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疯子在线阅读 - 32 终章

32 终章

        叶梓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个小小的、阴暗的空间。晕黄的光芒从两边的小门照射进来,在中间交错,似乎能看到浮沉飞舞的身影。

        外面已经是晚上了,很是热闹,孩子的笑声此起彼伏。

        叶梓当然知道这里是哪,他对这里可熟悉得不得了。毕竟十一岁那年,每次父母在家里大吵大闹的时候,他都会背着书包来到小公园,坐在这个大象滑梯下面。这里很安静,不脏,又能遮风挡雨,多好啊。

        他抬起自己的双手,果然,现在的他,大概就是他十一岁的时候了。那个时候,他已经知道他不是父母亲生的了,父母的感情也已经破裂了。

        啊,这一次在梦中的自己,竟然没有失忆么?还真是方便啊。

        叶梓这么想着,刚想钻出去,就听到有个非常稚嫩、纯净的声音在叫自己的名字:

        “阿梓!阿梓!”

        叶梓愣了愣,马上钻出去,差点碰到头。

        然后,他就看到一个六岁左右小孩子像小仓鼠一样屁颠屁颠地朝他跑过来,浅色的发丝在夜风里乱飞,在晕黄的灯光下显得异常柔软。他的手里拿着一串正在燃烧的烟花,笑得灿烂极了。

        只见他举起那些烟花,道:“阿梓,你看,你最喜欢的烟花!好看吗?”

        叶城汐第一次给他送烟花的时候,五岁还没满呢。

        当时叶梓怎么说的来着?啊,当时叶梓对他说:滚开!别过来!

        曾经的这个场景,恐怕他也只是简单地望着燃烧的烟花,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吧。

        可是这一次,叶梓的视线瞬间模糊了。

        他垂头看着这个只有他肚子那么高的弟弟,点了点头:“好看……”

        小仓鼠高兴极了,他激动地说:“阿梓,生日快乐……啊,危险!”

        烟花掉在了地上,噼里啪啦地燃烧着。

        而叶梓感觉自己已经无法自控了。他的呼吸在抖,五官在扭曲,还没反应过来之时,他就已经紧紧地将弟弟抱在怀里。鼻子酸涩得厉害,整个脸,整个喉咙都在发烫,都在难受,好难受……

        小仓鼠的脸马上就红了,他有些不知所措地问:“阿梓……怎么了?”

        然后很快,他又有些担心地问:“谁欺负你了吗?怎么哭了?”

        叶梓悄悄地用袖子擦了擦眼泪,放开了弟弟,有些茫然地走向前。

        小仓鼠则跟在后面跑。

        叶梓回头看他,然后朝他伸出手。

        小仓鼠受宠若惊地将手放在叶梓的手上,相当惊喜:“哥哥,城汐是在做梦吗?”

        叶梓苦笑了一下:“或许,的确是在做梦呢。”

        “诶?可是还没有睡觉啊,还没有睡觉怎么会做梦呢。”

        “其实醒着,也是可能做梦的,啊,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城汐,你知道,梦的后面,会出现什么情节吗?”

        “哥哥要给我讲故事吗?”

        夜晚很安静,即使叶梓的声音很轻,似乎也可以飘到很远的地方:“就当成故事听吧。”

        十一岁的叶梓牵着六岁的弟弟,走在蜿蜒的道路上。晕黄的光芒将他俩的身影拉长了,看起来,好像已经长大了一样。

        “十年以后啊,你就长大了。你会长得很高大,很帅气。”

        小仓鼠满脸憧憬:“真的吗?我会长得比阿梓还高吗?”

        叶梓回忆着,脸上带着笑:“嗯,比我高了半个头呢。”

        “真的?”

        “不骗你。你在最好的学校上学,你很受欢迎,很多人喜欢你。爸爸让你当他的继承人,你的妈妈为你骄傲,你的同学都簇拥着你……”

        “阿梓你会喜欢那样的我吗?”

        “喜欢,当然喜欢啊,非常喜欢呢,非常喜欢。”叶梓笑得很柔和,“喜欢到天天都想跟你在一起,喜欢到想要跟你住在一起,喜欢到不想跟你分开呢。”

        “……阿梓,我也喜欢你。”小仓鼠又脸红了。

        叶梓却纠正道:“不,那时候,你就不喜欢我啦。”

        小仓鼠皱眉:“怎么可能……”

        “是真的哦。那个时候啊,你会喜欢上一个非、常漂亮的女生,她的头发又长又直,喜欢穿百褶裙,指甲上的花纹总是特别好看。她虽然有点任性,但家境特别好,举止又文雅。她喜欢叫你‘城汐哥’,到哪里都挽着你的手,你们去过很多地方,很多地方……”

        “可是我喜欢哥哥……”

        “那个时候的你,就看不起我了。哈哈,因为我没钱没品位不是女生不算,还是你哥,没办法被家人接受,跟你一起的照片让你挨骂,我对你的告白让你蒙羞。”

        “……”

        “你不喜欢我,做梦都想离开我。”

        “你不接我的电话,无论打多少次,你都不接。”

        “你拒绝了我,离开了我。”

        “你选择聂海霞,不选择我;选择你的车子房子,不选择我;你要你的未来,不要我……”

        “你不爱我,不爱我,不爱我,不爱我,不爱我,不爱我……………………”

        “不爱我。”

        “不爱我。”

        “不爱我。”

        小小的城汐有些被吓到了,他站在叶梓跟前,焦急地喊他的名字,而叶梓已经无法控制情绪了。他双手抓头发,不断后退,直到背脊靠墙,坐了下去。

        直到下起雨来,他才终于抬起头来,双眼无神且迷茫。

        叶城汐抽抽搭搭地站在叶梓跟前,问:“阿梓,你到底怎么了?我好怕……”

        叶梓却像是没听到一样,就这么望着他,哑着嗓子问:“呐,城汐,告诉我,要怎么,才能让你永远呆在我的身边?”

        “要怎么做,你才不会喜欢上别人?”

        “要怎么做,你才只爱我?”

        “要怎么做,你才只属于我?”

        “嗯?要怎么做呢?告诉我啊?”

        叶梓边说,双手边抚摸着叶城汐稚嫩的脖颈。

        他感受着对方怦怦跳动的脉搏,心中涌现一阵狂喜。

        突然,他像是中了邪,狡黠地笑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阿梓?……”

        “杀了你!杀了你!”

        叶梓刚说完,双手已经勒紧了叶城汐细弱的脖子,狠狠地用力——

        他用的力气是那样大,好似这样的力气也根本不像一个十一岁的孩子该有的,而是成年人的力道,小小的、可怜的孩子在他的手中挣扎、扭曲……

        无数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爆炸,他们在吼着,不要这样了……

        可是他停不下来,停不下来……

        因为这一切都是注定了的。

        因为所有的一切,注定在2月1日结束,在他的生日结束……

        真是好笑啊,哪怕在梦中,他们也无法在一起。

        ……

        …………

        “叶先生!”

        “叶先生!”

        “叶先生!醒醒!醒醒!”

        叶梓猛地睁开眼睛。

        起码用了两三分钟,他才逐渐清醒了起来。

        身穿白衣的女人将他扶了起来,脸上满是惊喜:“终于醒了啊,叶先生,看来这次新配的药很有效果呢。”

        叶梓没有理她,有些迷茫地环顾着周围。

        纯白色的床,纯白色的窗帘,浅绿色的墙,墨绿色的地板,生长在角落的绿色植物,还有堆在床头的古典书籍。而自己,身穿条纹睡衣。

        啊,怎么就忘了呢,这里是疗养院啊。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多少年了呢?

        “我这次睡了多久?”叶梓问。

        “断断续续的,一个多月吧。这次比以前好,您平时也会自己下床,就是没什么意识,像在梦游。不过既然这次醒了,就是有希望的,叶先生也应该对自己有信心才对。”

        “……”

        “啊,您的弟弟说过今天下午4点要过来的!现在他应该到了。”

        “谁?”

        “您的弟弟,叶城汐先生啊!他对您可好了,明明工作那么忙,一个月都会过来抽空过来看您几次,这十年都这样,真的难得啊!您可要快点好起来,不然真对不起他!”

        “十年?现在是几几年?”

        “2023年啊。真是的,您每次醒来,都会问我这个问题。”

        护士说完,就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门又被推开了,一个高大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浅色的发,细长的双眼,淡色的虹膜,精致的轮廓,白皙的皮肤。

        可是跟记忆里的模样是有差别的。现在的他,轮廓更为成熟深邃,而记忆里的他,是更加青涩、漂亮的。

        “你醒了啊,哥。”

        啊,就连声音和称谓,都是不一样的。

        那个人的声音,应该更为温柔。他会叫自己“阿梓”或者“哥哥”。他的声音软得像棉花糖,说话的时候,双眼都是含情的。

        “医生说,用现在的药治疗下去,情况好的话,明年就可以把你接回去了。”

        叶梓表情迷茫:“回去?回哪里?”

        “我们的家啊,我会专门给你请个保姆照顾你的。”

        叶梓瞥了一眼藏在门后面的小女孩。小女孩有四五岁了,长得非常可爱,跟他爸爸一样的白皙皮肤,淡色发丝。

        叶梓淡淡地说:“可是你已经结婚了啊,多不方便。”

        “前年就离婚了,我果然……还是没办法对女人……”

        叶梓打断了他的话:“我不能跟你走。”

        叶城汐很惊讶:“为什么?”

        叶梓垂下了眼睛:“因为你不是他啊。”

        “他?谁?”

        “你不是兔。”

        叶城汐当然知道兔是谁。兔是一直以来,缠着叶梓的幻影。似乎叶梓八成梦境之中的主角,都是兔那家伙!

        “叶梓,你看清楚,我才是实实在在的人,兔是假的。”

        叶梓不为所动:“世界上有多少真真假假?真假又有什么区别呢,区别只在于,自己相不相信罢了。”

        叶城汐着急了,他抓住叶梓的肩膀:“可是我是真的啊!哥!你不是最喜欢我了吗?我也喜欢你啊,不然不会一直等你……”

        叶梓抬眼看叶城汐,没有哭,也没有闹。

        他的表情相当平静,声音也是轻轻的:“不,你不是。我的兔,他是世界上最爱我的人,他只爱我,从小到大,一直爱我,为了我,他可以付出一切,在他的眼里,只有我,只会选择我……而你,你不爱我,不爱我,你不会选择我,哪怕跟你走,你迟早也会抛弃我。”

        叶城汐急了:“相信我,我不会再……”

        叶梓却像没听见一样,看向了紧闭的窗户,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你知道吗,兔,他是只属于我的存在呢。我和他一起,看过最绚丽的烟花,看过满天繁星,看过海洋世界,一起环游过世界,甚至穿越到了过去和未来。我们一起过年,一起做饭,一起作画,一起写字,一起弹琴,度过一天又一天。无论在怎样的梦里,他都说,他喜欢我,他爱我,说了无数次,无数次。然而……我做了很多很多,对不起他的事。”

        “……”

        “我真的,非常后悔,非常自责。我竟然,在梦里,一次又一次地杀了他,杀了他。为什么会这样呢?叶城汐?为什么甚至在梦里,我们在最后,也总是以悲剧结尾呢?”

        “……”

        “我想见他。哪怕一次也好。我想跟他说,对不起。对他说,我也爱他。我不想再伤害他了,我想跟他,永远在一起……”

        叶城汐盯着叶梓,身体微颤。他想说什么,有很多想说的,想为很多事道歉,想要挽留什么,不过,还没说出口的时候,就听到小女孩的叫声:“爸爸!爸爸!还要多久呀,我饿了!”

        叶城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再好好想想吧,我明天再来。”

        说完,就站了起来,带着女儿离开了。

        ……

        …………

        傍晚来临之际,整个疗养院是祥和的。

        正是晚餐时间,疗养院为病人们放上了柔和的音乐。由于院长是个基督徒,这音乐便放的是圣乐,柔美的童声在空气中扩散,似乎整个白色建筑都被夕阳染成了淡金色。

        女护士跟同事聊着天,笑着朝叶梓的病房走去。

        谈到叶城汐,几个女同事都挺兴奋的,然后又一起叹息,这么优质的男人怎么就结婚了呢。

        跟她们拜拜后,女护士推开了叶梓的房门。

        然后,啪嗒一声。

        她手中的东西纷纷掉落。

        纯白色的病床上空无一人,而紧闭的窗户,此刻正大大敞开着,白色的纱帘随风鼓动,像是初生的蝴蝶那对纤细的翅膀,在风中翩翩起舞。

        ※※※

        这是一个黄昏。

        叶梓一个人,来到沙滩上,眺望着沉入海水的红日。

        千万海鸟高飞,无边无际的、橘红的波纹荡漾着。这样的景色,像是用大笔触描绘的巨大油画。

        本来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的,而叶梓却看见了,不远处的兔。

        兔身穿蓬松的白色衬衫,黑色长裤。他赤脚站在海水和沙滩交界的地方,眺望着远方,浅色的发丝随风浮动。

        叶梓并不惊讶,他笑了。

        他一步又一步朝兔走去,在沙滩上留下一连串脚印。

        “兔。”他轻轻地喊了一声。

        兔转过头来看着他。

        啊,多么熟悉的脸啊。

        他的每一寸轮廓,每一丝表情,都那么熟悉,都那么让人喜欢,那么让人动心。

        “你终于来了。我一直在等你呢,阿梓。”他这么说。

        叶梓笑得甜甜的,然后,脸又有些红了,“那个,我一直想跟你说……”

        “说什么?”

        “对不起,我……老是做对不起你的事情。还有……我爱你。”

        “我知道的。”兔笑了。

        叶梓抬起头来,表情认真:“我爱你,比任何人都爱你。”

        “我知道哦。”

        “我想跟你在一起。我……我现在,想吻你!”

        兔的嘴角弯了弯,揽住叶梓的后脑勺,便垂下头,温柔地吻了过去。

        依然是熟悉的、动人的触感。

        动人得让人落泪,让人心脏闷痛,绝望,可又觉得无比幸福。

        夕阳勾勒着两个人的轮廓,每一个瞬间,每一个动作似乎都变慢了,似乎,都化为了永远。

        两个人的嘴唇分开后,兔握住了叶梓的手,望向一望无际的大海:“大海在急切地呼唤我们呢,来吧,来吧,来吧。阿梓,你听到了吗?”

        叶梓握紧了兔的手。当然,他听到了。他早就听到了。

        他的心怦怦直跳。

        “害怕吗?”

        叶梓摇了摇头:“不害怕。因为只要融为大自然的一部分,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只要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

        “我也是,那走吧。”

        “嗯。”

        ——The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