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松语文学 > 其他类型 >特工冷妃:绝情王爷休想逃最新章节 > 特工冷妃:绝情王爷休想逃TXT下载
错误举报

正文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缜密的圈套

    “不是说恶霸前几年就已经消失在了江湖吗,而且还说不在入青楼,今日他又出现,”绿衣女子眉头微蹙:“算是怎么回事儿?”

    听着一旁人对眼前白衣男子的分析,凌倪心底一喜,想道:‘蠢货,真敢自报家门啊。’

    老鸨无奈看看两边讨论起兴的姑娘们,上步道:“公子,你这是开玩笑的吧?你说的那个恶霸我见过,不长你这样啊?”

    闻言,白衣男子立刻反应过来的看了眼给自己提示的老鸨,一愣笑道:“我开玩笑的,只是想吓唬吓唬她。”他指了下凌倪。

    接着,姑娘们松了口气,一些姑娘脸上却露出了失望的神情。

    不管其他人的反应,凌倪信了。

    “小冷,你没事吧?”绿衣女子上步走到凌倪身后问。

    凌倪起身不顾脸上口子的转过身,对绿衣女子道了声:“谢谢你。”

    绿衣女子抿嘴浅浅一笑,从袖中掏出一块崭新的手帕递给凌倪:“快摁住伤口吧,还在流血呢。”

    “谢谢。”凌倪接过手帕折叠好摁在了伤口处。

    白衣男子瞥眼凌倪,说:“我刚刚开玩笑的,你别当真。”

    凌倪半逆身看向白衣男子有意停顿了几秒道:“我不会原谅你的。”说完,她转身绕过绿衣女子走开了。

    白衣男子嘴上那样说,但心里却是一阵痛快。

    老鸨捣指了下白衣男子脸上略带雀跃的表情,转身看向凌倪离去的身影,心想:‘还是等会儿在去找她吧。’

    “爽快。”白衣男子随口一说,转身坐回桌前。

    绿衣女子淡然看了眼白衣男子背影,转身走开了。

    另一边,冉浅抱臂倚靠在柱子上道:“还不允许人家说句实话了,长得真是难看。”

    “你说什么呢?”幡儿走到冉浅身侧问。

    冉浅看眼一旁幡儿,反问:“他就是恶霸吧?”

    幡儿眼底一沉,干笑:“他怎么可能...”

    “如果不说实话,我这就离开。”冉浅冷冷道。

    这一次,幡儿不敢撒谎,微微点头承认。

    冉浅浅浅一笑,腾出一手拍了下幡儿肩膀道:“放心,我会帮你帮到底的。”

    幡儿放心一笑。

    凌倪住处,黑衣人翻遍了她房间的所有地方,都没有看见包袱。

    “怎么回事?”他站在桌旁环顾房间四周,嘀咕。

    “你干什么呢?”

    闻声,黑衣人一惊转身强装淡定的看向捂着伤口站在门前的凌倪,径直走上前问:“包袱在哪儿?”

    “什么包袱?”凌倪装傻。

    “你在装,昨晚是不是你找人将包袱偷走,掉包的?”黑衣人低眼怒视凌倪问。

    凌倪淡定看着黑衣人怒视着自己的眼眸,疼的倒吸了口气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刚刚你和你姐姐在那树下的聊天内容,我都听见了。”黑衣人一手抓住凌倪肩头说。

    凌倪看眼黑衣人紧紧摁在自己肩头的手,叹了口气道:“我不知道你听见了什么,如果没记错的话,我和姐姐什么都没说。”

    “我听见了,你在装。”黑衣人厉声道。

    凌倪狠狠剜了黑衣人一眼,道:“我不知道你是从哪儿来的神圣,但是我告诉你,我和姐姐只是一个普通的丫头,你..”

    “你们是皇后身边的人吧。”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凌倪微微偏头。

    黑衣人双眼微眯:“我现在奉劝你跟我说实话,否则,我让你后悔。”

    “后悔,”凌倪嘴角一勾,直接将手帕拿下亮出伤口道:“看看我这伤口,你觉得我会后悔什么?”

    黑衣人淡漠地盯了眼凌倪脸上还在渗血的口子,冷哼一声:“可见你这丑丫头是多么的不招人待见。”

    “我告诉你,我做事儿从不后悔,如果你在问我,我让你后悔。”凌倪说,弯下身从自己的靴子边掏出一把匕首直起了身。

    “你?”黑衣人一惊,说:“你竟然藏匕首在身上。”

    “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也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至于那包袱我确实有一个,是老鸨给我的,说是小姑娘的遗物。”凌倪说,收起手帕紧握匕首逆身走到柜前敞开柜子从衣服中拉出了一个包袱。

    期间,她抓了把事先准备好的毒粉,微微侧了下脸后,她转身将包袱递给黑衣人:“看看,是不是这个?”

    黑衣人完全入了凌倪的圈套,走上前抢过包袱,快速打开的同一时间,凌倪朝着他的脸上撒去毒粉。

    刹那间,黑衣人眼前一片模糊,凌倪将手帕掩在嘴前,眯眼笑着。

    “你..”黑衣人软踏踏的抬了下手,倒了下去。

    下一时间,凌倪用手挥散去弥留在空气中的毒粉,上步蹲下伸手用力拍了两下黑衣人的脸道:“醒醒。”

    黑衣人意识还在的睁开眼睛仰看着凌倪,虚弱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凌倪微笑,用力拍响黑衣人的脸说:“告诉你个秘密,你调查我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

    “你...”

    “别你了,现在啊,就老老实实的在这儿待着吧,这个药效,不过七天是过不去的。”凌倪说着,起身用力将他拉起。

    几分钟后,凌倪将他捆绑在了屋中柱子上,然后赶紧给自己处理起伤口。

    一刻钟后,凌倪包扎好伤口站在柱子前,微笑看着被五花大绑的黑衣人说:“我知道你是谁的人,只是,我在装傻罢了。”

    黑衣人双眸迷离,头不时的朝后一仰又朝前一倒说:“我劝你最好放了我,否则,小心我杀了你。”

    “你的同伙划伤了我的脸,你说你的脸..”凌倪上前,用匕首将黑衣人脸上的黑布挑开笑了下:“你长得不丑啊,只是马上就要变丑了。”她将匕首刃抵在了他的脸颊处。

    “你个丑八怪。”黑衣人低吼。

    凌倪看黑衣人并不在乎自己毁容,于是脑筋一转换了方法:“你在说一遍,信不信我把你送到老鸨的房间去。”说着,她将匕首拿开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瓶。

    “你想干什么?”黑衣人瞪大了眼睛。松语文学www.16sy.coM免费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