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疯子在线阅读 - 18 情话(已和谐)

18 情话(已和谐)

        ……(此处和谐500字)

        最后,叶梓什么都没有问到。

        回到宾馆以后,已经半夜12点半了,他很累、很累了,很快就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梦。

        那是一个黄昏,他梦见自己一个人来到沙滩上。

        兔赤脚站在前方,眺望着沉入海水的红日。千万海鸟高飞,无边无际的、橘红的波纹荡漾着。这样的景色,像是用大笔触描绘的巨大油画。

        “阿梓,你能听到吗?”兔的声音传来,“大海呼唤我们的声音,来吧,来吧,来吧。”

        “……”

        兔回过头来,温柔地看着叶梓,朝他伸出手心。他的轮廓已经完全被夕阳染红了:“来吧,阿梓。就让我们这样手牵着手,向着大海深处走去,一步又一步,像是被什么召唤了似的。”

        “阿梓,你知道吗?人类总会在短短的几十年里腐朽,而大自然,却拥有漫长的、近乎永恒的生命。就让我们融为大自然的一部分好不好,这样,我们就永远在一起了。”

        “结束一切的刹那,我们便能获得永生。”

        ……

        …………

        叶梓醒来以后,已经不大记得梦的内容。

        半分钟不到,他又想起了昨晚的吻,整个人一下子就红了。

        天啊,简直不敢相信。到底怎么回事?兔是个小他四五岁的男的!他竟然没有拒绝,没有反抗,没有揍人……昨晚,他们竟然……吻了至少半个小时?!

        叶梓强迫自己忘掉昨晚的事,然而,洗脸照镜子的时候,那微肿的嘴唇又提醒了他;发呆的时候,就会不自觉地摸上嘴唇,然后像是触电了一样马上收回手指;别人说话也心不在焉,一不小心就会回忆起昨晚的一切。

        叶梓有意无意地避开着兔,一旦看见兔的身影,他马上离开。

        他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理智告诉他,这几天只要暂时远离兔,他就可以恢复正常。有想过用跟桃子的交往分散注意力,但叶梓马上就想起了兔说过的那些话,简直头疼!为了其他人的安全,他还是不要太过靠近别人为好。

        本来已经顺利地避开了半天了,然而晚上,叶梓还是再次见到了兔。

        没办法,大家窝在一起打机麻,叶梓不去参加不太好。

        这次的游戏是女生们喜欢的,输了的人必须要用“最浪漫的方式”向一个人告白。关于这个“最浪漫”嘛,其实规则很松,实行起来也并不难。有的男生随手捡了个海螺,送给对方,再外加一句“我喜欢你”,就大功告成了。

        当然这游戏后来越玩越乱套,班长大人(女),直接扑倒了桃子,在对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告白了。她们俩的照片瞬间被上传到了校内网上,估计又是一热帖。

        不久,喜闻乐见的事情发生了,兔输掉了。

        就连在周围玩球的女生也围了过来,大家一脸期待,想着他会对谁告白呢。

        嘛,即使只是个游戏,要是被这样的小帅哥告白,绝对是艳福啊,要是录下来,绝对可以用这样的声音享受一个星期啊。视频的话,恐怕可以听一个月吧。

        叶梓真的很想走人。

        他下意识地觉得兔会向他告白。

        他害怕兔那样!

        他会感到相当别扭、羞耻……实际上,他讨厌竟然对这种事感到有些期待的自己!

        兔微笑着问大家:“你们希望看到怎样的告白方式?”

        女孩们迅速闹了起来:“嗯……跟刚才的不一样的,要……特别特别浪漫的,高雅的……”“喂你们不要为难他啊。”“要肉麻的!”“特别特别肉麻的……”“你们要求真多,要我说的话,就是要让人感动的。”“我去你那个最难了……”

        兔微微思考了一下,道:“我这个比较简单,就是一首诗而已。”

        “诗歌?好呀好呀,哪个国家的?英文还是中文?”

        “法文的。”

        “你还会法文啊……可以来一遍法文,再来一遍中文吗?”

        “好。”

        终于,喧闹声消失了,兔开始了。

        兔垂着睫毛,嘴唇微动,轻轻念了起来:

        “Surtouteslespageslues

        Surtouteslespagesblanches

        Pierresangpapieroucendre

        Jˊécristonnom

        ……”

        虽然完全听不懂法文,但是他的声音真的,相当好听。非常清澈、柔润,徐徐道来。法文结束后,一群人明明都没听懂,还是兴奋地欢呼着,然而,当他们听到中文时,都变得安静了下来。

        “在所有读过的书页上,

        在所有空白的书页上,

        石头、鲜血、白纸或灰烬上,

        我写下你的名字;

        在漆黑的夜幕上,

        在苍白的大地上,

        在一成不变的四季里,

        我写下你的名字;

        在我被破坏的避所,

        在我倒塌的灯塔上,

        在已厌倦的墙壁上,

        我写上你的名字;

        在我的心脏上,

        在我的过去、现在、未来,

        在我的灵魂之中,

        在死亡的脚步下,

        我写上你的名字;”

        念在这里时,兔缓缓抬头,安静地凝视着叶梓。淡色的眸子水光潋滟,叶梓的心脏怦怦直跳。他想要马上逃走,可是他根本动不了,实际上,他想要听下去,他想要永远就这样,听下去……

        兔继续,声音稍稍扬了起来,变得更为缓慢、更为安静:

        “因一个名字的力量,

        我重获新生,

        我生而为认识你,

        喊出你的名字。

        阿、梓。”

        诗歌结束后,起码安静了十几秒,大家才“Wowwow”地欢呼了起来,好些女生激动得尖叫。叶梓不知道他们到底欢呼了什么,无法思考最后那两个字到底会造就怎样的效果,他突然站了起来,离开了。

        明明已经是夜晚了,他却像是走在烈日之下。

        他浑身发热,大脑一片空白。

        他在努力地抑制着某些情绪。但那些情绪是无法控制的,莫名其妙的。他羞耻却快乐着,惧怕却期待着。他身体之中的血液在翻滚,细胞似乎都膨胀了开来,神经也终于舒展了——好似为了这样的感情,他已经等待了许久。

        走进房间,坐在床上之时,他无意间用手擦拭了一下脸颊。

        然后惊讶地发现,他竟然已经泪流满面。

        简直莫名其妙!

        他打开电视,随便翻了几个台,之后又关上。

        刚点开手机,收件箱就响个不停,全部都是兔发的短信。满满的。而且还在发过来,每两三分钟就会发一条。

        随手将手机扔在一边,叶梓告诉自己冷静一点,不断告诉自己,兔是个男的,而且还是个相当危险的疯子,绝对不能跟他有太多牵扯,不可以放下防线,不可以接受他,不应该抱有那些奇奇怪怪的情绪。

        突然,门被打开了。

        随口说了一句:“小郑,你回来啦。”

        跟他住一个宾馆的哥们儿姓郑。

        然而,对方没有吭声,只是一步一步走了过来,脚步声很轻。

        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叶梓猛地抬起头,双眼猛然瞪大:“你……你怎么……”

        “我跟郑哥换了房间。”

        “换回去!”

        兔没有说话,只是依然朝他靠近:“你没有看我给你发的短信吗?”

        “……”

        “我一共给你打了15个电话,发了60条短信哦。为什么不看呢?为什么要离开呢?因为不喜欢我的告白?不喜欢我的吻?觉得恶心吗?难受吗?果然,你还在想,桃子要好一些吗?”兔的声音一直很柔很柔,而他的问题又是那般尖锐、咄咄逼人,双眼更是湮没在阴霾之中,看不清神色。过了好一会儿,只听他继续道,“呐,阿梓,要怎么做,你才会呆在我的身边呢?才会选择我呢?嗯?”

        “你别过来!”叶梓皱眉。

        “别过来?”兔突然笑了。

        下一刻,兔已经将叶梓推倒在了床上。纱帘舞动,窗外便是呢喃的海水和蝉鸣之声。

        兔的双眼幽深,问:“你知道从我刚才进来开始,你都在看哪里吗?”

        “哪里?”

        兔用食指轻轻地点了点他自己的嘴唇,道:“这里。”

        叶梓的脸马上红了,他看向别处:“别开玩笑了。”

        “很舒服吧,和我接吻。”

        “怎么可能!”叶梓翻身想要坐起来,却因为手臂被兔拉扯着,结果下一刻,变成了他压在兔的身上。

        兔淡色的发洒在纯白色的床单上,露出了光洁的额头。

        两个人的距离是那样近,在这一瞬间,叶梓的理智又消失殆尽。

        他的眼神几乎是无意识地来到了对方的嘴唇上。

        兔的嘴唇很薄,唇色淡,唇线相当好看。

        可是再好看也是个男人!

        叶梓刚想撑起身子,兔的嘴角却勾了起来。

        下一刻,他的领口已经被拉了下去……

        这一次,叶梓没有挣扎,没有避开,甚至只吻了五分钟,他便主动了起来。

        只因兔在亲吻的间隙,轻轻呼喊他的名字。

        所以,在嘴唇、喘息交错之时,在阵阵蝉鸣之中,那首诗似乎也在他的耳边作响,一遍又一遍,将他心中的所有焦虑、烦躁都抚平了。

        “因一个名字的力量,

        我重获新生,

        我生而为认识你,

        喊出你的名字。”

        ——Tobe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