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松语文学 > 都市言情 >一欢成瘾:慕少,请低调最新章节 > 一欢成瘾:慕少,请低调TXT下载
错误举报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错误的相遇

    最快更新一欢成瘾:慕少,请低调最新章节!

    “什么都吃不下,刚出院,吃不了这些东西,比起吃,我只想跟你谈谈蓝千芙的事情。”

    刚刚在车上的时候,慕尧煊再一次地提起了蓝千芙,他曾经说过这女人留着只是个会制造麻烦的人,他一直都想把这女人暗自地解决掉,所以对她的下落一直追踪的比较紧。

    听见慕尧煊再次提起这个名字,萧情的脸色微微一变,翻阅菜单的手都顿了顿。

    这一细节没有逃脱过慕尧煊的眼睛,他深深地注视着眼前的人,几乎是本能地感觉到她有所隐瞒。

    “究竟是怎么回事,萧情,我把人给你,你好像没有看好?”

    慕尧煊责备的眼神夹杂着冰冷地光直射而来,明明什么都还没有确定,他却一瞬间就相信了他心中的那股直觉。

    目光闪了闪,萧情低着头,抿着嘴继续沉默地翻着菜单,似乎不打算慕尧煊的问题,然而这哪里由得了她,见她不回答自己,慕尧煊下一秒便抽走了她手中的菜单。

    萧情的目光一下子落了空,继续低着也不是个事,然而抬起头便要面对慕尧煊那双冰冷的眼睛,她索性靠在椅背上,把目光投向了沐念初和君阎奕的方向。

    “这件事我暂时没有办法给你回复,迷情酒吧最近也谢绝你入内,反正蓝家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俊翔说不定会举行婚礼……”

    “我不想听你说这些。”慕尧煊打断了萧情絮絮叨叨般的那些话语,他看着眼前的女人,心中的狐疑越来越深。

    原本,他还觉得眼前人是个靠的住的对象,然而从现在地种种事例来看,萧情办事也并非滴水不漏。

    “萧情,我想要知道的只有蓝千芙的下落,你究竟是把她放了,丢了,还是杀了?”

    慕尧煊神色沉闷,他坐在萧情的对面,全身的压迫感都向她压去,萧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咬了咬牙道:“我说过了,我没法回答你,再说现在是吃饭时间,我不想说这些。”

    心中慌张,萧情一时间找不到理由去辩解,她握紧了拳头,难掩眼底的紧张,慕尧煊瞧见她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就格外的心烦,忍不住想要拍桌了。

    然而,就在他快要发脾气的时候,慕尧煊的余光却不小心瘪到了他一直都没有注意到的人,他猛的收回了情绪,转头望向了沐念初所在的位置。

    为什么会在这里碰见她?而且她的对面坐着的还是君阎立那个死男人!

    萧情低垂着头,用余光瞧了一眼慕尧煊骤然沉黯的眼神,心中长不由得长吁一口气,看来这场暴风雨终于从自己的身上要转移到沐念初那里了。

    正在用餐的沐念初一直要自己不要向后看,她抱紧了怀中的君越,一直试图用他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妈妈,妈妈?你在听吗,我不喜欢吃这个。”

    君越发觉了沐念初心不在焉,他转过脸捏了捏沐念初的脸,想要把她从思绪中召回。

    脸上一疼,沐念初下意思地发觉自己竟然走神了,她连忙回过神,把君越碗中的辣椒都挑了出去。

    “好,不吃也可以。”

    沐念初把脚下的垃圾桶拿了出来,正当她垂头准备把辣椒都扔出去的时候,一双黝黑的皮鞋,突然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这双熟悉的皮鞋让沐念初手中的动作一顿,她咬了咬唇,仍然继续把辣椒都扒掉,一言不发地直起脊柱,不动声色地继续吃饭。

    君阎奕瞧着她没有丝毫要理慕尧煊的意思,心中不由得有些窃喜,好险今天把君越一同带过来了,不然可能沐念初早就要被慕尧煊勾引走了。

    “哟,这么巧,慕总啊。”

    沐念初不想打招呼,可君阎奕还是要应付一下场面,不然这个一米八的大个傻站在沐念初的身后,还带着一个女人,任谁看见了都会觉得十分怪。

    “嗯,没想到还能碰见你们,既然如此,拼桌如何?”

    见沐念初始终不回头,也不给任何表示,慕尧煊的手指紧了紧,几乎立马就能猜到她是故意这样的,但是即使知道又能怎样的,大庭广众之下,他还能真的把她拖走不成。

    听见身后慕尧煊要求拼桌的要求,沐念初眼皮挑了挑,她侧过脸扫了一眼萧情一直事不关己的脸,收紧了手中的筷子,什么也没有多说。

    君阎奕见她没有反对,索性也不多说了,他点了点头,对慕尧煊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可以,那就按照慕总说的来吧。”

    服务生匆忙地给沐念初等人弄好了拼桌,君阎奕又加了几个餐,四人都坐在了一起。

    “妈妈,你怎么好像有点不高兴了?”

    窝在沐念初的怀中,君越敏锐地注意到了沐念初瞬间低落的情绪,他收紧了沐念初抱紧他的手臂,灵动的眼睛正在注视着沐念初。

    “没事的,吃菜吧。”

    苦笑了两下,沐念初什么也没有说,她抱紧了怀中的君越,只低头和他互动,其余的人都被她当成了空气。

    “妈妈?沐念初,你什么时候又当妈了?”

    听见这个称谓,慕尧煊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的怒火,一瞬间又腾起了,他目光冰冷地审视着沐念初,双眼之中只有淬寒的寒意。

    他毫不留情的质问惹来了沐念初的厌烦,她猛然抬起头,一双杏眼中堆满了刻薄的情绪,慕尧煊的这种问法,是在提醒她自己死过两个孩子了是吗,又当妈,这种说法真是可笑。

    冷眼和慕尧煊的视线在空气中交叠,沐念初讥笑了两声,轻蔑开口:“我的事情用的着你管吗,我和你好像没有任何关系吧。”

    既然要选择互相伤害,那她也毫不留情,慕尧煊带着萧情在自己面前来回炫耀,还真是怕她不知道她俩好上了。

    一时间,两人情绪都有些上头,事情的是非便难以分辨了,沐念初挖空了心中的猜疑和失望,全部都堆在了词句里,表情上,慕尧煊一眼望去,心中的烦躁和怒火已经无法压抑了。

    他握紧了拳头,冷漠地看着眼前的女人,双眼之中充斥着一种冷峻的审判。

    “是吗,原来你现在是这样界定我们的关系,如果你非要这样说其实也没有错,所以,你才能这样心安理得的跟别人去当妈了是吗?你忘记了你自己死去的孩子了,他们看见你抱着别人的孩子,让他们叫着同样的称谓,恐怕只会……”

    “啪!”

    慕尧煊一句话还没有说完,沐念初便失了理智,红着眼睛直接一巴掌打断了他所有想要说的话,她这辈子的软肋只有那两个孩子,可是她们都离她而去了。

    没有人有资格去批评她这个母亲,她的痛苦和丧子之痛,即使是身为父亲的慕尧煊又能体验几分?

    辛苦地十月怀胎,满怀期待地看着他们成长,却又在一夕之间将所有化为了尘埃粉末。

    也许来过不如不曾来过,可若能再来,她真的还想再当一次他们的母亲。

    餐厅中,许多注视了这一幕人都唏嘘不已,一个如此帅气而挺拔的男人,竟然就这样被当众打了一巴掌,换作是谁,恐怕都要立马展开一场战争了。

    然而,那桌上的四人却都只在沉默着,僵硬而滞闷的氛围凝固着他们的神情。

    “慕尧煊,你没事吧?”

    萧情看着沐念初落下这一巴掌,心都被提到了嗓子眼,并不是担心慕尧煊的脸被打坏了,也不是心疼,而是担忧他恐怕会在这里爆发了。

    一路过来,她便察觉了慕尧煊的心情极其不好,原本就是为了开解他,萧情才选了此处吃饭,结果哪知又碰上了沐念初两人,原本的一片好心,却变成了另一场风波。

    “别碰我。”

    慕尧煊别开了脸,闪过了萧情想要伸过来触摸的手,他抬起如古井般深沉的双眸,握紧了拳头,一眨也不眨的凝视着沐念初。

    似乎是被他严苛地目光盯的发虚,沐念初别开了视线,在她的心中,她并不后悔这一巴掌,也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沐念初,在你的眼里我究竟是什么?你让这个孩子喊你妈妈,那他的爸爸是谁,是你对面的那个男人?而我为你所做的一切,你真的有看见吗?说句实话,我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对你失望过。”

    克制,再克制着自己地情绪,慕尧煊不想在这里给沐念初难堪,他紧绷的声线中压抑着无穷无尽的怒火,起起伏伏地胸口中憋着一股急需施放的愤怒。

    被慕尧煊质问,沐念初却什么也不想回答,这一巴掌用尽了她所有的情绪,不甘也好,被羞辱也好,此时此刻她什么也不想去回应了。

    反正,现在的她在慕尧煊的眼中,不过是一个抛弃了他,抛弃了自己死去的两个孩子,抱着别人儿子当亲儿子的渣女罢了。

    既然如此,就让他一直延续着这种认知吧,这样一来,他们都解脱了,他不用再为自己赴险,自己也不用因为他而遭受如此多的痛苦,她们两人,本就是错误的相遇。松语文学www.16sy.coM免费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