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松语文学 > 都市言情 >拐个王爷去种田最新章节 > 拐个王爷去种田TXT下载
错误举报

《拐个王爷去种田》正文 第1293章 有人欢喜有人急

    最快更新拐个王爷去种田最新章节!

    陈莲儿所想的哥哥,自然跟陈果儿的哥哥不同,一想到孔甲子那张温文儒雅的脸,陈莲儿顿时脸颊绯红,心中乱跳。

    然而又一想到他左拥右抱,每次见了陈果儿都执意要叫妹子,可在面对她的时候,就只是淡淡的叫了声陈小姐。

    陈莲儿能感觉到他的疏离,也正是因此,心里才越发的难过。

    明明她和果儿是亲姐妹,为什么孔甲子不能待她也像待果儿一样?

    陈莲儿并不嫉妒陈果儿,她知道果儿有多厉害,也知道果儿有多不容易。

    她只是想让孔甲子也把目光多放在她身上一点,哪怕只有一点点。

    孔甲子想当陈果儿的哥哥,肯定是因为果儿够优秀,有能力,陈莲儿也想跟果儿一样,那时候或许孔甲子就会多看她一眼了。

    这么一想,陈莲儿的心里又充满了信心,转身进了院子,找出来账本认真的学……

    陈果儿一家离开临山镇,在晌午的时候,到了齐家店。

    一家人下了马车,找了一处酒楼。

    李氏看着两层楼高的酒楼,有点心疼银子,指了指一边的小吃摊,“要不咱去那边吃一口得了,这又不是出门谈买卖,犯不着吃这么贵的馆子。”

    陈果儿不同意,他们现在又不是吃不起,再说陈果儿也是想看看这里的馆子都有些什么特色菜,以及菜价怎么样。

    虽说这里距离临山镇也没多远,但是十里不同音,连口音都不完全一样,更何况是其他?

    陈志义倒是无所谓,他吃什么都一样,只要有小葱蘸酱就行。

    “娘,就在这吃吧,出门在外吃住最要紧了,咱又不缺这俩银子。”陈果儿道:“再说咱这老些人呐,都去小吃摊也挤不下。”

    李氏想了想,也是那么回事,她是个实诚人,自己个吃点苦没啥。

    可她不想亏待了旁人,除了李二狗之外,彩凤几个和老刘那都是九爷的人,谁说是下人,李氏可从来没拿他们当下人看待过。

    “那成,就在这吧。”李氏道。

    酒楼菜色很多,味道却一般,陈果儿点了满满一大桌子菜,每样尝了点,做到心中有数。

    看这家酒楼在齐家店也算是不错的酒楼了,假如在这里开铺子,买卖估计也不能差许多,陈果儿暗自在心里盘算着。

    吃过了饭,陈果儿并不打算走,而是让李二狗去找了家客栈下榻。

    李氏不明所以,就问陈果儿为啥不走,这才晌午,根本没到住店的时候,她还着急回家呐。

    陈果儿也跟李氏说了她的打算。

    李氏和陈志义互相看了一眼,两人都不太赞同,他们都是本本分分的庄户人家,习惯了小富即安的小农思想。

    在他们看来,现在的铺子就够多了,又是农场又是作坊的,家里还那些地,完全够他们一家子一辈子衣食无忧的。

    甚至陈果儿来临山镇开铺子都多余。

    只不过家里这些银子几乎都是陈果儿赚来的,两口子也习惯了听闺女的话,因此才没反对。

    可这才刚开了新铺子,一扎么眼又要开,这也太着急了点。

    “要不的就过些日子再说?”李氏道:“开这老些也照看不过来不是?”

    家里的铺子有他们盯着,临山镇这边有李家盯着,再在这块开,到时候谁盯着?

    陈果儿笑道:“用不着派人盯着,直接顾两个靠实的掌柜和账房,三个人互相监督,跟咱自己个看着一样。”

    在现代,有职业经理人这个职务,就是专门替有钱开公司又没有时间打理的人管理公司的。

    只不过这年代没有这个说法,但性质其实差不多。

    李氏不太赞同,“外人能跟咱自己个家人看着一样?”

    陈果儿就说没事,“有的是大老板只雇掌柜的和账房,不照样买卖开的那么大吗,要都自己个家人上,再多也不够不是?”

    娘俩争论了半天,谁也没法说服谁。

    后来还是陈志义发话了,“就依着果儿吧,做买卖这些她比咱明白。”

    家里要不是有陈果儿,根本不可能过上现在的日子,陈志义对陈果儿是十分信任的。

    李氏当然也信任,只是觉得这买卖开的太大扯,心里有点没底。

    不过想了想,最后还是同意了,就像陈志义说的,做买卖上面确实陈果儿比他们都强。

    这个谁也不能否认。

    于是陈果儿一家就在齐家店住下来了,并且一住就是三天,这三天里,陈果儿天天和李二狗往外跑。

    一是看这里的买卖怎么样,毕竟每个地方都有消费水准,一旦买卖开的太多了,呈现出饱和的状态,就不适合再在这里开新铺子了。

    二是想看看有没有合适的铺子,直接盘下来。

    李二狗这些天跟着赵管事和三郎前后跑,对于盘铺子,张罗各种事也算是有了经验,因此很是得力。有些时候陈果儿没考虑到的,他也能及时提醒。

    陈果儿对此很满意。

    他们这边忙的热火朝天,可急坏了某些人。

    赵五在自己的别院里来回踱步,脸上满是燥郁,事实上这些天他都处于易怒的状态中。

    别院里的下人们全部都躲着走,生怕惹祸上身,平白遭遇一顿打骂。

    赵五无论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那天父王都派人要去处理掉那个妖女了,怎么后来又没了动静?

    况且那天宫里来人传旨,让送妖女去京城,赵五事后也听人说了。

    照理说父王不能抗旨,应该去把妖女送到京城,可父王又没有任何动静,赵五到现在是越发的不明白父王到底是怎么想的了。

    他的疑惑很快的得到了二夫人的解答,“你父王是在等待时机,那妖女做的那些勾当,你父王不可能饶了她,必定会在半路动手。”

    二夫人的话如同醍醐灌顶,赵五一下子就明白了。

    辽南府距离京城数千里地之遥,这一路上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那个妖女死在别处,只要离开了辽南府,谁也赖不到镇北王的头上。

    “可父王为何迟迟不送那妖女去京城?”赵五疑惑道,这两者之间并不矛盾,那镇北王又为什么要拖延……

    【作者题外话】:我的天哪,五章,全部奉上,睡觉喽。。。松语文学www.16sy.coM免费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