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疯子在线阅读 - 25 父亲

25 父亲

        叶梓问,你为什么这么恨他,他毕竟是你的父亲啊?

        兔答:父亲?恐怕他自己都不相信他是我的父亲吧。从8岁开始,他就恨我,怀疑我,打我,大半夜把我扔在大街上,用花瓶砸我的头,在大庭广众下骂我小偷,让我在路边跪一天一夜,只因我为我妈说话了。我倒是无所谓,我无法忍受的是,他对我妈做过的事。他曾经把我妈送给他的狐朋狗友,他们当众对我妈做那些恶心的事情,他像是看不见。我妈后来精神上出了问题,被他的新女人欺负,他不管……我妈对于他来说,就是旧抹布吧,哈哈,恐怕连旧抹布都算不上。

        叶梓:杀你父亲哪是什么容易的事,我记得,你父亲是个大富翁啊?他身边怕是有很多保镖吧?

        兔:按照我的方法,杀他很容易的。

        这天夜里,叶梓彻夜难眠。他反复翻看手机上接收的资料。资料上没有男人的照片,也没有名字,但是他的地点,杀他的方法写得清清楚楚。这个人现在正在市里最好的医院里,肛肠科,33病房,他的病是,肠癌。而杀他的方法如此简单,且方法众多。第一,他的喉咙已经被接了导管,要时不时祛痰疏通才行。只要将导管堵上,几分钟,他就会窒息而亡;第二,在输液导管上做手脚,致使大量空气快速进入血管,引起气体栓塞,或者严重的心功能障碍,他会呼吸困难,心力衰竭,快速死亡……

        两个人最初的交易,就是交换杀人。如今,叶梓杀了江唯和老妇人。而兔杀了欺负母亲的男人,聂海霞和张涛。按照这等逻辑来说,的确叶梓应该再杀一个。但是,交换杀人的交易早就不存在了。这一次,兔的意思是,用杀他父亲的方式,来证明叶梓对他的感情……怎么想都行不通啊,为什么这样做就能证明了?难道,还有什么隐情?

        而且……这个人明明都得了肠癌了,年龄也这么大了,放着不管,估计也活不了几年了啊,何必呢。

        虽然这么想,第二天,叶梓还是去了那家医院,来到肛肠科,四楼。他当然不会就这么去杀人,他只是很好奇而已,只是去看看情况。

        地板是墨绿色的,墙壁则是浅绿。白衣护士推着车子来回走动,里面放着药水、纱布、针管等等。家属们在楼道里聊天,一两个身穿条纹病服的病人坐在椅子上,抬头看叶梓,双眼无神。

        叶梓走着走着,心里涌现出一种异样感。

        似乎周围有很多很多影子,很多双眼睛都在看着他。他讨厌这种感觉。

        然后,他看到33病房。

        一个高挑的黑衣男子站在门口,一旁的椅子上,坐着一个异常消瘦的鬈发女人。

        叶梓还没走过去,就看见女人抬头了。

        女人的鼻梁窄且高,眼窝微陷,深褐色眼珠子。哪怕面色不好,眼角嘴角都有皱纹了,也能看出她曾经的美。她看起来,像是个异国美人。

        女人看着他,脸皮微跳,手指不断摸挲着,肩膀也在抖。她在害怕。

        这位,就是兔的母亲了吧?叶梓想。兔的高鼻梁以及白肤色,怕是遗传了她吧。

        说起来,这个女人的长相,还真是相当熟悉啊。叶梓的脑袋有些疼,感觉像是要想起什么似的。还没有想好,他自己就已经开口了:“阿姨,您好。”

        女人神经质地往后挪了几下,垂下头去,不吭声。

        旁边的高挑男子说话了:“请问找谁?”

        叶梓话都还没说出来,突然瞥到坐在病床上的男人,手中的花束落地。

        男子还在说什么,他推开男子,就朝里面走去。

        很明显,坐在病床上的老男人也看到了他。

        老男人头顶上已经没几根头发了,他的面色灰白,看起来相当苍老。而此刻,他的双眼瞪起犹如铜铃,嘴巴张开,哈了好几口气,气管发出沙沙、扑哧扑哧的声响。

        他颤颤巍巍地指着叶梓,嘴巴蠕动,但什么都说不出来。没办法,气管已经被插上了导管,他没办法说话。

        他身边的年轻女人疑惑地看着叶梓,然后站起来,怒道:“你是谁?谁让你随便进来的?”

        叶梓站着,双手握紧。

        老男人则是不断挥手,嘴巴继续动。

        虽然听不到了,叶梓却看出这老家伙想要说什么。在这一刻,他的鼻子热辣辣的,双眼滚烫、潮湿。怕是有十多年没见了吧?本来以为两个人的关系早就断绝了,没想到还有今天,没想到还能看到他急切地盯着自己,一次又一次,无声地喊:儿子!

        即使现在,叶梓依然记得他很小很小的时候,这个名叫叶城的男人,和韩瑶一起,从价格昂贵的轿车走下来,在众多小孩子之中选中了自己。一身西装的他蹲在自己面前,笑着对自己说:以后,我就是你爸爸了;

        还记得在豪华的大宅里,叶城请了无数家庭教师教自己功课。从天文地理数学语文,到礼仪舞蹈乐器。他坐在软椅上,听自己背诵古诗宋词,背不好的话,会挨条子,背好了,他就会笑着摸摸自己的头,晚上一起看动物世界;

        还记得叶城带着自己,参加了各式各样大型活动。在那么多友人面前,他骄傲地宣称:他是我的儿子;

        当然,既然记得这些好的,自然也记得后来,他是如何无视自己的,最后,自己和母亲,又是如何孤零零地离开那个家的。

        叶梓感觉自己的头愈来愈疼,实际上,快要爆炸了。

        此刻的他,的确感动,但是更多的,是混乱。

        他现在知道了,兔想杀的人,是他的父亲。可是这人也是兔的父亲啊……天啊……自己到底忘记了什么……兔是开玩笑的吧?!

        他转身就要走,却听到砰的一声,然后便是女人的尖叫。

        叶城竟然从床上滚了下来。

        他腹部有装排泄物的袋子,有导管,现在那里已经开始渗血。

        而男人只是紧紧地抓住叶梓的裤腿,嘴巴不断说着什么,眼睛发红。

        不一会儿,几个护士,和一位男护工冲了进来,护工将叶城抱上病床,帮他清理伤口,清洗袋子。

        年轻女人焦急地在一边喊:“老爷,没事吧?没事吧老爷?”

        后来终于理解了什么,拿了一张白板,和一支笔过来,架在叶城跟前。

        叶城在上面写了起来:“儿子,你来看爸了吗?我以为死之前都看不到你了,没想到你真的来了!”

        叶梓没吭声。

        叶城:“这段时间,我经常梦见你。前段时间我一直在重症监护室,好几次都叫出了你的名字呢,你不信问芳姨。你真的长大了呢,大学都毕业了吧?我有叫人找你,但你的公寓那里没有人,后来在……”

        叶梓抬头,拳头握紧,打断了叶城:“为什么找我?”

        叶城:“父亲找儿子,是很奇怪的事情吗?”

        “……”

        “我对不起你,我知道,这么多年,我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我不应该这样。这次的病,就是报应,一旦知道我已经活不了多长时间了,就会后悔我曾经做的事。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妈,我对不起你们……”

        叶城写着写着,字体变乱了,两行老泪流泻而下。

        叶梓实在有些受不了了,连忙道:“你没对不起我,我本来就是你们收养的,长这么大,不愁吃不愁穿,已经够幸福了!”

        被唤作芳姨的年轻女人一边擦白板,一边道:“原来你就是他的大儿子叶梓啊,早就听说你了,就是一直没见到呢。长得还真不错啊,是个翩翩公子。”

        叶梓的心情却是一点都不轻松,他问了此刻他最想问的问题:“弟弟呢,他来看您了吗?”

        叶城的表情瞬间变得阴沉,芳姨也在一边摇头。

        过了好一会儿,叶城才在白板上写道:“Jason就是个恶魔。”

        叶梓感觉自己的世界在坍塌。

        实际上,从刚刚看到叶城时,就在坍塌了,只是他一直在逃避罢了。

        在这一刻,他想起了曾经的某个场景。

        一家人坐在圆桌旁吃晚餐,父亲问才五岁多的浅发男孩子:“城汐,你的英文名想好了吗?”

        小男孩抬起头,笑得灿烂:“想好了!”

        “嗯,是什么。”

        “Jason!”

        “为什么叫这个?”

        小男孩指了指叶梓的t恤,上面便是一串大大的英文字母“Jason”。

        ……

        芳姨见叶城一直没有动笔写,便接口道:“Jason给老爷下毒,害他昏迷了整整两天,差点就死了呢。简直想不到这孩子这么恶毒啊。老爷对他彻底失望了,本来想将他送进少管所,但念在父子一场,就只是把他赶了出去而已。”

        叶城点头,又继续写了起来:“Jason已经彻底毁掉了,我们早就放弃他了。但是你,阿梓,你是我唯一的儿子了。答应我,以后,不要跟他混在一起。”

        芳姨点头:“他真的很可怕,根本就是个疯子。他那些阴森森的笑容背后,简直不知道藏着什么鬼主意。你跟他一起,会被他带坏的。”

        叶城:“只要不跟他混在一起,你就是我的好儿子,我以后一定会好好补偿你们母子俩的。你也知道我活不久了,我的财产,我们叶氏集团的股份,以后都会是你的。”

        叶梓沉默了许久,像是确认一般的,再问了一次:“弟弟,为什么称他自己是,顾城汐。”

        芳姨叹了一口气:“因为他觉得已经脱离叶家了啊,所以就改了姓,跟妈姓了。只可惜他妈也已经疯掉了,改姓其实没有任何意义。”

        叶城明显不高兴,芳姨闭嘴了。

        这天,叶梓在病房呆了整整一下午,才回去,心情极其复杂。

        他的头一直闷疼,昏昏沉沉,像是感冒了一样。他能感到,自己的记忆在快速复苏,每走一步,就在复苏。

        Jason,叶城汐,是他的弟弟。叶城的亲生儿子。

        而他,叶梓,比叶城汐大了五岁,被叶城和韩瑶收养,当做亲生儿子抚养了十一年。

        然而,叶城对他的万般宠爱,在他终于得到了亲生儿子叶城汐后,彻底消失了。当然,这其中很可能还有隐情。比如,叶城和韩瑶的感情破裂。

        叶城汐是在国外出生的,他成长到四岁左右,大人才将他带到本家。所以他跟叶梓一起只生活了两年多的时间。

        叶城汐很粘叶梓,原因很简单,他没去过幼儿园,没有同龄的孩子,在他心中,叶梓恐怕是唯一可以跟他一起玩的哥哥了。

        而叶梓讨厌叶城汐的原因也很简单,毕竟在他的心里,叶城汐的出现,夺走了他的一切。

        所以就理所当然的出现了叶梓将城汐推进泥坑啊,兔子面具之类的事件。

        可是,即使回忆起了这些,叶梓依然不明白。

        他完全不明白兔的意图。

        一开始,他为何要找自己做交易,为何要威胁自己,他明明知道自己就是他的哥哥,为什么还要……

        他打开了房门,兔正在窗边站着,纯白色的衬衫随风鼓动。

        淡淡的阳光从落地窗涌入房间,窗帘翩跹,浮沉荡漾。

        “你回来啦。”兔轻声道。

        叶梓站在门口,声音带着疲倦:“这就是你给我的惊喜吗?好吧,我现在知道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了,至少现在,你应该告诉我,你做的这一切,到底为了什么吧?”

        兔回头,手中摸挲着新鲜的白玫瑰:“要说原因吗,嗯,大概就是,一个人掉入地狱的话,实在是太——孤单了,所以忍不住,找个伴了。”

        叶梓垂头:“就因为这样,那你那些所谓的感情,是骗我的吗?”

        兔皱眉:“怎么会,我爱你哦。”

        叶梓抬头,声音扬起,双眼发红:“我是你哥!你哥!!你到底在想什么啊?叶、城、汐?”

        “你终于想起我的本名了啊,我好高兴。”兔的声音饱含惊喜,之后,又沉了下去,“又不是亲生的,再说,这些又不重要。”

        “……”

        已经被撕碎的玫瑰落在地上,支离破碎。兔朝叶梓走过来,赤脚碾在玫瑰的尸体上:“阿梓,我只是想跟你在一起而已,不择手段地想要跟你在一起而已,这样也有错吗?”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为什么一直瞒到现在?”

        “我希望你自己想起来,想起所有有关我的事,我希望你爱上我,我希望,在你了解了我的所有之后,选择我。”

        “……”叶梓感觉自己头昏脑胀,已经无法理解兔的言语了。

        他坐在琴凳上,闭目养神。

        兔则在后面怀抱着他,像以前一样,伸手,在黑白琴键的高音区敲出未知的、空灵的旋律。

        他的嘴唇贴在叶梓的耳廓上,轻声耳语。他就像是蛊惑猎物的魔鬼:“阿梓,你忘了你有多恨他了吗?你不负责任的父亲,是如何无视你、抛弃你和瑶姨的?他们在房间里吵架,将瓷器摔得到处都是,瑶姨半夜将你摇醒,一大清早就把你带走了,你不记得了吗?你忘了这么多年,他一分钱都没给过你吗?你忘了在大街上看到他,他直接无视你吗?你忘了你跑回去,大声叫爸爸,却被他让人轰出去的事情吗?”

        “你忘了你曾经发誓过,要让他后悔吗?你忘了你曾经恨不得杀了他吗?”

        “况且……今天,他是不是让你远离我了?是不是,说我是恶魔了?呵呵。你看,他阻碍我们了呢,阻碍我们的人,多碍眼啊。”

        兔的左手轻轻抬起叶梓的脸,歪头,就将嘴唇印上叶梓的嘴角。

        夕阳西下,一片光芒逐渐缩小成一小束,落在两人的发上。

        阳光雀跃在兔轻颤的睫毛之上。

        兔的右手还在钢琴上滑奏,他的声音像是美妙的乐曲:“给你一个星期怎么样?杀了他吧。”

        ——Tobe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