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疯子在线阅读 - 28 笼子

28 笼子

        睁开双眼,一片黑暗。

        叶梓有些艰难地撑起身子。脑袋晕沉,耳朵里面的脉搏在跳动,每跳动一次,就疼痛一次。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意识到自己正坐在一张小床上。太黑,什么都看不到。他下床,站在冰冷的水泥地板上,摸索向前。他摸到了坚硬、光滑的瓷制品,像是浴缸。再旁边,就是马桶了。

        墙壁在哪里?灯的开关呢?

        再走几步,叶梓就碰到了冰冷、细长的铁杆。什么东西?

        他下意识地摸索铁杆的长度,数量……逐渐的,他想起了在他昏迷之前发生的事情,兔的那些诡异的话语。他能想象这些铁杆到底是什么了,背脊阵阵发冷。

        他赤脚顺着铁栏杆摸索了一圈,没错,是个笼子。

        这是在做梦么?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笼子?

        即使是真的笼子,应该也有门的吧?

        叶梓努力摸索,终于找到了铁杆交汇、类似于笼门的地方。可是,那里却满是铁链,还挂着两个拳头那么大的锁!

        叶梓使劲拉门,努力将手伸出去,拉扯门锁的部分,但是,根本没法解开。身边没有尖细的东西,他也不是电视上那些可以用一根针就开锁的神人!

        到底怎么回事?兔真的想把他关起来?开什么玩笑?!

        他开始叫喊:“叶城汐,你给我出来!你他妈到底想做什么?就把我锁在这里吗?给我出来!”

        他的叫喊奏效了。

        一分钟不到,嘎滋一声,房门就被打开了。

        长期呆在封闭、黑暗的房间里,就连烛光都变得异常耀眼。

        叶梓用手指遮住眼睛,几秒后,才看清从门外走进来的兔。

        兔手持古典风格的玉白色烛台,手指和下颌在烛光下,显得相当苍白。白色的宽松袖口没有系上纽扣,衣服的褶皱在光影中渐变,露出银色的细边花纹。

        烛台上的五根蜡烛随着他的动作微微晃动,将整个笼子映在墙壁上,叶梓这才看清——

        整个笼子有十五平方米左右,三米高,拱顶呈半圆形,无论是底圈,还是顶部,都雕刻着繁复的花纹。这根本就是个放大了的黑色鸟笼。

        “你什么意思?”叶梓冷声问。

        兔的心情似乎不错,他走过来,温柔地抚摸着鸟笼纯黑色的铁丝花纹,道:“阿梓,你知道吗?为了制作这个笼子,我整整花了三年的时间呢。焚烧、熔解、酸洗、拉拔……我上的漆对身体没有任何伤害,对照了上千张照片,才制作出了洛可可风格的图案。你看,这就是荆棘丛中的玫瑰啊,有的已经盛开了,有的还含苞欲放……”

        兔的声音被叶梓忍无可忍地打断了:“我问你是什么意思?你就打算把我关在这里面了?……我的手机呢?”

        “啊,一不小心扔掉了。再说,这里也没信号。”

        “这他妈到底在哪?!”

        兔的眼睛微眯,浅色的眸子好似一汪水,微微荡漾。

        他就这样凝望着站在笼子里的叶梓,嘴边带着诡异的笑意:“在哪里呢?阿梓,你没有感觉到,摇晃的感觉吗?”

        叶梓皱眉,他完全不知道兔在说什么。

        兔耐心地望着叶梓,将手心贴在耳后,轻声道:“你没有听到吗?海浪的声音,一阵阵,哗啦哗啦的,还有,海鸥的啼叫。”

        “……”叶梓似乎还真听到了。

        兔将右手惬意地放回裤兜,道:“所以,知道了吧。我们在一艘小船上,在世界上最广阔的海洋之中游荡呢。今天的风很大很大,甲板上的帆都快被吹破了,说不定今晚,我们就会被海浪吞噬呢?啊,又或许,将来我们还是能到达某个荒岛……阿梓,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哦,再也见不到那些烦人的苍蝇了,多好。”

        兔的话让叶梓发疯。

        他想要抓东西打兔,无奈他的身边,什么都没有。他凭借着本能,一拳穿过栏杆的缝隙,朝兔打过去。

        烛光肆意摇晃,兔轻易地闪开了。

        栏杆完全阻止了叶梓的行动,实际上,他过于用力地拉扯和击打动作为他自己增添了瘀伤。但是此刻,他已经完全不顾疼痛了,他大吼着:“疯子!你他妈简直就是个疯子!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了?我到底做了多对不起你的事??难道喜欢你,就可以容忍你杀掉我妈?就可以容忍你把我关起来?难道喜欢你,我就必须牺牲一切?!在你眼中,我还是个人吗??还是个人吗??”

        叶梓越发无法控制自己,像是他抑制了这么久的愤怒终于爆发了一样。他赤脚踢门,他用拳头砸铁杆,他拉扯铁丝,导致的结果,就是鲜血和伤痕。

        兔似乎在焦急地叫喊他的名字,可是叶梓听不到。

        他的耳鸣突然变得尖锐,盖过了一切。他用双手蒙住耳朵,头痛欲裂。

        然后,脑袋一黑,他就失去了意识。

        之后,他就像在做梦。

        他梦见自己躺在浴缸里,周围全是摇摇晃晃的烛灯,或高或矮,像萤火虫。

        有个人正在温柔地给他洗澡,浑身都是芬芳的泡沫。当那个人俯身给自己擦拭身体的时候,浅色的发丝从他的耳后滑下,他的睫毛相当纤长。

        洗完澡后,他把自己抱到床上,细心地涂药。从手心,到手背指骨的位置,再到小腿和脚趾。轻柔的。药物是冰凉的,但会在他的按摩中,变得温热起来。

        然后,便是长时间的喂饭。

        一切结束后,他为自己盖上棉被,像对待小朋友一样,在自己的额头上留下一个吻。

        梦中的那个人,在床边说话。

        他说:“阿梓,我从小就喜欢你了。”

        “我很小就开始记事了,所以我知道,我的生活,就是地狱。母亲每天都会带不同的男人回来,她对他们说,我是她弟弟。可是他们不相信,于是她就把我关起来了。我知道,她讨厌我,只有在她伤心的时候,才会想到我。大概,如果给她个选择,选择我,还是她的新裙子,她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新裙子吧。”

        “可是,有一天,很多人来到了我家。我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我被莫名其妙地带上飞机,来到大宅。那时候,没人跟我说话。那些仆人都讨厌我,说我是‘妓/女的儿子’‘私生子’‘邋遢’之类的,除了你,你跟我说话了啊。”

        他笑了:“我站在门口,不敢进房门。周围的大人都在窃窃私语,没有人帮我。可是你却走过来,一把将房门打开了。那时候,我真的觉得你好高大、好耀眼啊,就像是英雄一样。虽然,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别把门弄脏了’,我还是觉得,有个这样的哥哥,真好啊。”

        “当然,我知道的。你也讨厌我。你从来不正眼看我,不教我弹琴,不跟我玩,甚至不想跟我一起吃饭。”

        “可是,虽然你从来不正眼看我,你却会收拾打我的侍女;在我哇哇大哭的时候,你还是会朝我走过来,一声不吭地把我拉回家;6岁那年,我独自跑进了山林,结果突然狂风暴雨。那天晚上,我真的以为死定了。可是你来救我了,只有你来救我了!”

        “当时,你冒雨把我抱进这个房间……对,就是这个房间。当时啊,这个房间什么都没有,我又烧得厉害。你就去捡干树枝生了火,一直抱着我,那真是我最幸福的一个晚上了。”

        “大概从那个晚上开始,我就喜欢上你了。”

        “我每天都想跟你在一起,我让女仆带我去你的学校找你。可是,那时候我才意识到,原来你不是我一个人的。你有好多朋友,你跟他们勾肩搭背,你们和一个姐姐一起回家,那个姐姐红着脸跟你说话……我讨厌他们,好讨厌他们。”

        “不仅讨厌他们,我讨厌和你接触的每个人。讨厌老是和你说话的仆人,管家,讨厌老是看你的妈妈……”

        “那时候我就在想,为什么你不是我一个人的呢?要怎样,你才能成为我一个人的呢?”

        “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吧。我朦朦胧胧地希望着,希望把你关起来,希望你只属于我一个人。”

        “……啊,已经睡着了吗?那么就睡吧,晚安,哥哥。”

        ……

        再度醒来时,周围又是一片黑暗。之前的一切都像是梦境,叶梓又忘记了自己身在何方。又像第一次那样,顺着铁笼摸了一遍,他才想起自己被关进鸟笼里了。

        只是这一次,他没有闹。他的思维逐渐变得清晰。

        他想起了兔在他耳边说的那些话,然后顺着那些话,回想着从前。

        思索着他和兔的关系,到底从哪里开始,变得扭曲,变成今天这副模样。

        他到底又改怎么做,才能自救?

        到底要怎么做,兔才能将他放出去。

        要怎么做,他才能回到现实世界——

        啊啊,明明都约好了,约好了要看车,明明已经想好了要拜访那些知名人士,明明还有那么多书要看,明明……拥有那般光明的未来!

        恐怕现在,有很多很多人都在找自己吧?妈妈大概会担心得疯掉吧?

        难道一切就这么结束了?

        就这样,像畜生一样活着?

        该怎么做,怎么做?

        清醒的时候,叶梓就会思索这些事情。

        其实也没花多长时间,他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他开始迫切地想要见到兔,他想要跟兔说话,于是他在笼子里喊兔的名字,一次又一次。

        可是,这一回,兔竟然没有出现。

        叶梓站在笼子里等待着,兔没有出现。

        叶梓再次叫喊,用铁质漱口杯砸铁门,兔没有出现。

        叶梓躺了下来,半梦半醒。

        每次都梦见兔来了。最开始总是梦见跟他争吵,梦见跟他打架。可是之后的梦,却变得温柔了起来。梦见在热闹的街区里死死地拥抱着他,梦见他不断开心地说“你选择我了”“你选择我了!”

        然而,每次醒来,眼前都是纯粹的黑暗,兔没有出现。

        黑暗大概就是最可怕的东西了。模糊并延长了时间。黑暗让人分不清白天亦或是夜晚,处在黑暗里,好似失明了,好似已经死掉了一样!

        在这样的时刻,叶梓忘记了一切。

        忘记了他对未来的展望,忘记了他对兔的仇恨,忘记了他的计划。

        他只是觉得,好难受,好孤独。

        无所谓了!

        怪物也好,魔鬼也好……

        再疯狂,再可恨都无所谓……

        此时此刻,他只希望兔来到他的身边,希望他祛除这样恐怖的黑暗,希望,他能够陪在自己的身边!

        所以,当兔再次拿着烛台,来到他的跟前时,叶梓没有闹,没有骂。

        坐在地上的他,抬头望着光源,双眼迷茫,声音极其沙哑:“叶城汐。”

        兔问:“怎么了?饿了吗?”

        叶梓的喉结动了动,缓慢地朝光源挪过去:“过来。”

        兔将烛台放在一边,靠着笼子蹲了下来。

        叶梓半跪在兔跟前,将双手伸出笼子。手指苍白,上面还有各种旧伤。

        “阿梓?”

        叶梓抓住兔的衣服往里面拉,然后艰难地环住他。

        兔相当吃惊,连身体都僵硬了:“阿梓?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叶梓努力地贴上兔,似乎想要稍微感受那么一丁点热度。只不过,铁笼挡住了他,能够感受到兔的温度的,只有他的双手而已。

        “你不是说,喜欢我吗?”

        “……是啊,我喜欢你。”

        “那为什么,无论我怎么喊你,你都不来呢?”叶梓说到这一句时,声音一酸,眼睛也朦胧了。

        “对不起,昨晚需要处理一些事情……”兔苍白的脸逐渐变得红润,双眼也有神了,“阿梓?你终于理解我了吗?你改变心意了,终于也觉得这样跟我在一起,很好,对不对?”

        叶梓听到兔的话,却再度冷静了下来。

        不对,他只是在黑暗中呆了太久,所以无条件的希望有人陪而已。

        可是难道,就因为太孤独,就可以纵容兔疯狂的行为了?就理解他了?就甘愿放弃一切了?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在兔欣喜若狂之际,叶梓理清了思路,才说:“开门吧,兔。我没办法忍受一个人被关在笼子里,一个人实在是太可怕了。反正现在漂流在海上,我哪里也去不了了,放我出来吧。”

        兔笑得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我是骗你的,我们不在海上,只是在一个……郊区而已。”

        “是吗,那都一样,我不会离开你的,相信我。”

        “嗯,我相信你。”

        兔开门了。

        刚开门,两个人就抱在了一起。

        在晃悠悠的烛光中,叶梓将兔压在床上,垂头亲吻他的下颌。

        这样浪漫的情景,给人一种回到曾经的感觉。

        回到他们热恋的时候,回到他们甜蜜同居之时。

        当然,这样的感觉,只是错觉而已。

        最简单的证据,大概就是叶梓的眼神和行为吧。

        曾经的他,会这样冷静地与兔接吻么?

        会如此冷静地摸索钥匙所在的地方,观察兔的反应么?

        ——Tobe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