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腊肉之变

        云惊凰在心里计划着养殖场的筹备事宜。

        选址必须远一点,不能让家禽的异味熏到帝懿。

        还得隐秘,不能让朝廷发现。

        量也得大,每日吃一只新鲜家禽,一个月也是30只……

        边斟酌间,她边安排朝廷送来的物品。

        苍伐和雁儿全都有份,并且和云惊凰是一样的规格。

        就连玄虎也分到许多宠物专食的肉饼子。

        赵力和绮丽却连一寸布也未分到……

        雁儿看着分给她的新衣裳、新被子,新首饰,又感动得热泪盈眶。

        足足十套衣裳,她从未拥有过这么多新衣服!

        不行,不能哭!要争气,不能给王妃丢脸!

        到最后,一切安排妥当。

        雁儿看着仓库里那六千斤的猪肉,很是迷糊。

        “王妃,要这么多猪肉做什么?我们定然吃不完。

        开了春天气热,恐怕还会坏掉……”

        其实不止雁儿疑惑,皇宫以及丞相府皆在怀疑。

        屯大量肉类这种举措,十分不寻常……

        他们还安排了人在暗中查看。

        云惊凰看着那一仓库的肉,笑着说:

        “当然是做腊肉呀,腊肉可好吃了,金黄透亮的,油而不腻,肉中极品!

        而且腊肉可以存放半年,就算接下来没人管我们,我们也不用担心饿肚子啦!”

        她边说边找来香料,带着雁儿一起倒腾,腌制。

        撒上盐,花椒,辣椒,香辛料……

        原本白白的肉变成香辣红色,看起来色香味俱全。

        暗中窥探的人这才离开。

        原来那个草包是怕饿肚子,提前屯半年的肉?

        呵,也不算是太笨。

        云惊凰察觉没人盯着后,眸底掠过一抹无人察觉的轻松。

        总算蒙混过关!

        其实她要这些腊肉,是为了……

        腌制好后,云惊凰又将赵力和绮丽召来,命令:

        “将这些猪肉全数搬去地下室,挂于竿上!”

        所有受苦受累的活,全交给赵力和绮丽,她可不舍得自己和雁儿累着!

        绮丽和赵力两人这段时间一直被安排种菜挖地,今天又沦为苦力,开始一盆盆的搬运。

        而且这么久以来,他们吃的全是镇南军送来的清淡得不能再清淡的菜,或是残羹剩饭。

        两人看着肉眼睛都在泛光,生肉也想偷吃几块。

        可云惊凰偏偏一直全程监督着他们,丝毫不让他们偷半块。

        曾经雁儿就是捡地上掉的一颗龙眼,都被绮丽打的死去活来。

        她又怎么可能会让他们好过!

        两人花了整整两天时间,总算把所有猪肉挂在赢宫的地下室。

        原本储物的地下室空空荡荡,此刻挂满一排排腌制好的猪肉。

        云惊凰让苍伐从后山砍来许多松枝,点火,开始熏腊肉……

        浓浓的烟雾不停上升,熏着上方的肉。

        猪肉颜色越来越腊黄,散发出浓郁的香味。

        七天七夜,闭门熏制,一刻不停……

        *

        转眼,到了除夕这天。

        赢宫主要建筑上挂着红色灯笼,再不是萧条落败。

        雁儿在厨房里忙碌着,准备一道道佳肴,热气腾腾。

        云惊凰则拉着苍伐在一个广场上搭架子。

        “可以再高一些,再多砍些柳树枝条来,全数插上。”

        “对了,那个灶台怎么砌的,我帮忙!”

        她忙里忙外的帮着筹备。

        这是为帝懿准备的惊喜。

        帝懿战败后第一次过新年,她绝不会让他受委屈!叹凄凉!

        忙到傍晚时分。

        雁儿忽然找来,开心地说:

        “小姐,你看这腊肉足够了,熏得刚刚好,不老不柴,晶莹剔透!”

        云惊凰看了眼,虽然外表被熏得有些发黑,但正是这个模样,才是最地道的!

        她对苍伐说:“我去忙点事情,你按照计划来,暂且不要告知阿懿。”

        另一边。

        镇南军中。

        朝廷也给了镇南军许多赏赐。

        可秋葵一事,4000条人命就此死去!

        镇南军们担心再受荼毒,看到一堆珍品反倒惶惶不安,一一细致地检查。

        而且这是新年,以前是在南方过,如今在长陵城,年味完全不同。

        再加上云惊凰那番话,整个镇南军中,笼罩着一股外人感觉不到的低迷士气……

        “哗哗哗……”

        一阵车轱辘滚动的声音忽然传来。

        所有人扭头看去,就见云惊凰以李野的模样过来,推着一个小推车。

        而车上,竟然放着一板车的腊肉!

        程魁金看到她推得跌跌撞撞,下意识就要过去迎接。

        但容万霆拦住他,问云惊凰:

        “你来做什么?”

        她混入镇南军中的事,他没有计较,这段时间两方也各不相干。

        云惊凰说的很多话是在理,但事关天下大事,踏错一步,满盘皆输!

        云惊凰停下脚步,擦了擦额头的汗:

        “放心,我要想害你们,前几天就不会出手救人。”

        “这不除夕了么,我知道背井离乡的苦,给你们送点腊肉过来。”

        前世,帝懿也曾南征北战,背井离乡,在异地一居住就是几个月。

        苍伐还曾来信,说帝懿经常夜下独处,是心有所思。

        苍伐让她安排些马车送去长陵城的特产,或者关于她的一些物事。

        可前世她从不肯对帝懿上心,更不愿为帝懿张罗任何事。

        这段时期,她经常看到镇南军们出神,不由自主想起了前世在外征战的帝懿。

        她不曾善待帝懿,也从不曾善待帝懿的军队……

        许是对将士们的同情,在写那串清单时,她自然而然加上了这六千斤肉。

        云惊凰说:“你们若是不要这腊肉,那便算了,我留着还能半年衣食无忧。”

        说话间,她推着小推车就要离开。

        将士们来长陵城已有三月,加上又正是过年时节,思乡情切。

        程魁金忍不住走过去接过小推车:

        “大将军,我们就接了吧,当做是她混入我们镇南军中的惩罚!不要白不要!”

        赵青恒也帮着说话:“是啊将军,你不是讨厌赢王吗?这些肉我们不要,难道留给赢王?”

        容万霆眉心顿时一皱,立即命令:

        “推进来!”

        云惊凰红唇一勾,成功了。

        她说:“地下室还有。你们安排一批人在外面,不让任何外人探查;再安排一批人去把腊肉全数运过来。”

        她和镇南军的关系,无论如何不能让任何外人知晓!

        容万霆立即展开安排。

        六千斤的腊肉熏制后,只剩下三千多斤。

        但对于两万多名将士而言,每个人可以分到一两肉,十来片。

        在这背井离乡的长陵城,已经十分难得。

        当晚,容万霆就安排人全数烹饪。

        餐桌上,一堆菜里,那盘腊肉薄如蝉翼,晶莹剔透,近乎足以透光。

        将士们夹起吃了口,眼眶瞬间控制不住的湿润。

        这是家乡的味道,是南黎城的味道!

        是曾经和家人团聚、和父母欢聚一堂的味道!

        吃在嘴里,他们情不自禁想到了家乡,想到儿时无忧无虑的自己,想到家乡的屋子,想到家旁边的田野,想到屋旁的一棵树……

        也想到那个最思念的人……

        而朝廷所赏赐那些,全是严格控制数量、斤斤计较、华而不实的。

        和桌上那碟腊肉,形成鲜明的对比。

        看似一碟简单的腊肉,要做得如此地地道道,需要花多少时间?多少心思?

        并且,云惊凰现在自己的处境都不好,却费尽心思给他们送来这么多腊肉!

        程魁金热泪眼眶,不争气地声音沙哑:

        “大将军,抱歉,我要去找我兄弟了!”

        赵青恒也站起来:“我也要去!我觉得她那日说的话太有道理!”

        哪怕是叛变,他们也愿意跟随一个这样有心的人!

        眼看着一群人就要过去,容万霆严厉呵斥:

        “给本将军站住!你们还有没有把本将军放在眼里!”

        他又吃了几块腊肉,下一刻,才放下筷子:

        “本将军也去!”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