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疯子在线阅读 - 17 嫉妒

17 嫉妒

        有人调笑:叶子你艳福不浅啊,桃子好像喜欢你呢。

        又有人说:叶子一心还在海霞上,唉。桃子是没希望的。

        桃子,中文系的知性女生,戴着黑色框架眼镜。平时看不怎么出来,但是取下眼镜、穿上泳衣后,那身材简直让男生们喷血。不知有多少男生想勾搭她呢,不过她的眼睛似乎一直跟着叶梓转,在海边吃烧烤那会儿也是她主动过来跟叶梓搭话的。

        说实话,叶梓对她挺有好感。桃子是个很可爱的女生,以前从来没有跟男生交往过,就连说话都少,所以一跟叶梓说话就脸红。这么害羞的女生,竟然还主动跟叶梓搭话了,后来又鼓起勇气让叶梓教她游泳,可见她到底下了多大的决心。只可惜有些下雨,没游成。

        在室内一起打麻将,混熟了,桃子也就不那么胆怯了。她是个很细心的女孩,总是会为他人着想,从来不摆架子。同时,也很独立,不会像聂海霞一样,觉得男生付钱是理所当然的。叶梓帮她买了一瓶水,她很快又给叶梓买了海鲜……

        这样的女生摆在面前,叶梓怎么可能不心动。

        只用了两天,他们就很熟了。

        第三天晚上,天气凉爽。一伙人去海边小镇上购物,买特产。小镇是古色古香的,雕栏画柱、张灯结彩,给人一种穿越到古代的感觉。

        叶梓、桃子等人走在前方,桃子一身橘黄色飘逸长裙,回头率很高。

        兔等人走在后面,他的身边有好几个女孩子。

        女孩子们一边跟兔八卦着她们的计划,一边给桃子发短信,不断鼓励着她。果然,桃子时不时回头挤眉弄眼,当叶梓喊她快点的时候,她终于过去挽上了叶梓的手臂。

        “啊啊,成功了!”女生们惊喜地欢呼,自然而然地看向兔,“对吧对吧,Jason!果然海边是最适合恋爱的地方!看得我都好羡慕哦!”

        “Jason,你也找个女朋友吧。在海边谈一场恋爱,多好。”

        兔微笑,没说话。

        突然,他停住了脚步。一家面具店吸引了他的注意。挂在深色幕布上的面具五颜六色,奇形怪状。有脸谱,有动物,有卡通图像,有怪物,红的,白的,花的,浓墨重彩,很是绚丽。

        情不自禁地取下一款面具,戴上——

        刚走进店里,叶梓就看见了头戴面具的人。

        桃子开心地走进去欣赏面具,而叶梓整个人都站住不动了,像是中了兔的魔法。

        那是一个简单的兔子面具,长长的耳朵,黑洞洞的、大大的眼睛,长长的胡须,圆圆的脸……明明是如此普通的面具,叶梓却觉得头痛难忍。他后退了几步,用力按揉着太阳穴。

        紧接着,似乎周围的一切都变化了。

        那是一个夜晚,在漆黑的小巷之中。

        一个小男孩站在自己面前,小小的手中拿着烟花棒,烟花沙沙燃烧着,绚烂无比。

        “阿梓,你喜欢烟花吧?和我一起放烟花,好不好?”

        烟花熄灭了,烟花棒掉落在了地上。小巷回归了冰冷黑暗。

        男孩却依然不放弃,他努力地戴上了一个兔子面具,声音颤颤的:“阿梓……你最喜欢兔子了吧……你看……我……我变成了兔子……了哦。所以,不要讨厌我了好不好……和我一起玩,好不好?”

        ……

        叶梓猛然回神,兔伸手,取下了面具,便离开了,与叶梓擦肩而过。

        到底怎么回事?

        画面里的男孩,就是兔吗?

        难道真的很早以前,就认识了他?这些,包括那个被自己推进水坑里的人,都是他?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回忆?

        叶梓突然想起,兔的确半开玩笑地说过,他早就认识自己了。能够证明这点的就是,他在光知道自己的手机号码的情况下,就在人群中认出了自己……不是他的辨别能力超群,而是,他本来就知道自己的模样。

        那么,和他到底又是什么关系?跟他曾经又发生过什么?这些能解释兔异常的执念吗?

        想要找兔问清楚,却突然找不到人。

        叶梓被大家拖去购物后,又回到海滩,在帐篷里斗地主。大概大家想给叶梓和桃子留下独处的时间,不久,他们都出去吃烧烤喝夜啤酒了。也就是说,帐篷里只剩下叶梓和桃子两个人。

        桃子明显很紧张,她坐在叶梓对面,结结巴巴地跟叶梓说今天的各种见闻,说起海滩上漂亮的贝壳,超大的海星,鱼缸里的鲨鱼等等。而叶梓心不在焉。实际上他满脑子都是兔的事情,疑惑又烦躁。

        “所以,所以……叶梓……学长……”

        桃子突然抬头看向叶梓,把叶梓吓了一跳。手中的饮料荡漾,他问:“嗯,怎么了?”

        桃子的脸颊微红,嘴唇微张:“学长……我……我……”

        她努力了半天,还没说出来。但叶梓差不多也猜到了她要说什么。他应该高兴的,这样一个温柔可爱的女孩竟然会喜欢他,还这么主动,他应该立刻答应的。可是叶梓却觉得浑身不舒服,后背冒冷汗。他甚至会时不时回想起那个他无数次想要忘掉的场面——嘈杂的,唯美又可怕的音乐里,满溢的鲜血,枯萎的生命。

        叶梓微微皱眉,想着该如何委婉地拒绝对方。

        桃子却突然撑起身子,朝叶梓凑过来。如此胆小的她,竟然想要亲吻叶梓!

        在这一瞬间,叶梓失去了反应。

        然而,女孩的动作静止了。一只冰冷的、苍白的手捉住了她的肩膀。

        桃子轻声尖叫了一声,整个人都羞红了。她看了一眼叶梓和兔,相当尴尬地揉发梢。

        兔平静地看着她,微笑:“不好意思,我找学长有点事。”

        “那……那我先去睡了……”桃子说完,就跑出了帐篷。

        之后,帐篷里一片死寂。外面大家喝酒吃烧烤的声音,和呢喃的海浪声混合在了一起。

        “什么事?”叶梓沉默了许久,才问。

        兔坐在叶梓的对面,表情柔和:“桃子,人怎么样?”

        叶梓觉得兔简直莫名其妙,突然问的是什么问题,但他还是回答了:“很好啊,很可爱,很细心,身材也不错。”

        下一刻,小塑料桌子整个都被掀翻了,饮料、纸牌通通滑在沙滩上。

        叶梓的领口被猛地拉扯了起来,对上了兔的脸。这么近看,他才发现兔的表情有多可怕。那双眼睛瞪得老大,完全红了,其中布满了红血丝。额头上的青筋爆出,他还是头一次……看到兔愤怒的样子,简直就是个魔鬼。

        “你他妈到底……”叶梓有些害怕,但更多的是愤怒。

        兔打断了叶梓的话,声音相当低,略微喑哑:“不要逼我……阿梓。我不想,杀掉她。”

        “什么?”

        兔脸上可怖的表情却消失了,简直就像变脸,顷刻间,他笑了,笑得人毛骨悚然:“呵呵……哈哈哈……这么可爱的女生,要是死了的话,会怎么样呢,脸上,又会是怎样的表情呢?阿梓,你又会怎样呢?你会恐惧吗?你会害怕吗?”

        “你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哈哈哈哈……你知道……我有多讨厌她吗?她凭什么可以挽着你的手,凭什么可以靠近你,可以和你说话,嗯?她才跟你见了几天?你就已经对她动心了吗?那我呢,为什么我不行呢?为什么要拒绝我呢?因为我是个男人,她是个女人?因为穿长裙的她漂亮?因为她红着脸的样子很可爱?那么如果,她没有了脸皮,没有了双腿,没有了长发,会怎样呢?会怎样呢?会怎样呢??那样的话,你会选择我吗?!!!”

        “你疯了!!!”叶梓挣扎了起来。

        可是下一刻,他就被兔推至沙滩上,兔整个人都压了上来。海风将帐篷门口的布料吹了下来,顶灯熄灭了,整个帐篷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黑暗之中,兔的喘息很沉,他炽热的气息喷涌在叶梓脸上,很明显,他靠得很近、很近:“是啊,我疯了。我早就疯了。天知道我忍得多辛苦啊,我多想把你锁在笼子里,多希望你只看着我一个人,只和我一个人说话……”

        “……”

        当兔的情绪终于平息下来之时,只听他道:“呐,阿梓。你要是不希望桃子死掉,也可以哦,给我一个吻吧。”

        “别妄想了。”

        兔起码隔了半分钟,都没有说话。

        这段死寂是恐怖的,叶梓几乎有些后悔自己竟然拒绝了他,让桃子处于危险之中。

        然而在带着温度的液体落在了叶梓的脖颈上,一滴又一滴落下之时,叶梓的所有愤怒都被轻易地浇灭了。明明是被威胁的他,竟然觉得相当愧疚。难以避免的,他又一次想到了在水坑里哭泣的孩子,拿着烟花棒的孩子,戴着兔子面具的孩子。

        兔的声音再次响起来的时候,带着些微鼻音:“呵呵,开玩笑的。我不会杀桃子的,你放心吧。我不想看到你伤心的样子,我不会傻到让一个无关紧要的角色破坏了我们的关系,让你讨厌我。啊,我怎么就忘了,你本来就讨厌我啊,你根本就不想见到我呢。你想要我滚蛋吧,好好,我马上就滚。”

        说完,他的气息消失了。

        接着,帐篷被拉开,兔离开了。

        叶梓有些茫然地用手触碰脖颈上的液体,然后,突然站了起来,钻出帐篷,大步往前追。

        正在吃烧烤喝夜啤酒的人看到叶梓,惊讶道:“桃子呢?现在你不应该跟桃子在一起吗?”“你在找谁?莫非把桃子吓跑了?唉要一步一步来啊不要太猴急了……”

        叶梓没有吭声,他凭着直觉往海边跑去。

        果然,兔正走在海边上,一步一个脚印。月光朦胧了他的背影,海鸥在夜空中飞翔,夜鸟归巢。

        叶梓喘息着:“你给我站住!”

        兔却没有回头,继续往前走。这还是他第一次无视叶梓。以前兔一听到叶梓的声音,绝对马上乖乖跑过来,像是一只等待着主人奖赏抚摸的小狗。

        叶梓大声吼:“你给我说清楚,我们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你到底因为什么,才对我有这种执念?我今天看到你戴兔子面具的时候,就想起了一些,我们小时候就认识了吧?喂!你听到了没有??到底是怎么回事?”

        夜风呼啸。

        兔终于停住了脚步,声音极其喑哑:“叶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既然你对我没有感觉,就不要再来管我了,也不要对那些无聊的事情感到好奇,反正最后,你依然会让我滚蛋,不是么。说实话,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除了初次见面,他还是头一次喊叶梓全名。

        他还是头一次说“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叶梓感到无比焦躁,极其焦躁。

        他甚至觉得胸闷,这句话竟然让他比刚才还要难受。火气在往上冒,就连手指都在微颤。

        叶梓自己都搞不清楚为什么了,他只是凭借着本能执拗地吼出了声:“我他妈管你想不想见我?少罗嗦了,今晚你必须告诉我——”

        叶梓还没说完,兔突然转过身来。

        他狠狠地捏住叶梓的下颌,抬起,便猛地吻了上去。

        ——Tobe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