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熊孩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贼喊抓贼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贼喊抓贼

        “老师,您或许还不知道,他们退回来的货物,根本就不是我们发过去的东西,显然就是他们更换了我们的货物,然后现在倒打一耙。”

        提起这个小成就生气,对于慕容世家这种贼喊抓贼的做法十分的不齿,这样的事情都能做出来,还好意思在自己的面前说信誉的事情,实在是可笑。

        “南宫世家过来人没有?”

        听到这样的事情后,李治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做生意他从来不会在商品的身上动手脚。

        “公子,我哥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作为及时雨商行的总管,我对咱们的商品有着绝对的信心,同时,身为慕容世家的女儿,我也相信,我的家中,不会做出那种龌龊事情,这中间一定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只是小成根本就不听我解释,气死我了。”

        事情发生了,谁都不愿意看到这个结果,吵吵闹闹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所以现在,她只能跟公子抱怨这样的事情。

        “老师,不是我不听她的解释,只是她一直站在家族的立场上与我说话,咱们及时雨集团的商品,根本就不是那个样子,不是咱们的事情,就一定是对方搞出来的。”

        看到对方与老师告状,小成依旧没有半点的畏惧,依旧是实事求是的说道。

        尤其这件事情对于及时雨集团所造成的影响,无疑是相当巨大的,很多人都想与他们合作,但是这样的事情,一旦传扬出去,谁还有胆子与他们合作。

        “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与灵儿无关,你都不应该对她发火。”

        自己这边是不可能出现这样问题的,唯一的解释,就是出自对方的身上。

        而慕容灵儿身为及时雨商行的总管,在与慕容世家合作后,一直秉承公正的心思合作,不曾有半点的偏袒,所以这个黑锅不能让她背。

        “公子英明。”

        听到这样的话语后,慕容灵儿赶忙送上一记马屁,而后再次气鼓鼓地瞪了小成一眼。

        “那个我不是在故意针对你,你也应该知道,这样的东西根本就不可能是我们这边的问题,我也就是太着急了,所以才会有些口不择言。”

        老师的意思小成十分的明白,也觉得自己刚刚的话语有些重了,这才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们之间的矛盾都是小事,重要的是我们应该尽快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及时雨集团在他的眼中算不得什么,但是却能够为不少的百姓带来利润,从而改变他们的生活,他绝对不允许有人在暗中搞破坏。

        “左公子,这次交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慕容家这一次可是损失惨重啊!”

        就在这时,慕容飞宇风尘仆仆的走了进来,一脸的疲惫之色,显然对于这件事情,他十分的着急,一路上没有怎么休息,用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

        “到客房谈吧!”

        没有理会他的问话,交代一句后,转身向里面走去,毕竟已经开门做生意了,要是传扬出去对谁都不好。

        “哥,事情实在是太蹊跷了,送回来的东西我也看到了,根本就不是我们的东西,现在唯一的解释就是,真正的货物被人调包了。”

        慕容灵儿来到哥哥的身边悄声说道,她也坚信这边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们都被别人给算计了。

        “你也知道咱们家做事的风格,而我也相信左公子的为人,所以到现在我也是十分的蒙圈。”

        南宫飞云重重的叹息一声后,这才悠悠开口道,他这一次过来,绝对不是兴师问罪的,而是为了弄清楚事情的真相而来。

        “说说吧,事情的经过是什么,要是对本公子不满的话,大可以取消合作,犯不着玩这样的手段,凭借本公子的能力,根本就不愁找不到下家。”

        这样的事情不是很大,可是实在是恶心人,所以他此时的心情十分的糟糕,面对慕容飞宇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左公子,若是不想与您合作的话,我也就不用来来回回的奔波了,上一次的货物,我是亲眼看着家丁将它们装到船上的,可是运输到对方的手中验货时,却出现这样的情况,差点害慕容家损失不少的合作伙伴。”

        慕容飞宇这些天一直在努力回想,有没有可能在自己大意的时候,出现过什么岔子,奈何他想破脑袋都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从他的态度上看,这件事情他的确是不知情,所以李治才会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若是他过来直接兴师问罪的话,他绝对会让人将这个家伙给哄出去。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及时雨集团金字招牌,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你也去过加工厂,不瞒你说,就连我们不要的那些残次品与废料,都比你拿回来的东西好得多,所以此事慕容世家全责。”

        对于他这种解释,小成根本就不屑一顾,身正不怕影子斜,他可以用性命担保,自己这边绝对不会有问题。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若是慕容家的责任,我们绝对不会推卸半分,这一次过来就是为了弄清楚这里面是不是存在什么误会,又或者是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免得我们被人当猴子耍,但是你的话语,直接将所有的责任推卸到我们的头上,是不是有些过了。”

        原本心平气和的过来商谈事情,尚未调查就这样给慕容家扣上这个屎盆子,换做谁的心情都不会好吧。

        “老师,依我看他们这就是在贼喊抓贼,根本就没有半点的诚意。”

        小成也不跟他继续争辩,而是恭敬的对老师说道,这样的合作伙伴,不要也罢。

        “左公子,现在就做出结论,是不是有些太早了,慕容世家此时一直在排查这一次运输货物的人,也希望公子能够做出相应的调查,尽快将此事中的矛盾调查清楚,以免造成更大的误会才好。”

        既然双方都认为自己没有问题,那么问题一定就出现运输的过程中。

        “本公子的人本公子心中有数,能够为本公子舍弃生命的兄弟,你觉得他们会为了这点货物在本公子的背后捅刀子?这么多年,金银之物他们都运输了不少,却从来都没有出现过问题,现在因为这点事情,你让本公子质疑这些兄弟?”

        李治直接挥手打断他的话,连商行内的伙计们都愿意舍命相搏,更何况是这些兄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