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疯子在线阅读 - 12 蛊惑

12 蛊惑

        叶梓是在活动结束后才看到兔的,疑惑道:“你这家伙怎么也来参加了?”

        兔还没回答,他身边的女孩子们就接口了:“是我们邀请他来的!”

        聂海霞走过来:“老公。”

        叶梓帮她整理了一下衣服,将沾在她肩膀上的桃花拿掉:“一个高中生能有什么作用?还有,你们这些闲人可别忘了他的主要任务是学习,就这样耗了一下午,值得么。”

        聂海霞挽住他的手臂:“可不止一下午,我们还邀请他去KTV呢,晚上跟我们一起。”

        旁边的女孩子道:“学长就不知道了吧,今天就因为他来了,来了好多好多女生呢,晚上估计贴吧又要刷屏了。”

        “晚上也要跟来?”叶梓看向兔,问。

        兔的眼睛亮亮的:“可以吗?阿梓。”

        “噢噢噢噢~~”女生们激动的声音拉得长长的。

        “阿梓,阿梓,阿梓……叫得这么亲热啊,你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要好哟……”

        叶梓在一片起哄声中前往KTV,手臂一直被聂海霞挽着。

        兔跟在他们身后。

        女孩子在兔的身边簇拥着,欢声笑语。而他几乎一句也没听进去。无论之后KTV之内有多热闹,话题有多劲爆,他似乎都没有融入其中。他的视线永远追随着叶梓。他观望着叶梓与周围人的互动,看着聂海霞靠在叶梓身上喝酒。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然而,当他发现聂海霞被一通电话叫走之时,他笑了。笑容灿烂。

        旁边的女孩道:“Jason,你的心情好像变好了?”

        兔笑而不语。

        事情的开端,就是这一通电话。

        聂海霞被叫走后,迟迟未归。半小时后,有些担心的叶梓开始给她打电话,但打不通。理所当然的,叶梓离开了包间,下楼去找女友。

        兔尾随其后。

        叶梓找到了聂海霞,然而,整个人都僵住了。

        一个黄毛男人跟她拉拉扯扯。

        聂海霞用包打他,不断说:“我不去!已经结束了!我不去!你明明已经不要我了!”

        而她的打对强壮的黄毛男人来说,根本就是瘙痒。男人捉住她的腰和肩膀,似乎想要让她冷静下来。

        叶梓感觉到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手指微颤,愤怒几乎要冲破他的脑袋。

        他走过去,一拳头砸在黄毛的脸颊上,低吼:“你他妈在对我女朋友做什么呢?”

        黄毛被打退了好几步,吐了一口血沫,斜着眼睛盯叶梓,声音吊儿郎当:“哦,这个就是你说的那个穷光蛋?”

        “阿畅!不要说了!”聂海霞叫道。

        聂海霞竟然叫他“阿畅”。叶梓觉得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在崩溃之中,他问黄毛:“给我说清楚,你到底是谁?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黄毛哈哈哈地笑了起来,他得意地对聂海霞说:“宝贝儿,你竟然没跟他介绍过我,真是不应该啊。”

        说着,就抬起聂海霞的下颌,猛地吻了上去。

        ……

        二十分钟后,叶梓把聂海霞最好的朋友叫了出来,整整问了半个小时。

        大概晚上9点,他一个人去了附近的酒吧,躲在阴暗处不断喝酒,一杯又一杯。很快,便觉得周围都变得朦朦胧胧的,身体阵阵发热,脑袋诡异地清醒。舞池之中摇摆的身体似乎带着双重影子,重低音金属音乐似乎快要把耳膜刺穿了。

        又开了一瓶,直接往嘴里灌,酒却被人夺走了,有个人在音乐声中将自己拉了起来。叶梓瞬间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旋转,完全站不住。然后,他被背了起来,离开了酒吧。

        冰冷的风迎面吹来,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还好吗,阿梓?”兔一边背着叶梓往前走,一边问。

        “嗝。”叶梓打了个酒嗝,“鞋子……鞋子要掉了。”

        兔将叶梓抱在路边的木椅上,让叶梓靠在椅背上。然后半跪下来,埋头帮叶梓将左边的旅游鞋穿好,为他捆鞋带。

        叶梓迷迷糊糊的,望着兔在月光之下显得色泽柔和、发梢浅淡的头发,他白皙的耳廓,纤长的睫毛,笑了:“就算我是学长,你也不用……嗝……给我栓鞋带……感觉好怪。”

        兔抬头看他:“你真的还好吗?想吐吗?”

        叶梓摇头。

        兔再次将叶梓背在背上,朝前走去。

        混合着青草香气的微风吹拂,石子路还是湿的,上面粘着细碎的桃花花瓣。

        叶梓浑身的重量都压在兔的身上,他抬头,眺望头顶上的天空。

        洁白的月牙藏在缭绕的云朵之后,是半透明的。零星几点星星在遥远的地方时隐时现。

        本来还想再欣赏一会儿夜色,但实际上,不久,叶梓就趴在兔的背后睡着了。

        兔的身上,有股香味。

        熟悉的味道,真好闻。

        ……

        兔将叶梓带回了他位于郊外的别墅。叶梓在兔脱他衣服的时候,终于醒了,连忙将兔赶了出去,在陌生的浴室里洗了半个小时才摇摇晃晃地出来,穿着过大的浴衣,坐在陌生的床上。此时,他已经清醒很多了。

        兔给叶梓端了一杯温水:“阿梓,感觉好点了吗?”

        叶梓揉了揉太阳穴:“脑袋有点晕,但好多了。这里是哪儿?”

        “我家。”

        叶梓脸瞬黑。

        兔无辜地摆手:“别这样看我,学长!已经过了查寝时间没办法送你回宿舍,不好找去你家的路,就干脆把你一起带回来了,方便照顾你。明天再回校吧?”

        叶梓叹了口气:“今晚谢谢你。对了,你父母在吗?”

        兔摇头:“我父母不跟我一起住。平时就我一个人,怪清冷的。”

        叶梓随意地扫了一眼:“是啊,太浪费了吧。”

        “那以后学长过来和我一起住吧。”

        叶梓啧了一声:“别得寸进尺了。”

        兔轻笑了一声,问:“发生了什么事,能告诉我吗?”

        叶梓并不是一个会随便向人吐苦水的人。但,大概因为酒精,大概因为兔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知晓他罪恶的人,此刻,他觉得自己可以将一切都告诉他:“我女朋友劈腿了。我还真是个傻逼,竟然现在才发现。她在与我交往之前,就在与她的初恋,一小学同学暧昧着。一直断断续续,扯不清楚。”

        “……”

        叶梓继续道:“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上次去看电影,为什么她没有来,但为什么她妈说她去见某人了,她骗了我,她的朋友没有生病,她只是去见那男的;她妈说她受不得一点委屈。大概,她在为了那个人痛哭呢……刚才她好友告诉我,她常跟那男的见面,回老家都跟那人一块儿,交往也不是几个月的事情了……耍人就这么好玩么……还不同意分手……还说什么没办法离开我……其实就是把我当成了备胎吧!……明明……明明……”

        “阿梓……”

        叶梓突然抬头,眼睛微红:“明明,她根本看不起我!她在她的朋友、家人面前说我家里穷,说我买不起新房,说我没存款,说我是穷光蛋……她嘲笑我……我不相信我……她背叛我!!一边跟我在一起,一边想着别人,一边和我拥抱,一边跟别人鬼混!太恶心了!太恶心了!!太恶心了!!!!”

        叶梓的脸越来越红,他用手抓挠着湿湿的黑发,额头上的血管都凸显出来了。

        兔站在叶梓的面前,轻声安慰他:“忘掉她吧,会好起来的。”

        叶梓依然咆哮着:“要怎么忘……怎么可能忘掉……我恨她!我好恨她!以后还要怎么面对她?我看到她就想吐!”

        兔缓缓蹲下来,直到跪在叶梓跟前,仰视着坐在床上的叶梓。

        他用手背擦拭着叶梓无意间掉下来的眼泪,然后轻轻抚摸叶梓的头发,一次又一次。像是在安抚一只发狂的小动物。

        天大的事在他的嘴里不过云烟:“只要她消失了,不就好了吗。”

        叶梓逐渐平息了下来,可是,脑袋比平时迟钝的他还不能理解:“什么意思?”

        兔温热的手掌紧贴叶梓的后脑勺,将他微微拉下,脸颊缓缓朝他靠近,很快,轻柔的呼吸便和叶梓的混合在了一起:“我们再做一次交易,好吗?”

        “?”

        “交换杀人的交易,就像上次一样。”兔的声音突然消失了,变成了彻底的耳语,那样的气流让人毛骨悚然,然而,意识不太清醒的叶梓没有任何异样感,“我,帮你杀了她。”

        “……那我呢?杀谁?”叶梓问。

        “我妈曾经的侍女。阿梓,这一次跟上一次是不一样的,你可以选择哦。我帮你杀人,心甘情愿。而你就算不动手,也完全没有关系。”

        “为什么?”

        兔望着叶梓疑惑的表情,笑得无奈:“因为我喜欢你啊。我告诉过你,阿梓,你可以尽情利用我,我可以帮你达成任何愿望。”

        “……”

        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近到可以细数兔的睫毛。

        叶梓的头晕晕沉沉,他感觉口干舌燥,越来越无法分清眼前的是现实还是梦境。

        然而兔什么都没做,他的手离开了叶梓的脑袋,站了起来:“现在已经很晚了,睡吧。”

        他为躺下来的叶梓盖上芬芳的柔软被子,在关掉台灯之前,他温柔又低魅的嗓音在空气中流动着,那是魔鬼蛊惑猎物的嗓音:“舒舒服服地睡一觉吧,睡到下午也没有关系哦。等你醒来以后,一切烦恼都会消失不见。晚安,阿梓。”

        ——Tobe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