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疯子在线阅读 - 24 暴雨

24 暴雨

        叶梓原谅了兔。他们不再提及那天发生的事,很快,生活又回归了平静。

        叶梓工作日上班,朝九晚六。饭都是兔做的,偶尔兔有课,没办法做饭,这种时候,他会和叶梓去外面吃。现在嫣儿都一岁多了,已经可以发出“格格”这样的声音,叶梓特别喜欢他这个妹妹,一有空就把她抱过来,晚上和兔一起带她去散步,让嫣儿骑在他脖子上面“坐马马”。当然这事儿闹了一笑话,就是嫣儿某次刚坐上去就大哭起来,叶梓搞半天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感觉脖子湿湿的、臭臭的,这才明白小家伙尿了……

        兔刚成年就拿到了驾照,一有假期就会开着他那俩白色轿车,载着叶梓到处兜风。有了车的确方便,春天,驾车去植物园看樱花、桃花和梨花;夏天,去山上听蛙鸣,看繁星,去莲花盛开的世界,轻嗅花儿的香气;秋天,去红枫摇曳的林间;冬天,去泡温泉,去赏梅花。

        叶梓大概永远都记得这个夏天。

        他和兔去了山上的避暑山庄,行走在古镇里,一起蹲在池塘边倾听弹琴蛙“噔噔噔”“嘣嘣嘣”的可爱声响。皎洁的半圆月亮就挂在头顶的枝桠之间,风车在暗红的夜灯之中缓缓旋转,千万树木被夜灯染成了翠绿、暗金色,五彩的波斯菊在草丛中荡漾。

        他们顺着蜿蜒的小路,一直走到山间的小亭子里,倚靠在座椅上,抬头看着天空。

        现在叶梓所在的城市,已经看不到星星了。而这里的天空,竟然群星璀璨。

        天空就像是群山托起的玉盘,而星星,就是数不清的宝石。

        看久了,又会觉得星星像是闪亮的生物,是具有生命的。它们在空中漂浮,玩耍,好似一不小心,就会化作流星,落到眼前。而月亮并不是安静的,月亮在唱歌。她的歌声化为风,化为此起彼伏的虫鸣,让人的心灵变得平静。

        就在这样的夜里,叶梓和兔并肩坐在一起,手牵着手,感受着山间的夜风,聆听着夜晚的旋律,直到困得不行了,才一起回山庄睡觉。

        ※※※

        叶梓在工作上很努力,很快,就进入了公司里面的销售部。销售部的平均工资要高很多,但工作时间也更久了,经常因为几个客户,晚上十一二点才能回家。关于这个工作,兔是反对的。但叶梓性格一向执拗,不可能因为兔反对,就断然放弃。

        他的上司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一米七左右,微胖,性格开朗圆滑,叫张涛。

        刚加入张涛的团队时,叶梓很是高兴,毕竟张涛的团队每年业绩都能排在公司前三。然而,呆久了,他就逐渐发现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张涛老是对他动手动脚的。每次过来指点叶梓时,都用近乎“拥抱”的方式,说话总是离得很近,他嘴里那股烟味熏得叶梓难受极了。

        叶梓跟着张涛出去接待客户时,他更是得寸进尺。感觉上,他的目标不是在游说客户,而是在灌醉叶梓。

        某次,从饭馆里出来的时候,已经快晚上10点了。

        叶梓有些难受,说着要回家,却被张涛拉进出租车,再次醒来的时候,竟然已经身在宾馆!叶梓一把推开对方,坚持说要回家。张涛这家伙一把就捏住了叶梓的臀部,说:“别装了,我早就知道你是Gay。哼,我看你一直很想要吧?我还没跟同性恋做过,今晚咱们一起爽爽不好么?”

        “我有男友了。”叶梓甩开他的手,压抑着怒气道。

        “男朋友?Gay哪里来的节操?大家都是男朋友一大堆呐,别废话了……今天你让我爽了,我把酒厂的那个大单子给你,怎么样?你要知道那个单子一旦拿下来,够你买辆车了!”

        这天晚上,叶梓逃脱了。这件事让他满是怒气,但又实在不好意思投诉,更不可能告诉随时都可能爆发的兔。于是便想着,努力提高业绩,争取换个团队。之后,他尽量避开张涛工作着。

        然而,张涛哪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主?

        大概过了一周,七月初。

        叶梓接待了一客户,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天气阴沉,乌云密布,雷声阵阵,快要下暴风雨了。

        他去上了个厕所,回来继续坐在老位置,喝了几口饮料,透过玻璃看着外面愈来愈大的雨滴,快步走动的行人,越来越多的雨伞,不久,大雨倾盆而下。

        头有些昏,感觉愈发疲倦。

        然后,一个人坐在了叶梓跟前,是张涛。

        那个人笑着说了些什么,听不太清楚,就感觉他说话黏黏腻腻的,很恶心。

        然后他朝叶梓凑了过来,脸离叶梓越来越近,那双眼睛里满是血丝,嘴巴刚开启,就满是烟味,真恶心。

        而这个恶心的男人竟然伸出舌头,就舔了一下叶梓的脸侧。

        叶梓开始挣扎,但浑身无力。

        他这才有些惊恐地发觉,自己很可能被下了药——刚刚他去厕所那会儿,张涛将药混入了他的饮料!

        张涛还在袭击他,他挣扎着,透过玻璃,然后,他看见了兔。

        滴滴雨水黏在玻璃上,随着重力滑下,汇集成溪。

        叶梓不明白自己为何可以看得这样清楚,总之,他看到了。

        街道上,兔撑着黑伞,站在雨里,俯视着他们俩,双眼笼罩在阴影之中,没有表情。

        然后,叶梓就失去了意识。

        ……

        叶梓是被雷声震醒的。

        他醒来后,发现自己在别墅的客厅里,躺在柔软的沙发上。狂风撞击着窗户,外面大雨倾盆。

        噼里啪啦的雨声中,叶梓听到了流畅的钢琴曲。这是他熟悉的,贝多芬的暴风雨。

        是兔。

        兔正坐在黑色三角钢琴跟前,疯狂地演奏着。

        对,是疯狂。

        他在黑暗中弹琴,近乎虐待地敲击琴键,释放着他的愤怒。

        他的旋律一点都不温柔,还真是像极了暴风雨,汹涌地席卷着一切,恨不得将地上的所有生灵夺走,冲洗一切讨厌的痕迹。那些音符快速的、没有节制地迸发而出,他的低音极其沉闷,重音令人震撼。即使看不到,大概也能想象到,他是在用怎样的力度弹琴,好似要弹到手指出血为止。

        叶梓被他的音乐吸引着,赤脚走向他。

        他发现兔不止在弹奏一首曲子。他的旋律里糅杂着肖邦的即兴幻想曲、英雄波兰舞曲。尤其当他弹奏波兰舞曲之时,好似整个房间都跟着旋律震动了起来。

        真正的波兰舞曲是振奋人心的,可他的不一样。

        大概他又夹杂了太多属于他自己的东西,那音乐带着极强的破坏性,和绝望感。

        不多时,叶梓终于站在了他的身边,在时不时点亮天地的闪电之中,他终于看见了。

        兔的白色衬衫上,满是血。

        他的头发湿透了,雨水混合着血水流淌而下,滑过他原本白皙的额头。此刻,他的脸上、手腕、手上,尽是暗红的液体。黑白琴键早就被他弄脏了,脏得一塌糊涂。

        叶梓的身体很冷、很冷。

        而他的心脏却在怦怦直跳,呼吸也有些不稳。

        过了许久,他才问:“你杀了他吗?”

        兔的演奏戛然而止。

        他抬起睫毛,看向兔,脸上带着笑。

        而这种笑,明显不是真正的笑容。他的双眼微眯,其中的虹膜浅淡得像是在发光。他的半张脸都被血遮蔽了,看起来相当惊悚。而他的语气又是柔和的,语速缓慢,像是在讲述一个童话故事:“是啊。我把他带到小巷子里,掏出他包里的药,让他吃掉。然后呢,呵。我扯了他的指甲,砍掉了他的手,撕了他的皮,掏出他恶心的内脏……那家伙不知道吸了多少烟呢,肺全黑了哦……大概是因为药的作用,后来他手脚都没了,内脏也被拿了出来,他竟然还在求饶啊,好可怜,像是被掏空内脏,还活蹦乱跳的鱼一样呢。不过他真的太吵了,吵得人心烦,于是我砍掉了他的舌头。”

        叶梓听得心惊胆战,可是他没有打断兔。实际上,相当微妙的,他竟然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优越感,这种感觉令人心慌。

        兔说着,抬起手,用冰冷的手轻抚叶梓的脸颊,微微歪头,像是个天真无暇的孩童:“阿梓,他舔的地方,就是这里吧?”

        叶梓愣了一下,点头。

        兔一把就将叶梓的头颅拉了下来,狠狠地舔了上去。

        强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叶梓皱眉,想要推开他。

        却被兔抓住了手腕。

        就在他掉以轻心的那一刻,突然感觉到一阵剧痛!

        他猛地推开兔,摸向脸颊。天啊,兔这疯子,竟然真的咬了下去,他的脸正在流血。

        叶梓满脸不可思议:“你他妈在发什么疯?!”

        兔的表情立马变了。他瞪大双眼,震惊地盯着从叶梓脸上流下来的血,好似不敢相信是他自己做的。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叶梓转身就要离开。

        兔一把从后面抱住他,声音沙哑,像是快要哭了:“对不起,我再也不会这么做了……是我错了……是我错了……对不起!阿梓!对不起……”

        兔一边道歉,一边捧起叶梓的脸,细细地亲吻他的伤口。

        此刻的他不再烦躁,他的动作很轻,极其小心。

        叶梓虽不想承认,但实际上他真的对哭泣的兔没有办法。每次听到兔的哭腔,看到兔的眼泪,他就忍不住心软。

        其实脸上的伤口并不深,出血只是因为划破了皮。那种痛楚在被温柔对待后,变得奇怪。脸颊逐渐有些发麻,身体发软。一种炽热的电流震颤着头颅,又从背脊滑下,很快,叶梓就情不自禁地夹紧双腿。

        兔笑了:“可以吗,阿梓。”

        叶梓用行动回答了。

        他搂上兔的脖颈,歪头,深深地吻上了兔的嘴唇。

        (已和谐)

        ……

        窗外密密麻麻的雨点,像是一首夜曲。

        有关鲜血,有关死亡,有关绝望,有关爱的夜曲。

        两个人,在用灵魂弹奏着这首夜曲。

        哪怕伤痕累累,哪怕浑身染血,也要继续下去。

        ……

        ……

        深夜,浴室里,两个人泡在热水之中。

        兔拥抱着昏昏欲睡的叶梓,轻声问:“将来,你会不会离开我呢?你会背叛我吗?”

        “将来的事谁清楚呢?”

        “如果有那样的一天,我宁可死。”

        叶梓打了个哈欠:“我说,你怎么就这么悲观呢?还有这些问题没什么意义啊,你还真是个小朋友呢。”

        兔温柔地亲吻叶梓的后颈,像是没听到叶梓的吐槽,哑着声音继续道:“阿梓,你知道吗,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我更爱你的人了。”

        “……你还真是自大呐。”

        “如果你对我的爱,有我对你的千分之一,我也知足了。”

        “……”

        “阿梓,你喜欢我吗?”

        叶梓别扭了十几秒,小声道:“……喜欢。”

        “你爱我吗?”

        叶梓迟疑了,他想了好一会儿,才微红着脸说:“你以为我为什么可以跟你同居,凭什么忍受你那些疯癫的行为?”

        叶梓以为兔会高兴得跳起来,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含蓄地用言语表达爱意。

        然而,兔没有什么动静。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低声问:“可是,要如何证明呢?”

        叶梓疑惑:“啊?”

        “阿梓,其实你并不了解我。等你真的知道了我的所有,你还能爱我吗?还能忍受我吗?”

        叶梓恼火:“还真是麻烦的家伙啊,那说吧,你要我怎么证明?”

        “你能为了我再杀一个人吗?”

        “……”

        “我还有一个想杀掉的人,我最恨、最恨的人。”

        “谁?”

        “我的父亲。”

        ——Tobe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