭的凄惨的幼童看起来就更加面目可憎,仿佛这并不是她的亲生女儿,而是十辈子的血海深仇的仇人

    然而就在这时,因为感冒而提前从学校回来的养子意外发现了端倪。他打开门,第一反应就是把养母拉开。

    “妈,你这是在做什么”男孩不过刚刚上小学,下意识以为是妹妹淘气,惹了养母不高兴。他在学校听很多同学说过,家里不听话,会被爸妈揍。但是温柔的养母养父却从来没有,哪怕他和妹妹做错了事(情qg),也是仔细的和他们讲道理。

    所以男孩的第一反应,就是妹妹是不是犯了什么大错可眼看着捧在手心疼(爱ài)的小丫头哭成这样,他还是下意识上去,想要把养母拉开劝劝她。

    然而万万没想到,他的加入,却是新一轮的凌丨虐开始。

    尖锐的痛让他感觉自己像是在地狱走了一遭,而养母在耳边恶毒的话也让他终于明白了事(情qg)的始末。

    养母根本就从来不(爱ài)他和妹妹,只是为了获得养父的喜欢。所以现在养父要出国学习半年,养母就准备在这半年里,把之前忍气吞声的不爽全部爆发出来。

    “囡囡不怕,哥哥会保护你。”桌子下面,已经饿了两天的男孩从口袋里拿出一颗摔碎的水果糖,抖着手喂给怀里发着烧的妹妹。

    他们会活下去,会等到养父回来,揭穿养母伪善而恶毒的真面目

    松语文学www.16sy.coM免费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