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疯子在线阅读 - 31 现实

31 现实

        叶梓睁开眼睛,看到的是灰色的天花板,有些地方的漆已经裂开了。满是灰尘的灯泡黑不溜秋的,像只死老鼠一样悬挂着,似乎随时都可能掉下来。

        他睡的床,狭窄,没有弹性。被子也有一股霉味。房间里很乱、很乱,到处都堆着书籍、饭盒、衣衫,好在现在很冷,所以还没看到那些恶心的生物。

        渴了。那就烧点水吧。

        叶梓缓慢地起床,赤脚来到厨房,用铁锅烧水。

        烧水途中,他来到只有几平方米的客厅,打量着客厅里的摆设,感觉熟悉又陌生。客厅里有一个破洞了的烂沙发,堆了很多东西的茶几,一台老式小电视,一个柜子。

        这个房间大概最值钱的,就是这个柜子了吧。那是当然的,这个可是直接从曾经的房子里搬出来的。

        柜子上面放着的,就是妈妈了。

        哈,这么说,可能有点怪。应该说,上面放着的,是韩瑶的骨灰,她的黑白照、木碑和一小盘燃尽的熏香。

        对呀,她已经死了。怎么差点又忘记了呢。

        还真是个可怜的女人啊,明明已经成功地再婚了,还怀孕了,天天跟自己说着,她想要一个女儿,连名字都取好了呢,说叫刘若嫣。

        可是她病了。为了治病,卖了房子,但她还是死了。

        烧开水后,叶梓一边喝,一边打开手机。

        开机后,收到了很多很多短信,当然,别误会,不会有认识的人给他发短信。他可没有朋友。那些短信,全都是欠费通知,什么联通啊,什么房租啊。

        嘛,至少,他看到了一条有用的消息,2016年2月1日。

        这么说来,今天不就是他的生日吗?

        嗯,所以今天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呢,去买个蛋糕吧。

        说起来,梦里的他还活在2012年呢。那现在,他到底是27岁了呢,还是,28了呢?算了,无所谓了。

        久违地冲了个澡,他裹了好几件毛衣,穿着皱巴巴的羽绒服出门了。

        外面很冷很冷,人却很多。满大街都是人,人们说着,笑着,跑着,跳着,好像个个都过得很幸福。

        没走几步,就遇到一条狗。那条狗使劲儿对着叶梓叫,像是见鬼了。

        狗主人将狗拉走了,叶梓刚好看到一块可以当成镜子用的玻璃。他走过去,看了看自己,心想这样被当成鬼也是情有可原的。玻璃中的人,头发凌乱,皮肤消瘦发黄,黑眼圈极重,下巴还有胡茬。算了,不看了。

        叶梓踩在雪地上,在人海之中穿梭。

        他走进了最近的蛋糕店,看了一圈。本来想买个大蛋糕,可惜他太穷了,买了大的,就没钱吃饭了。只好买个特别小的。

        在回家的路上,他看到了马路对面的江唯。还是那样,穿着华丽的衣衫,身形漂亮。

        而叶梓没有一丝一毫地惊讶,与她擦肩而过之后,他下意识地看向站台,果然,他又看到了那个佝偻的老妇人。但当他看第二眼的时候,她们又消失了。

        没什么奇怪的,都是幻觉而已。

        幻觉而已。

        正在他这么想的时候,他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一个身材高挑的男子。

        他身穿白色羽绒服,黑色长裤和卡其色短靴。他头发的颜色很浅,像是茶色的。

        他就这么走在前面,双手都提着食材。

        叶梓对这样的他,熟悉到极致。因为兔总是这样,一个人去买食材,回家后,花好几个小时做,然后将做好的盛到叶梓跟前,笑着问:好吃吗?

        叶梓看着这样的他,蛋糕一下子就掉在了地上。

        而他完全不顾蛋糕了,他大步往前跑去,明明他知道这可能只是幻觉,可是他还是像疯子一样朝兔跑去,大声喊:“叶城汐!叶城汐!”

        然后,他才看到,兔的身边,原来还有个女孩子。

        女孩子拥有长长的黑发,穿着漂亮的红色裙子。

        女孩挽着兔的手,笑得很甜。

        叶梓停住了,似乎连他刚才激动流出的眼泪,似乎也已经凝结成冰了。

        他像个机器人一样,回过头,慢慢地朝那块可怜的蛋糕走去。落到地上的蛋糕即使有纸盒的保护,也已经变形了。但没关系,没关系的。

        似乎周围的人都在看他,看什么看,没看过爱吃蛋糕,又爱哭的猥/琐男吗?

        叶梓用最快的速度回到家,将门关得死死的,就连窗户也关上了。

        然后一边吃蛋糕,一边看电视。

        蛋糕虽然已经变形的,但还是挺好吃的。

        电视也是,这是什么搞笑节目啊,真好笑。

        可是真奇怪,为什么老是在流眼泪呢,是不是太久没有出去了啊,所以,一碰到冷风就流眼泪?难道自己真变成了爱哭的猥/琐男了?

        眼前的一切越来越模糊,叶梓只有不断地用手背擦拭眼睛。

        当他再次清晰地看向电视的时候,却发现电视节目变了。

        变成了一幕幕熟悉不过的画面,变成了,他真实的记忆,有关他和叶城汐的一切——

        叶梓和叶城汐,是兄弟。叶梓是被收养的孩子,而叶城汐是亲生的。

        叶梓最初是讨厌叶城汐的,毕竟,他认为叶城汐夺走了他的父爱。但后来,由于叶城汐做了一系列让他感动的事,比如城汐曾经戴着兔子面具来讨叶梓的欢心,叶梓心软了,他开始喜欢他的这个弟弟了。尤其在他11岁以后,由于他经历了太多太多事,他阳光、可爱的弟弟,逐渐变成了他的精神寄托。

        要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第一,就是家庭破裂;第二,是他永远都不想回忆起的事——性骚扰。

        叶城和韩瑶的感情破裂,是江唯搞的鬼。也不知道江唯是出于什么心理,她拍下了韩瑶在同学会上,跟她的男同学亲吻的照片。照片后来查出来是经过处理了的,但这件事情,是他们感情破裂的导火线。

        而性骚扰,则是韩瑶的男友所做的事情。在韩瑶离开叶家后一年多,他的一个男同事追她,很快,他们就开始交往了,男友常常去叶梓家里。这个男人,是个典型的paedophilia。最初他只是对叶梓动手动脚,叶梓年龄小也不懂。后来他变本加厉,只要韩瑶一走,他就让叶梓脱衣服,抚摸叶梓身体的每一个地方……

        具体经历了什么,叶梓一辈子都不想再回想起来了。

        那时候,他想要告诉母亲,却被那个男的威胁,他害怕让母亲失去幸福,所以什么都不敢说。他13岁时,曾一度精神崩溃。被初中老师发现后,叶梓才得救了。

        韩瑶跟那个男人分手了,叶梓的心却从此关了起来。他不想谈恋爱,觉得性是件极其恶心的事情,心理愈加灰暗。

        从那时候开始,他就害怕跟别人接触了,无论男的,还是女的。

        除了一个人,他的弟弟,叶城汐。

        他觉得叶城汐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喜欢他的人了。他的弟弟小学的时候,就经常一个人坐车来找他,跑到他的学校门口等他,在他将弟弟送回本宅,离开之后,他总是会习惯性地回过头。因为他知道,他的弟弟,一定正扒在玻璃窗前,哭着大声喊:阿梓,阿梓,别走,别走!

        每次他走,弟弟都会哭;他的每一个生日,他的弟弟都知道;他跟弟弟说的每一句话,他的弟弟都会听;他的弟弟说:阿梓,我最喜欢你了。以后长大了我们要在一起!

        每次想到弟弟的“告白”,叶梓就会觉得幸福。至少,他还有弟弟和母亲,所以他还过得不错。

        可是,叶城汐从初中开始,就被送到国外念书了。这一去,就是整整的五年。

        由于各种原因,两人联系得越来越少,后来更是杳无音讯。

        关于弟弟,叶梓完全心灰意冷了。

        大学,叶梓遇到了第一个跟他告白的女生,聂海霞。他开始试着跟这个女生交往,期望着自己也能像一个正常大学生那样,过正常的生活。

        然而,他根本没办法跟聂海霞牵手,更别说其他接触!

        在他烦恼之时,他又见到了回国的叶城汐。

        叶城汐在他的校门口等他,见到他的时候,大声喊“阿梓,我回来了!”

        五年,完全改变了叶城汐。叶梓有些晕眩地看着已经变得高挑俊美,招蜂引蝶的他,却没有一点开心的情绪。

        因为叶城汐越阳光、越优秀,就越能衬托出他的肮脏和阴暗。叶城汐笑得越灿烂,叶梓就会觉得自己痛苦的等待越加可悲。

        所以他没有理叶城汐。他过了马路,在小吃街里给聂海霞买晚餐。

        可是,厚脸皮的叶城汐却在他的身后说:阿梓,我想你,我好想你!

        叶梓还真是个容易心软的人啊。

        总之,叶城汐这么来回几次纠缠和解释,就被原谅了。两个人的联系越来越多,比起兄弟,他们倒更像是朋友。叶梓常带城汐去他的公寓午睡,他偶尔也会去叶城汐的别墅吃饭。叶城汐很会做饭,每次做的都相当美味。

        在这样的情况下,叶梓告诉了叶城汐他的烦恼——他没办法跟女人做。实际上,他似乎没办法跟任何人做,他没有感觉。

        叶城汐不相信,随即找出了一部岛国片,放了出来,让叶梓看。

        叶梓的确一点感觉都没有。

        叶城汐说:阿梓,我帮你检查一下。

        叶梓同意了。

        很快,就发现了令他震惊的事实。他竟然,有了感觉。那是他从未体会过的感觉。

        他特别羞愧。他推开叶城汐,想要离开。

        叶城汐却被他那潮红的脸魅惑了,埋头,就吻了他,那还是叶梓的初吻。

        有了一次,就有第二次。最开始都是抗拒的,但很快,就会沉陷进去。而叶梓就是这样,最开始,明明他对性那么抵触,可是,他却变得越来越离不开叶城汐,他整个人都变了,从冷漠变得热情,变得依赖对方,他彻底爱上了叶城汐。

        没过多久,叶梓就跟聂海霞分手了,开始偷偷地跟叶城汐交往。

        交往期间的他们是浪漫的。叶梓帮叶城汐补习,叶城汐给叶梓洗衣服。他们常去很远的地方玩,在阴暗的地方牵手接吻,在阳光的地方又保持着距离,暗自偷笑。

        叶梓毕业后,他们同居了,就像新婚夫妻一样,他们过得很幸福。

        那时候叶梓的唯一愿望,就是这样跟叶城汐在一起,一辈子。

        而这样的幸福,是从什么时候出现问题的呢?

        问题出在,那个老妇人身上。老妇人是叶城信任的仆人,而她,亲眼看到了叶梓和叶城汐接吻的场景,她把这件事告诉了叶城,叶城震怒,半夜打电话把叶城汐喊了回去,臭骂了一顿,还逼着他马上把叶梓赶出去。

        叶梓不是笨蛋,他当然明白他该做什么。

        叶城汐才委婉地说了“我们先暂时分开”这句话,叶梓就已经拖着行李箱,离开了叶城汐的别墅。

        这件事闹得很大,闹到了网上。也不知道谁拍到了叶梓和叶城汐亲热的照片,在网上引发了热议。叶梓的母亲知道了以后,受到了强烈的冲击,这可能也跟她后来得肠癌有一定的关系。

        叶梓的公司自然也知道了这个消息,叶梓受到了很多攻击,最严重的,就是他的上司,张涛。张涛直接给他灌药,把他拉进宾馆。

        那天晚上,叶梓给叶城汐打了无数个电话,叶城汐都没有接。

        绝望的叶梓用酒瓶砸了张涛的头,摇摇晃晃地跑了出来。

        当然,迎接他的是,第二天,他就被抓进了派出所,后来还是叶城汐找人把他弄了出来。

        叶梓接着发了高烧,本来以为叶城汐会像以前那样不分昼夜地照顾他,但他错了。叶城汐只是给他买了点药,很快就走了。原因是,现在这个事情已经闹得很大了,他不希望再引起其他人的什么误会。

        后来还是叶梓的母亲来照顾他的。他这一躺,就躺了一周。

        之后,他换了工作,暂时没和叶城汐联系。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听他的同事谈到了叶家继承人的某些事情,自然而然地就谈到了大学在读的叶城汐,还有他的未婚妻。

        然后叶梓才发现,叶城汐的未婚妻,竟然就是聂海霞!

        聂海霞的家境极好,长得漂亮,性格也好,和叶城汐就是典型的姐弟恋,非常配。

        叶城汐和聂海霞常常一起参加大型活动,看起来简直就是金童玉女,黄金搭档。叶城汐生得高挑俊美,举止优雅。而聂海霞又喜欢穿红裙,看起来特别惹眼。

        除了正规场合,他们平时也会去女孩子喜欢去的地方。比如,去游乐场,去水族馆,去海边。

        那样的时候,聂海霞总是小鸟依人地挽着叶城汐的手腕,笑得甜美。

        要说为什么叶梓知道这些,很简单,因为他跟踪他们了。他就像个见不得人的变态,每天、每天跟踪他们,甚至为了跟踪他们,连工作都丢了。

        终于,在他觉得之前的风波已经平息了以后,他就自顾自地认为,他又可以跟叶城汐在一起了。毕竟叶城汐之前说的是“我们先暂时分开”呀。

        乐观的他,做了一件极其丢脸的事。他在情人节的那一天,穿上了兔子衣服,像个大兔子一样,拿了一束花跑到叶城汐的跟前。要说他为什么这么做,那是因为对于他而言,兔子,是个非常奇妙又幸福的事物。小时候,叶城汐就用兔子面具讨好他,长大后,叶城汐也常给他买兔子气球啊,给他画兔子漫画呀。

        当然,事实证明,他错了。

        因为叶城汐满脸,都写着尴尬。

        花都还没送出去,叶城汐就接到了电话,说有事需要马上处理。然后他就匆匆离开了。

        叶梓那时候还安慰自己,一定是自己的装扮太夸张,让叶城汐觉得丢人了。

        之后,他又去见了一次叶城汐。

        叶城汐显得非常愧疚,说了一堆话,而意思很清楚:我虽然很喜欢你,但我不能跟你在一起。我们还是做兄弟吧,对了,我们公司刚好有个销售职位很适合你,你要不要过来干?

        叶梓垂头拒绝了叶城汐的恩惠。

        他没有哭,没有闹。

        因为他知道,他一个哥哥,要是再哭再闹,恐怕会笑掉别人的大牙吧。

        他回到家,将所有有关兔的东西都整理了起来,封箱,拖出去烧了。他删掉了兔的所有联系方式。他闷头睡了三天。

        本以为霉运到此结束了,可是很明显,他只会越来越倒霉。

        就是这一年,他的母亲被诊断出了肠癌。

        重症监护室一天一万,随便一种进口药,都要七八千。没办法,卖了房子治病。

        可是最后,母亲还是死了。

        母亲死的那天,叶梓又给叶城汐打了电话,当时他就想,他只是想听到叶城汐对他说“没关系,还有我”。可事实证明他想多了,他打了三次,叶城汐没有接。

        当然后来他才知道,原因是叶城汐换了手机,号码也换了。

        不过那又怎么样呢?已经无所谓了。

        母亲下葬了,叶梓租了现在的房子,又小又烂。

        叶城汐后来得知了这件事,专门来找了叶梓,但叶梓没有给他开门。

        后来叶梓的一个空账户无故多了五十万,叶梓直接把卡扔了。

        什么都没有的他,反而比以前更乐观了。他去好多家公司面试,后来去了一家培训机构当顾问。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做得还不错,老板对他很满意。

        这个工作每周有两天假,要是没事干,叶梓就容易东想西想,他希望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加充实,于是又报了个班,专门学跆拳道。

        明明他以为自己终于转运了,可是,大概他注定没办法得到幸福吧。

        一天晚上,他上夜班,八点半才回家。结果,在他走到一片较为阴暗的地方时,就被人打晕带走了。

        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片空地上,面前站着好几个牛高马大、不三不四的社会青年。满地都是啤酒瓶子和烟屁股。一个身穿短裙,踩着高跟鞋的漂亮女人,就站在他们中间。

        那是聂海霞。

        叶梓不明白聂海霞这是要做什么。

        聂海霞却先发威了,让那些人把叶梓的衣服给扒了。

        她说:我可要看看你被人上的时候,到底恶心成什么样子,才让城汐天天喊你的名字!

        然后那些由于嗑药,早就兴奋过度的男人朝叶梓扑来。

        好在叶梓这次还没那么倒霉,他学的防身术保护了他。

        他挣脱了绳索,成功地逃了出来。

        可是,这只是悲剧的开端。

        过了两天,也就是2月1日,叶城汐把他带到了别墅。他以为叶城汐要给他庆祝生日,当然,怎么可能。

        憔悴的叶城汐告诉叶梓,聂海霞被歹徒轮了,昨天就自杀了。

        叶梓听了就乐了,想着这是个好事啊,谁叫那个女人要来害自己。

        而悲剧的就在于,叶城汐根本不听叶梓的辩解,他认为叶梓找人轮了聂海霞,逼她自杀。谁叫聂海霞在他面前,从来都是乖乖女的样子呢。他恐怕觉得聂海霞是世界上最纯真、最善良的女人了吧?

        而叶梓呢?叶梓又是什么?一个从出生就被父母抛弃的人,一个十一岁被养父抛弃的人,一个十三岁就被玷污的人,一个不可救药地爱上了弟弟的人,一个二十多就死了养母的人,一个可怜又可恨的人,一个已经习惯抛弃所以可以随便被抛弃的人,一个不知羞耻的、丑陋的、肮脏的、恶心的贱/货!

        如果说,在叶城抛弃叶梓时,叶梓还能承受;

        如果说,在叶城汐抛弃叶梓的时候,叶梓还能承受;

        如果说,在韩瑶去世的那天晚上,叶梓还能承受;

        如果说,在叶梓失去了工作,没钱吃饭的时候,他能承受……

        而现在,他最后的底线,也彻底坍塌了。

        他疯了。

        所以他开始大笑,他说:是啊,是我叫那些人qb她的。其实我想直接杀了她的!谁叫她把你抢走了?谁叫你选择了她?谁叫你不选择我??

        意料之中,他惹怒了叶城汐。

        叶城汐拿起刀,就朝他捅过去。

        可是他怎么能这么直接地死呢?至少,他应该死得更加艺术一点,就像他最喜欢的那首诗一样,他要先感受一段只属于他的追逐,再死去,那样不是更好吗?

        所以他跑出了房门,跑到了郊外,他时不时回头确认叶城汐是否还在追他,他时不时放慢脚步,等待要杀他的人。

        每当他看到叶城汐追他的样子,他就感觉很激动、很幸福。

        每次他听到叶城汐怒吼他的名字,他都可以感动地流下眼泪。

        毕竟在这一刻,叶城汐只能看着他。

        在这一刻,这个世界上,似乎就只有他们俩。

        他边跑边笑,边跑边哭。

        他幻想着在这美丽的傍晚,死在叶城汐刀下的样子。

        想象叶城汐在血海之中哭泣的样子。叶城汐哭泣的脸,一定很美。

        可是,他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

        因为——叶城汐竟然没有杀他。

        他的刀,没有划开叶梓的脖子,就站起来,离开了。

        ……

        …………

        叶梓关掉了电视,躺在烂沙发上。

        他翻着茶几上的东西,抄写着经典诗歌的积累本,封面是漂亮鸟笼的杂志,还有数不清的,叶城汐的照片,从他小时候,到他长大了的照片……

        他开始笑,笑得全身发抖,呼吸不畅。他觉得他的整个人生就是一个笑话,此刻竟然还苟延残喘着,也算是个生命的奇迹了。他是不是应该感谢苍天,感谢主呢?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他又突然不笑了。

        还有一半蛋糕没吃,他也觉得没胃口了。

        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9点了。

        虽然没有什么睡意,但该睡了呀。

        他又变得兴奋了起来,像一个马上要开始玩游戏的小孩子。

        喝了一杯热牛奶,随后刷牙漱口。换上睡衣,躺上床,戴上耳机,圣洁的音乐声传来。他吞了一颗安眠药,觉得不够,又吞下了一颗。然后他微笑着闭上了眼睛,自言自语:

        “不知道这一次,会从什么阶段开始呢?”

        “我看到的,会是长大的你,还是小时候的你呢?”

        “我想一直跟你在一起。”说到这一句,叶梓的声音突然哑了。

        然后,他的眼睛还是红了,嘴巴也瘪了起来。

        过了好几秒,他才断断续续地说:“……兔,我……想见你……我想见你!”

        ——Tobe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