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疯子在线阅读 - 01 协议

01 协议

        盛夏,公寓中。

        风扇呼啦呼啦地吹着,就像往常一样,叶梓翘着腿,坐在电脑面前玩游戏、逛论坛、群聊。只因一个随意的契机,他打开了一个热血漫画群,开始浏览之前的聊天记录。

        然后,他看见了相当明显的红色字体,断断续续写了三行,一模一样。叶梓的瞳孔瞬间放大。

        “我想杀了她。”

        “我想杀了她。”

        “我想杀了她。”

        无论群里的其他人说什么,这个名叫“兔”的人,都只留下一模一样的字眼。

        或许只是因为自己想多了,说不定只是一个初中女生在开玩笑而已?或者,在模仿漫画中的台词?叶梓虽这么想,还是吞了一口唾液,去加这个人好友。

        马上就通过了,叶梓点开那人的空间。纯黑背景,基本没有什么装饰。日志有二十多篇。他似乎很喜欢犯罪、血腥方面的文学和电影,那些图片看着还真是带感。最新的日志是只有一句话:

        “你千万别放弃。脚皮磨破掀开了也好,撞上残干跌倒了也好,振作起来追我。”

        这是什么?

        但看起来,还挺乐观向上的?

        当然,等叶梓看了这个人的说说以后,就完全改变了想法。因为说说根本就是一些诅咒组成的奇妙版块。

        “贱货。”

        “这样的女人怎么还不去死?”

        “死女人。”

        “要是整个世界都毁灭了,该多好。”

        ……

        还隐隐有些中二。

        就在叶梓这么想着的时候,屏幕右下方的企鹅亮了,正在闪烁的是一只兔子头像。

        兔:你好。

        Predator(叶梓):你好。

        叶梓斟酌了一下,继续打字。

        Predator:我看到你在群上写“我想杀了她”,你真的这么想吗?

        兔:嗯。是真的。

        Predator:她,是现实中的人吗?

        兔:她是我爸为了生孩子新找的女人。这女人趁我不在的时候用衣架打我妈,我妈怕我担心,一直遮着捂着,后来我才看到她的后背和右臂尽是瘀伤。

        Predator:这也太过分了。

        兔:即使告诉我爸也没用,那老家伙不相信我。这样也就罢了。但那女人竟然妄想爬上我的床,简直太恶心了。我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你明白这种感觉吗?

        Predator:我明白。

        被女人勾引,看来,这个“兔”多半是男的。又犹豫了好几分钟,叶梓才继续打字。

        Predator:因为我也有一个恨不得杀掉的人。

        兔:谁?

        Predator:我妈曾经的同事,就是因为他,我妈每天晚上都失眠,明明现在都在努力生活了,还是越来越抑郁。

        兔:……

        本来真的不想跟一个陌生人说太多,但大概是太久没有宣泄过了吧,叶梓竟然很快又打了一大段。

        Predator:我妈跟我爸离婚后,生活一直不顺利。有天晚上回家后,竟然被那畜生暗算,被几个男的给……那时候我才十二岁,根本没有能力教训那些人。看到衣衫不整的她在桥下发抖,还无论如何都不让我报警,我真的气得喘不过气来……这件事情成为我和我妈的阴影。终于前年,她再婚了,过得还挺不错,听说还想再生个孩子。可是,那畜生竟然威胁我妈,说如果不给他钱,他就把那些照片给叔叔看。

        兔:他要多少钱?

        Predator:10万。实际上他第一次找我们要5万,我们给他了。他就是觉得还能捞点,这次竟然就说还要10万。我爸的确给过我们一些钱,但那些钱早就用来买新房了,现在正在紧迫期,拿出5万已经够艰难了,怎么可能随便再拿10万,叔叔肯定会起疑心的。我们想过报警,但是一旦报警,我妈被做过的那些事也会曝光,叔叔仍然会知道,我妈以后也不敢再见人了。这段时间我妈经常一个人哭,她可能也觉得这段新的婚姻很快又要结束了……所以,我就经常想,要是那个畜生死了就好了。

        兔:你想杀了他?

        Predator:我想,我做梦都想。

        大概过了一两分钟,兔子头像再次闪动。

        兔:我帮你杀他。

        叶梓盯着屏幕上清清楚楚的字眼,觉得这个人绝对在开玩笑。

        Predator:开什么玩笑呢,我们都不认识。

        兔:交换杀人,听说过吗?

        Predator:听说过,但不太明白。

        兔:就是两个人互相杀害对方仇恨的人,让警察调查不出犯案动机,这样做可以让我们本身更加安全。

        Predator:再说明白一点。

        兔:比如,现在我已经替你杀掉了你妈妈的那个同事。我跟那男人的生活是没有交集的,只要我不留下血液毛发等证据,警察都是找不到我的。当然,实际上就算留下了血液毛发,也很难找到我,还可能干扰他们的判断;而就算你被算进了嫌疑人之中,也查不出你的动机,人本来就不是你杀了,你也有不在场证明。这种案子对于警察来说是比较难判的。

        Predator:可是,我们都不认识对方。我连你叫什么,长什么样,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兔:不认识更好,有交集的人反而更容易引起怀疑。

        Predator:我们可能在不同的城市,相距甚远,不好操作啊。

        兔:我们同城。

        Predator:啊?

        兔:我刚才看了你的资料,我们都在X市。

        说实话,叶梓逐渐被对方说服了。这个叫兔的人,最初叶梓觉得对方是个中二病的初中生,而现在,逐渐觉得,对方可能是一个很有逻辑性,很有头脑和胆量的人。

        叶梓变得越来越兴奋,他的呼吸逐渐急促起来,终于摆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

        Predator:好吧,排除这个。但是,光聊下天就确定这种大事可能有点不妥?我要如何相信你?

        兔:那么这样。

        兔:我先帮你杀人。等事成之后,你再动手,好吗?

        叶梓看到屏幕上的这句话,有些不敢相信。

        这个人,就这么相信自己吗?

        如果他先杀了人,然后自己这边反悔了怎么办?

        或者,如果他失败了,被抓了怎么办?

        但现在无论怎么看,都是他那边不利啊。杀人是他的事情,如果他失败了,警察抓的是他;他成功了,对自己肯定也更有利,竟然不用自己出手,最恨的人就可以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事成之后该做什么选择,到时候再说啊!

        叶梓的心脏怦怦直跳,就像快要赢游戏一样,变得相当兴奋。

        Predator:好。

        兔:(笑脸)那么,就这么说定了。把那个人的资料给我吧。另外,可以交换手机号吗?这个是为了预防意外,平时我不会来骚扰你的。

        Predator:嗯。我叫叶子,怎么称呼你呢?

        兔:叫我兔就可以了。

        一切的开端,似乎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目的那么简单,那么单纯。

        这个开端就像一根细细的蜘蛛线,引诱着人顺着线攀爬、探寻,却不知道,蜘蛛线的另一端,是没有尽头的深渊。

        ——Tobe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