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疯子在线阅读 - 03 剥夺

03 剥夺

        什、什么??

        那个变态杀人犯,正……看着自己??

        叶梓连忙看向周围。一排排柳树之中,有散步的大爷大妈,有调皮的小鬼,有遛狗的女孩子,看不到一个模样可怕的人,他在哪里??开玩笑的吧?

        叶梓的手在抖,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发了一个短信过去:“你在哪里?”

        过了一会儿,兔回复了,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看你脸色不太好,离你五米远的地方有一把椅子,坐上去休息一下吧。”

        叶梓抬头,的确,离他五米远,有一把纯白色的公共椅子。

        可是叶梓仍然不相信,后知后觉的他意识到手机号码可以定位,但这并不意味着对方一定能够认出自己!他深呼吸了好几次,又给兔发了个短信:“既然你能看到我,那么说说我的样子?”

        兔:“露耳黑发,蓬松刘海,肤白,175左右,条纹T恤,深色牛仔裤,白色运动鞋,我说得对么。”

        叶梓满肚子恐惧和怒火:“你跟踪我!我记得你说过,不会来骚扰我!”

        兔:“别这么说,今天遇见你只是偶然。”

        偶然??

        别开玩笑了。

        叶梓放下手机,心中一片混乱。兔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是在告诉自己,自己的所作所为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中吗?所以一旦自己不遵守约定,他就会……

        空气如此燥热,身上也早被汗水打湿。偶尔一股热风吹来,叶梓感觉到无尽的凉意。他觉得自己就像是掉入了蜘蛛网的飞蛾,完全没办法挣扎。他多么希望对方能够饶过他这么一次,他甚至想着是否应该报警,但是报警的话,自己也脱不了干系,母亲那件事也可能会暴露出来,新家庭不保……再说明明是自己跟他约定好了的,突然反悔也太……

        又过了许久,叶梓逐渐从惊惶中冷静了下来,思索了各种前因后果。

        报警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不遵守约定自己有生命危险;只要按照步骤来,遵守约定是最好的选择,做得好的话,自己不会有任何危险的。况且,现在手中有兔行凶的视频,算是持有他的把柄吧,所以实际上自己是有退路的吧。

        终于,叶梓给兔发了条短信:“你放心,我会遵守约定的。但,我遵守约定后,你能保证不再骚扰我吗?”

        对方立马回复:“我保证。”

        “那好,我会尽快搞定这件事。”

        “那么等着你的好消息。”

        ※※※

        如果那个女人必须被自己杀掉的话,那么越早行事越好。就像教授布置的作业一样,拖得越久越烦恼,不如提前解决。

        叶梓的母亲发现他脸色越来越差,眼珠上的红血丝严重,肤色也愈来愈枯黄,好几次让他放轻松一点,学习上不要有什么压力。叶梓安慰母亲说没事儿,还说过了这段时间,一家人一起去海南玩几天散心。母亲听了很高兴,连忙去游说叔叔。

        叶梓回到自己的小公寓后,踏入他杂乱的房间——到处都是便签、剪下来的报纸。电脑里有着各种关于江唯的信息、照片,光是杀害她的方法,就列出了二十多种。

        明明想了那么多方法,但实际上实施下来的,却是最笨的。

        那天已经半夜一点过了,江唯一个人摇摇晃晃地从酒吧出来,很明显已经完全醉了。她踩着红色高跟鞋,在路上等出租车,可惜太晚了,这里又相对偏僻,等了好几分钟也没有来一辆空车。

        估计想着应该边步行边等候出租车,女人跌跌撞撞地往前走,时不时打一个酒嗝。

        叶梓尾随了她近10分钟,然后在一片路灯坏掉的地方敲晕了她。接着将她装进已经准备好的麻袋里,进入寂静的小巷,很快,就到达了那破旧的仓库。

        用胶布将女人的嘴巴蒙住,将她的双脚、双手捆绑。

        然后叶梓换上之前在地摊上买的长袖长裤的衣服,用浴帽遮住头发,用毛巾蒙住脸,强迫自己冷静,在脑中实战。

        用绳子勒死吗?不行。勒死的话,女人会浑身抽筋,大小便失禁,很难处理。反正都要放血,用刀比较好。实际上,浴室是最好的场所,比较好处理血液。可惜,带女人开房肯定有记录,也可能被摄像头拍下来;带回家的话,至少在门卫那一关就不好过。现在地上包裹了好几层塑料纸,待会儿可以用铁盆接住大部分血,倒入下水道;泼出来的会洒在塑料纸上,这也没关系,之后可以跟女人的骨头和衣服一起,用火烧掉。内脏分批扔进垃圾屋,头部用水泥封进地里,用漂白/粉仔细冲洗地面和下水道。在清晨5点左右离开就好。这个仓库根本无人使用,近几年估计都不会有人过来施工。所以,绝对不会被发现的。绝对。

        这么想着,叶梓拿起锋利的刀刃,站起来,慢慢地朝女人走去。

        他没有想到,女人竟然醒了。

        好像是被他的脚步声吵醒的。

        女人先是皱眉,似乎想要抱怨什么。

        然后她猛地瞪大双眼,漂亮的脸上满是惊恐,呼吸急促,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几乎下一刻,她就哭了起来,极度惊恐地哭泣。

        她大概想要乞求“别杀我”、“别杀我”吧?

        叶梓看着她,双手不断发颤。

        此时此刻,他真的觉得这个女人很可怜,觉得自己简直就是禽兽。

        这个女人可能真的做过一些坏事,可是跟踪了她这么久,就会觉得,她并不是兔说得那么坏。她一个人住在漂亮的公寓里,但明显是郁郁寡欢的。她在酒吧里唱歌的时候,表情时常是忧郁的。曾经看到她愤怒在电话里跟某人吵架,让对方不要再管她;曾经看到她从黑色轿车上刚下来,整个人就瘫坐在地上,衣衫不整,她不像是在做某人的情人,倒像是某人的泄/欲工具;曾经看到她一个人去超市买东西,然后蹲下去,微笑地抚摸小女孩的头发,让小女孩好好学习,不要变成像她那样的大人。

        这个女人,也有她的喜怒哀乐,也有她善良的部分。她也有她的父母、朋友。

        如果她今天死掉了,就再也不会有人听到她的歌声,那个小女孩就再也看不到抚摸她头发的大姐姐,她的父母,大概会悲痛欲绝吧……

        女人在不断摇头,挣扎着,鼻涕眼泪纵横交错,好不狼狈。

        然而,她的脸很快就被阴影挡住了。

        此刻,对于叶梓来说,杀人,就是个答案明确的选择题。

        到底是这个女人死,还是他死?这个女人和他的家庭幸福,哪个重要?答案毋庸置疑。

        灰暗的墙壁被一大泼粘稠的血液沾染。

        穿刺的闷响在仓库中回响。

        奇怪的是,明明还担心自己会下不了手。

        而实际上,真正下手以后,却停不下来了。好似有一种狂热的激情在血液中攀升、膨胀,犹如映在灰暗墙壁上的影子,在明明灭灭的惨白灯光中跳跃起伏,不断扩大,直到形成了类似于怪物的轮廓。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他喜欢这种剥夺之感。好似每一刀,都在抢夺着,占领着。另外一个灵魂,另外一种精神体不断涌入他的身体,他感觉自己变得越发强韧,他似乎战胜了曾经那个懦弱的自己,他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他喜欢这种主宰一切的感觉。

        好似他并不是在做一件残酷的事,他只是在超度一个腐朽的灵魂。这样的结局是女人应得的,谁叫她勾引已婚男人,虐待年长女性,不守妇道,奢望占据不属于她的男人。

        ……

        好像做了一个舒爽又可怕的噩梦,叶梓醒来之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他马上就吐了,吐得天昏地暗。

        十分钟后,他完全清醒,并回归了冷静。按照计划,他近乎完美地处理了一切。

        清晨五点未到,他离开了仓库。

        十一点,给妈打电话。

        妈:“今天睡懒觉了吗?”

        叶梓:“昨天玩游戏玩到半夜,今天睡到了10点。”

        妈:“你这孩子!不是跟你说过不准熬夜吗?”

        叶梓:“叔叔同意去海南了吗?”

        妈:“就是想打电话告诉你这个好消息,他已经请到假了,下周就可以去哦,玩一个星期呢!你这边肯定有空吧?”

        叶梓:“当然!对了,妈。”

        妈:“阿梓,怎么了?”

        叶梓:“以后,我就叫他爸吧,叫叔叔多生分呢。”

        妈:“…………阿梓!”

        叶梓:“妈你哭了吗?太夸张啦。”

        妈:“以后你过来跟我们一起住吧?”

        叶梓:“一个人住这么快活,才不要呢。就算不跟你们一起住,我还是爱你们的。”

        妈:“……你这孩子,今天嘴巴这么甜。”

        叶梓:“嘿嘿。早点给我生个妹妹嘛。”

        妈:“要是生的是个弟弟怎么办?”

        叶梓:“那就重新放进你肚子里,再生一遍。”

        妈:“让你贫嘴!好啦好啦,我去做午饭了,过来吃饭吧?”

        叶梓:“好。”

        虽然昨晚一整夜没睡觉,叶梓的心情却意外的轻松愉快。他穿着青春,走在阳光之中,在人流里穿梭。

        终于结束了。太好了。

        就把昨天的一切,都当成一个梦吧。

        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个女人会被世人遗忘。

        最终,什么都没留下。

        而妈妈终于拥有了没有任何威胁的幸福,自己也终于拥有了一个幸福的家庭,光明的未来,多好。

        ——Tobe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