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疯子在线阅读 - 08 生日

08 生日

        兔离开叶梓的视线,混入人群之后,叶梓才反应了过来,才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加速腾跳。并非喜欢上了对方,而是,这毕竟是告白,他还是第一次经历如此正式的告白。要说没有一丁点感动,那是不可能的。

        可是叶梓还是想不通。

        喜欢?

        兔为什么会喜欢上自己?他们联系的开端糟糕无比,见面充斥着威胁和恐惧,充斥着危险。兔的喜欢完全没有令人信服的理由。他这么做,更像是在演戏,太不真实了。

        一路上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想起了女友,给她发了个短信。

        女友有时会热情地给叶梓打电话,发短信,叶梓一旦不回,她就要发脾气,根本不顾叶梓是否在工作,是否已经累到半死;而有时,她会一直不回复,过了一天,再度发一些跟之前叶梓发的完全不相关的东西过来,说她在做头发呀,问叶梓觉得什么颜色好看啊。

        眼看着2月1号就要到了,叶梓真的很想提醒对方。

        女友的生日,是他们刚交往一个月后举行的。当时作为部门副部长的叶梓将整个部门的同学召集了起来,策划了好几天。那天晚上,他带女友去学校的阶梯教室看爱情电影,电影刚刚结束,灯亮的那个瞬间,五颜六色的彩带气球飞了出来,蛋糕也摆了出来,一群同学唱着生日歌,叶梓给女友戴上了生日皇冠。

        那一次,女友直接感动哭了。那时候,他和女友真的很相爱吧,他以为,两个人真的会一直甜蜜下去。

        手机一直没有任何响动,叶梓叹了一口气。

        他自嘲地笑了笑。

        他的女朋友对自己的事不怎么上心;而那个疯子,却天天围着自己转。

        嘛,其实也没什么。一个生日而已。都多大个人了,还在期待什么?

        想着想着,叶梓的步伐突然停了下来,身体僵了又僵。

        斑马线的另外一端,人群之中。

        有一个身材姣好的红发女人。瓜子脸,红唇白肤,大冷天穿着浅色貂皮大衣,黑色裙子,红色高跟鞋。

        叶梓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冷了。

        这个女人,他比谁都熟悉。她的皮肤、她的血肉、她的一切,早就在自己的刀下,化为乌有。可是为什么……

        叶梓揉了揉眼睛。

        几辆车在眼前呼啸而过。

        叶梓再看过去的时候,已经是绿灯,而江唯,已经消失了。

        这件事,成了叶梓的梦魇。

        第二天休假,他去了仓库,头颅被埋的地方没有被动过的痕迹。其他部分早就被处理得干干净净,连用具也早扔掉了。他不会傻到再将头颅挖出来。他去江唯的住所晃荡,装成快递公司的询问楼下的老太太。

        老太太指着电线杆上已经烂了一半的寻人启事说:“那孩子失踪啦,都半年多了……”

        寻人启事之下的日期,就是她被杀害的一个星期后。

        叶梓松了一口气。

        想着自己干嘛这么疑神疑鬼。很可能就是长得像的女人而已。江唯绝对已经死了,这是毋庸置疑的。叶梓是个纯粹的唯物主义者,绝对不相信神不神,鬼不鬼的东西。

        ※※※

        1月31日。

        叶梓醒来后,穿衣洗漱收拾完毕后,便去搭地铁了。

        坐上位置后,叶梓有些昏昏欲睡。随手看了一下手机,收件箱里尽是兔的消息。昨天的没有看,今天的有三条。

        [早晨7:30]

        兔:阿梓,早安。

        [早晨8:00]

        兔:你是不是又没吃饭就出发了,要好好吃早餐,不然没力气工作的。

        [早晨8:20]

        兔:我看到你了,可以坐在你的身边吗?

        的确有个人坐在了叶梓的身边。

        叶梓并没有转头看他,但是对方撑在座椅上的白皙手指,他裹着制服的长腿,都清晰地说明着对方的身份。

        叶梓有些心烦。他给兔发了一条短信:“我不记得有接受你。”

        兔的手指在旁边快速滑动,很快,消息就过来了。

        [早晨8:25]

        兔:还是不能和你说话吗?TT

        兔:没关系,就这样,也挺好。

        之后,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地铁行进之中,两个人或高或矮的灰色影子不断掠过地面,快速地消失在远方。

        叶梓头靠坚硬、略微震动的椅背,昏昏欲睡。

        还有一站要到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人了。那里却放了一袋早餐,有奶油面包,一盒热牛奶,还有一个茶叶蛋。

        叶梓下意识地打开信箱,果然有几条消息。

        [早晨8:40]

        兔:到公司后把早餐吃了吧。

        [早晨8:42]

        兔:今天和你坐在一起,很开心。我有一个问题,阿梓。

        [早晨8:43]

        兔:你还喜欢烟花吗?

        烟花?还行啊。

        但,什么叫“还喜欢”?

        ※※※

        2月1日,生日。这天天气晴朗,地上薄薄的一层雪化掉了。

        要是以前,叶梓的妈妈一定会给他煮一顿好吃的,哪怕没有蛋糕,也还是有点生日的气氛的。但这几天妈妈跟叔叔蜜月去了,过年才回来。其实叶梓也很是为他们开心,恩爱浪漫得像年轻情侣似的。不过妈妈跟叔叔恩爱的代价,就是不会像以前那样,将所有心思都放在叶梓身上。嘛,也不是小孩子了,吃什么醋。

        早晨接到妈妈和叔叔的祝福电话,叶梓还是很开心的,一天的工作也还完成得不错。晚上跟刚旅游回来的姜文等哥们儿约起,一起去游戏厅玩,之后喝啤酒吃烧烤,完全不觉得冷。大妈在音乐声中跳舞,几个小伙子打牌玩游戏,还真不错。自从有了女友,还真是鲜少跟哥们儿玩在一起了。

        没有人知道今天是叶梓的生日。

        打着打着牌,就开始玩真心话大冒险,老古董一样的游戏。

        然后总有被整的人,去找大妈告白啊,去“打桩”啊,脱衣服啊,没节操没下限。参加游戏的人越来越多,后来闹得相当high。叶梓看到被整的人在结冰的草坪上翻滚,然后又被一群人骑上,呼喊救命的样子,笑了起来。

        手机震动了一下。

        叶梓打开看,是兔的消息。现在叶梓已经完全没有厌恶感了,实际上他有些好奇,打开看。

        【兔:我在花坛旁边,你看到我了吗?我带来了烟火^^】

        叶梓抬头,看向不远处的花坛。大妈在花坛的左侧跳舞,右侧,站着一个手拿烟花棒的人。他手上不断燃烧的烟火,在这样的夜晚里,显得相当耀眼。

        “在看什么呢?”姜文一把搂住叶梓,笑道,“别走神了,该你摸牌啊。”

        叶梓摸了一张牌。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他又往花坛那边看过去。

        兔依然一个人站在那里,双手拿着不断燃烧的烟花棒。火光是细小的,但又是绚烂的。照亮了他的脸。他一直凝视着自己这边,像是已经站了许久许久,已经冻成了冰块,一动不动。

        叶梓的心越发混乱。

        又有人喊他了:“发什么呆啊,帅哥,快抽牌,是不是一直赢掉以轻心了?”

        叶梓抽牌。

        随后看到兔垂下了手臂。烟花在他的身侧燃烧。他依然凝望着自己,凝望着这边欢闹的人群。依然一个人。

        难道被那人沉重的孤独感染了,叶梓竟然感觉到心脏有些难受。简直莫名其妙。

        而且,还有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

        这一局很快结束,周围的人疯狂起哄:“啊呀,这回要搅基了哟!姜文,快去!亲叶梓一个!”

        叶梓这才稍稍有些反应过来:“啊?”

        大家明显相当激动:“哈哈,这可是给你机会呀,姜文!你不是一直很护着咱叶梓帅哥么?你是看上人家了吧?嗯?反正聂小美女不在,好好亲一个吧?留个草莓给聂小美女看,谁叫她欠了那么多桃花债!”

        姜文本来就搂着叶梓的脖子,在叶梓看向他的时候,一向脸皮厚的他竟然脸红了。

        “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大家的起哄声越来越浓,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

        “叶子。”姜文有些尴尬地喊了一声,带着酒气。

        然后侧头,就朝叶梓的嘴唇吻了过去!

        叶梓吓了一大跳,连忙侧头,姜文便吻在了他的脸颊上,烫烫的。

        各种拍照的声音响起,还有“切”的声音。

        围观的人散去之后,姜文有些抱歉地对叶梓说:“我知道你讨厌同性恋,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游戏而已。”

        叶梓这么说,却依然心烦意乱,不是因为脸颊上的亲吻,而是另外一边。

        花坛旁边,兔依然站在那里,但是,手里的烟火早就熄灭了。

        不知为何,叶梓觉得有些愧疚。

        他拿出手机,想着是不是要跟兔发点什么。

        就在此时,手机又震动了。叶梓马上打开。

        【兔:生日快乐。】

        刚收到这条短信,就听到轰鸣的声音。烟花弹从花坛旁边直射上天,五彩缤纷的花朵在冬日的夜晚肆意绽放,瞬间点亮了这个城市。大家都扬起头,欢呼声、惊叹声接连起伏。

        兔并没有说这些烟花是他放的。但叶梓不是傻瓜,他知道,是兔。

        难以形容他此刻的感受。他不是女孩子,不会像女孩子那般容易心软。但这一次,他真的感动了。他从未想过有一个人会为他做这么多,会如此在乎他的事情。明明除了亲人,根本没有人记得他的生日。可是兔却记得。他一个人,带着那么多烟花,来到这里。一个人站在花坛旁边,看着自己点燃细小的烟花棒。接着在说了“生日快乐”后,将整个天空都覆上了烟火。

        他之前的告白又在心中响起,一遍又一遍。

        到底是怎样的感情,会甘愿被利用,即使被讨厌、被拒绝、被咒骂也无所谓?

        兔为什么会这么执着?

        叶梓又想起了他那条短信:“你还喜欢烟花吗?”

        到底是什么意思。

        叶梓情不自禁地站起来,他有种冲动,想要见到兔,想要当面询问他,很多很多事情。

        然而,头顶的烟花还在继续,兔早已消失了。

        烟花结束后,跳广场舞的大妈也回家了,周围恢复了安静。叶梓这一群人也踏上了回家的步伐。

        没有人去花坛旁边,放烟花的位置看看。

        想必,第二天打扫的阿姨会相当烦恼。

        因为那个地方——地上、花坛底部,尽是用细小的烟花棒使劲写出的字,密密麻麻,歪歪扭扭,无比清晰。像是隐没在地狱之中的诅咒,持续响动,不知疲倦。

        “放开你的手,谁允许你碰他的……”

        “你们这群废物,滚开。”

        “他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恶心死了。”

        “去死。”

        “去死。”

        “去死。”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当然,叶梓并不知道这些。实际上,天真的他还沉浸在感动之中。

        他不知道,潜伏的危险,马上就要浮出水面了。

        ——Tobe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