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疯子在线阅读 - 22 幸福

22 幸福

        学校门口的人流量很大,形形色/色的学生从两个人身边走过。聂海霞的穿着、打扮跟其他人格格不入。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叶梓愣了半天,才接通。

        电话那头是兔的声音:“阿梓,你怎么走了?我把午饭都买回来了。”

        叶梓没说话,全身发冷,手指轻颤。

        兔没听到回答,继续问:“喂?听得到吗?怎么不说话?”

        叶梓的声音微颤:“她……她没死……”

        “谁?”

        “聂海霞,我看到她了,她……”

        叶梓的声音戛然而止,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

        聂海霞刚刚还站在人流之中,而现在,那里根本就没有她的踪影!

        叶梓也不管电话那边了,直接去问门卫有没有看到一个撑着红伞的女孩,鲜艳的红伞,白色裙子。门卫摇头,道:“小子你中邪了吧?我刚刚一直在这儿呢,没一个人撑红伞。说实话,现在撑着纯红色伞的人不多,要真出现会比较显眼的。”

        ……

        兔赶过来的时候,叶梓坐在公共椅子上,垂头,发丝凌乱。温热的风吹拂着千万树叶,阳光斑驳。

        兔走在他的跟前,捉起叶梓的手,轻轻摸挲:“发生什么事了?”

        叶梓喃喃道:“我看到海霞了,撑着红伞,站在我的背后。只有我能看见……不仅如此,我今天还看到了那个老婆婆……明明……我亲眼看见她死掉了……啊,对了,很早以前,我就看到过江唯的影子,在马路对面……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们是冤魂吗?是来找我报仇的吗?”

        “不是冤魂,她们已经死了,不会害你的。是幻视。”

        叶梓的眉头皱得紧紧的:“为什么会出现幻视?我……我病了吗?”

        兔皱眉,眼睛微红,下一刻,他也不顾周围了,直接将叶梓揽入怀里:“下午我们就去医院好不好,不会有事的,一定没事的。”

        ※※※

        两个人都请了假,下午就去医院对视网膜、耳朵进行了一系列检查,都没有问题。为了保守两个人之间的秘密,并没有直接到医院的精神科看,兔带叶梓单独找了一个心理医生,是兔本家的私人医生,保密做得相当好。晚饭后,兔将叶梓带到私人医生的诊所,叶梓和医生在房间里谈了两个多小时。

        结束后,心理医生告诉叶梓不用担心。情况不严重,不是什么精神分裂症,而是因为近期连续碰到刺激精神的事件,太过焦虑造成的幻视。至于耳鸣头晕则是因为有些贫血,体虚,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放松心情,多休息,转移注意力。

        叶梓出来以后,已经华灯初上了。蓝紫色的夜幕之中,层层叠叠的建筑已经变成了黑色的剪影,深灰色的云朵丝丝缠绕,地平线上方,是平滑的粉色彩霞。橘黄的夜灯在大道上蔓延,一直消逝在远方蜿蜒起伏的山路上。

        一阵温热的风吹来,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还好吗,阿梓。”兔问。

        叶梓眺望着逐渐变淡、消逝的彩霞,道:“说真的,今天吓了我一跳。我以为自己得了什么大病……还好……”

        “还能走吗?”

        叶梓愣了一下,这才感到下身的疼痛。又烫又辣,那里肯定肿了。

        他的脸瞬间通红,感觉浑身都有些不自在,别扭了半天才低骂:“混蛋,还不是你的错!”

        兔的脸也有些微红:“对不起……昨天我做得太过火了。今天也是,好像也清理得不够干净,药也没有上,晚上回去涂药好不好?”

        叶梓羞得一把捂住兔的嘴巴:“你给我闭嘴!被别人听见怎么办……啊……”

        一不小心,微微发颤的呻/吟就漏了出来。

        昨晚的一切都历历在目,叶梓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比曾经敏感了太多倍,所以此刻,他的手掌只是被兔舔了一下而已,竟然半个身体都快麻掉了,心脏怦怦跳得厉害。

        然而,兔并没有继续做出格的事。

        他用微微冰凉的手覆盖着叶梓的手背,垂着睫毛望着叶梓,双眼深幽,脸颊微红,话语中带着笑:“阿梓,你知道现在的我,有多幸福吗?”

        叶梓挑眉:“多幸福?”

        “我从未想过可以这样亲吻你的手心。没有想过可以像昨晚那样,跟你结合在一起……说真的,哪怕下一刻就死掉,我觉得也没什么遗憾了。”

        “……少肉麻了。”

        “我背你吧。”

        “嗯。啊?”

        “我背你,阿梓。这边离家还远着,又打不到车,让我背你吧。”

        “被别人看到怎么办……”

        兔笑了:“你把头埋在我背上就没人看到了。”

        这天晚上,兔背着叶梓,从华灯初上的傍晚,背到夜幕完全降临;从陌生的郊外,背到熟悉的街道。

        就在微凉的夜风里,兔第一次提出“同居”的请求。

        他说:“医生说你贫血,身体太累了,饮食也不太均衡。跟我一起住吧,我每天给你做饭,陪你锻炼、散心,你一定很快就能好起来的。”

        叶梓靠在他的背上,偷偷笑得甜蜜,嘴上却很傲娇:“啧……有小孩照顾大人的吗?”

        兔不满:“我不是小孩,我18岁了。”

        “你是高三生啊,哪有时间照顾人?说起来,你这样天天耽误,成绩没问题吗?”

        兔笑:“没问题的。”

        叶梓一脸不相信:“最近一次考试,年级第几?”

        “第三。”

        “第三??!!”

        叶梓这才想起来以前那些女生八卦的事情。她们说过兔的成绩特别好,每次考试都是年级前三。当时叶梓根本不相信,想着要是成绩那么好,怎么还会找他补习……

        叶梓的表情不善:“你这骗子!”

        兔疑惑:“?”

        “你成绩这么好,干嘛还让我给你补习?!”

        兔笑得纯真:“我喜欢你给我讲题的样子……”

        兔还没说完,声音就戛然而止。因为他背上某货一口咬在他的肩膀上,留下一串牙印,让他哭笑不得。

        ※※※

        说不想住在一起是不可能的,但毕业之前,现实还真不允许。

        大四生是很忙的。累死累活地写论文,马不停蹄地找导师修改,光是格式就折腾了好几天;从十月份开始,几乎每个同学都在为了找工作忙碌着,简历不知投了多少回,自荐信又写了多少次;最忙的时候,莫过于期末考试那会儿,论文不断修改着,有那么多书要看,还要考英语六级;为了保险还必须准备公务员考试,思索到底要不要考研等等。

        说到十月底,还有一件大事,就是叶梓的妈妈生了一个女儿,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刘若嫣。小孩子刚生下来只有一丁点大,躺在韩瑶身边,脸蛋红红皱皱的,眼睛都睁不开。叶梓一有空就会往医院跑,陪妈妈说话,哄小婴儿。

        兔再怎么说也是高三生,有多忙就不用说了。

        但,无论多忙,两个人每天一定会通电话,短信更是接连不断。一旦有一点点空,就忍不住往对方那边跑。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哪怕只说一句话,哪怕只是站在一起,哪怕只是相互看一眼,都能让人开心得笑起来。

        要是三天不见,叶梓一定会非常想见兔。这个时候,他会一直注意着手机,哪怕在用电脑做正事,也会开着扣扣。去阳台休息的时候,会忍不住往下看;去食堂吃饭,忍不住左右看;傍晚那会儿,忍不住去校门口看看。

        他有时候觉得相当神奇。因为每当他非常非常相见兔的时候,对方就会出现,像是施了魔法。比如有一次,他想了兔一个下午。然后他的手机响了,他跑到阳台,往下一看,果然,兔就站在阳台下面,在斑驳的阳光里微笑着喊他的名字;

        又有一次,他面试一家大公司失败了,特别特别想见兔。结果刚给兔发了一条短信“我想见你”,没多久,兔就气喘吁吁地跑到了他的面前……

        当然,现在已经不单是兔来找叶梓了,叶梓也去过兔的学校找他。根本不用询问别人,叶梓很容易地,就在高三一班找到了兔。

        当时他去的时候,兔正在教室里做卷子。

        叶梓贴着窗户玻璃,仔细看他。

        兔坐在后排靠窗位置,左手托着下颌,右手拿笔做题。他的面颊俊美白皙,浅淡的发丝贴着脸侧和后颈。

        下课铃响了之后,他交了卷子,站起来。马上就有同学围在他的周围,还有女生找他问题。

        而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马上就站了起来,大步走出教室,震惊地看着倚靠着墙壁的叶梓。

        “……阿梓……你怎么……”

        叶梓笑:“想见你了,怎么,不欢迎?”

        “怎么会不欢迎!”

        兔这么说着,一把拉住叶梓的手腕,穿过人群,往楼上走去。

        叶梓疑惑:“喂,去哪里?你们自习还没完吧?”

        “去天台,那里没人。下节自习,翘掉也没关系。”

        “自习就可以翘掉吗?成绩再好也不带这样的啊,你们老师会哭的……”

        “你来见我,我也高兴得快哭了。”

        “小朋友,你太夸张了……唔!”

        结果还没走到天台,兔已经抓住叶梓的肩膀,埋头亲吻他的嘴唇。

        叶梓在亲吻之中闷笑道:“别急啊小朋友……”

        “我不是小朋友……”

        后面的话全部被兔吞进了喉咙里。

        两个人从楼道上,一直吻到天台。叶梓顺着墙壁滑坐在地上,兔解开他的纽扣,顺着他的下颌吻下去。

        在这样的时刻,似乎这个灯红酒绿的城市之中的千万街灯、喧闹人群都消失了。

        好似这个世界就只剩下了他们彼此。

        好似他们已经化作那两颗辰星,燃烧着,闪亮着,直到时间的尽头。

        ——Tobe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