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松语文学 > 都市言情 >盛宠医妃,邪王请自重最新章节 > 盛宠医妃,邪王请自重TXT下载
错误举报

正文 第481章 疑问,不生不死

    最快更新盛宠医妃,邪王请自重最新章节!

    萧苍衍脚步微顿,却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淡淡侧目扫了一眼,便继续目不斜视的向前走去。

    楚倾澜怎么想怎么不对劲,他从没听说过这么怪诡异的医术,就算是木属性最强者,也不可能让一个死人瞬间复活才对。

    而且救人是极其损伤自身的,若是一位木属性医者救治云疏月,别说让她恢复如初,就算是恢复到原本是五层,那位医者自身都会遭受反噬,至少一个月不能再次动用木属性。

    怎么萧苍衍不仅做到了,而且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损伤。

    这样逆天的医术真的存在?

    不对,若是真的存在,若是救人不需要代价,萧苍衍恐怕早就救了,他之所以拖到现在才救她,也是无奈之举。

    这事还是需要问问清宴才行……

    -

    另一边,云疏月见两人在不远处交谈,她也没闲着,沿着静谧的河边走了几步。

    天空呈现深紫色,天色昏暗,只有水面上浅紫色的灯,还有那一轮明月,这地方才算有点光,不至于什么都看不见。

    原本听说无垢三层皆有守护者,可来的路上却一个都没碰到,尤其是他们进入了二层,就在这里随意走动,也不见守护者出来阻拦。

    旁人口中凶险万分的圣地,他们却出入的如此自由。

    怎么想怎么怪。

    加上七星楼那几人对她的特殊,云疏月深深拧眉。

    是因为南枝吗?真的是因为她吗?可她不过也只是个普通人,就算死后来过这里,与这几人有交情,然而四百年过去,这些万年不死的守护者还记不记得南枝都要另说,怎么就对南枝的转世如此优待?

    她很确定这份优待是给她,而不是给萧苍衍的。只是一时半会没有想清楚原因。

    无数的紫色莲花朝她飘来,莲花灯芯的蜡烛又长又短,蜡烛燃尽便代表此人已死,那些还未燃尽的,也只是苟延残喘活在这世上而已。

    出现在这里的命莲,都是命不久矣、受苦受难之人。

    云疏月将目光转向另一边,那里有几朵已经燃尽灯芯的命莲,她记得楚倾澜刚刚说过,这种情况是死去的人存有强大执念,还未入轮回。

    “疏月。”楚倾澜快步走过来,“我和苍王殿下聊完了,我们继续往前走?”

    她没在意那些燃尽的命莲,点了点头,正准备起身,脚步却猛地一顿。

    每一朵命莲的中心均有那人的生辰与姓名,她反反复复看了好多人的,确定没有错,才将目光转向另外两盏命莲。

    一盏命莲的灯芯还未点燃,中心写着‘萧苍衍’,生辰年月无。

    一盏命莲的灯芯已经燃尽,中心写着‘云清宴’,生成年月,却是四百年前。

    云疏月心中涌起惊涛骇浪,瞳孔下意识闪烁,双拳猛地握紧,大脑一片空白。

    萧苍衍站在她面前,活生生的人,可为什么灯芯却是完好无损,没有点燃?

    灯芯没有被点燃,加上生辰年月都没有,说明这个人还未出生,可世间只有一个萧苍衍,就算是同名同姓,也不该出现在她面前。

    并且如果真的是没出生的人,命莲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还活着,命莲却告诉她,这个男人现在生不生死不死,不存在于世间?

    对了,穆北苍……难道他还是穆北苍,是那位穆王殿下一直活着?

    可她怎么都没找到关于穆北苍或者月南枝的命莲,仿佛那两个人是真的死了,且入了轮回。

    还有云清宴,云清宴是她哥哥,在那个世界的哥哥,为什么写着他名字的命莲会出现在这里,生辰还是四百年前……

    已经燃尽,说明他死了却没有入轮回。

    是巧合吗?同名同姓,可这个名字与这个时间点,是不是太巧了一些?

    “疏月?”楚倾澜见她没反应,又叫了一声,“你怎……”

    “你来了这里,云清宴呢?”她忽然回头,眼神带着楚倾澜从没见过的犀利,上下打量了他一遍,眯起眼睛,“我们来到这里的时间差不多,你说和我是在同一天死的。”

    她没忘记自己在那个世界怎么死的,楚倾澜说他来救她,只是没等到她便已经死在了实验室,而后他也被那群变态教授杀了,既然是这样,只能说明他们来到这个世界是个意外,因为谁也不知道他们会在那天死亡。

    可这个云清宴是怎么回事,还有与云清宴长得一模一样的秦暮辞又是什么情况,云疏月这具身体的兄长又是怎么回事。

    一个巧合可以是意外,可这么多巧合了,还能是意外吗?

    “清……清宴?”楚倾澜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云疏月会忽然提起这个人。

    她才知道了她很可能就是月南枝的转世,她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萧苍衍,谁都不会想到她思维跳转的这么快,怎么一下子又扯到云清宴身上了?

    想到至交好友的嘱咐,楚倾澜抿了抿唇。

    他是想直接告诉疏月,告诉她当年她哥哥不想真心要杀她,一切都是为了她着想,可在经历那样惨烈的死亡后,她怎么还会相信自己的一面之词。

    “疏月,有些事情我不想瞒着你,但也不想现在告诉你,等回到皇都,你心情好了,我再告诉你好不好?”

    云疏月抬眸看他一眼,没反对也没答应,而是说:“那我换个方法问你,你跟着我们来这里是自己想到的?还是有人派遣的?这个问题不愿意回答的话也行,我还有个问题。”

    楚倾澜:……

    他不过和萧苍衍只聊了那么一小小会,云疏月怎么就想出来这么多问题!

    还个个都是他回答不上来的!

    “四百多年前的北苍帝与南枝皇后确实闻名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除却萧苍衍,谁能知道他就是传闻中的北苍帝呢?你为什么知道?”

    “……”她的问题一个比一个犀利,楚倾澜挪了挪嘴唇,好半晌都没发出声音。

    “让我来猜一猜。”云疏月忽然微笑,眯着眼睛,语气慢悠悠的:“应该是有人告诉你了,对吧。而那个人,是不是也经历过四百年前的一切,是不是看到萧苍衍的第一眼,就认出他便是那位四百年前建立天秦帝国的帝王呢?”松语文学www.16sy.coM免费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