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松语文学 > 穿越小说 >盛世谋妆最新章节 > 盛世谋妆TXT下载
错误举报

正文 542 出征

    “砰”的一声传来,楚皇强忍剧痛抬头,就见到原本已经离开的萧太后被扔了进来。

    她发髻散乱,头饰跌落一地,身上的衣裳上裹上了灰尘,而原本精致描绘精致入鬓的剑眉处更是被擦破了皮,一抹红色顺着眼角淌下,让她整个人显得无比狼狈。

    见到楚皇的目光看过去,萧太后连忙用手撑着地面想要爬起来,谁知道杵在地上的手臂却是突然一软,整个人踉跄了一下再次跌倒在地上。

    “我的手”

    一股刺痛传来,萧太后不敢置信的抬起手来,借着殿内昏暗的灯光,就见到她原本白皙的指尖上已经被褐色弥漫,那丝丝缕缕的颜色遍布了她小半个手掌,顺着手腕蔓延而上,而她整个手臂几乎已经没有了知觉。

    萧太后猛的抬头看向楚皇,声音嘶哑道:“容秉风,你居然给我下毒?”

    “你不也是给我下毒了吗,我的好母后。”楚皇痴痴笑道。

    萧太后瞳孔猛缩,厉声道:“你疯了,我是你母后!”

    楚皇听到萧太后的话就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似的,身子吃力的靠在椅子旁边朗声大笑了起来。他胸口不断起伏,每笑一下,嘴里就吐出口血来,明明疼得满头冷汗,连嘴唇都变成了紫色,可他却依旧还是笑着,声音是从未有过的和煦。

    “对啊,你是我的母后,这世上除了母后你,还有谁会像你这样心狠手辣,为求脱身便亲手杀了自己的儿子嫁祸给别人,用你亲儿子的死来成全你永不满足的野心?”

    萧太后死死瞪着楚皇,如果眼光能化作利刃的话,此时她恨不得将楚皇千刀万剐。

    “既然你早就知道了,为什么还要假装不知道,为什么还要喝那碗参汤?!”

    “因为我高兴啊。”

    容秉风嘴里咳着血,往日阴鸷的眼眸中没了浑浊,只是得意的弯着嘴角,笑的如同得了糖果的孩子一样开心,嘴里带着几分得意道:“看着你牺牲了所有自以为成功后自得的嘴脸,来不及高兴就在以为万事尽在掌握的时候死去,当你满怀着生的希望以为解脱之时,却发现自己早已经坠入无间地狱,陪着我一起沉沦痛苦,陪着我一起永不超生,母后,你不觉得这很有意思吗?”

    “容秉风,你疯了,你简直就是个疯子!”

    萧太后狠狠捏着掌心破口大骂,她没想到容秉风居然用自己的命来拉着她一起去死,更没想到他早就算计好了一切,只等着她自己找上门来。她怒视着容秉风怨恨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明明是那个孽种夺了你的皇位,明明是他让你落到如今的境地,为什么你宁愿拉着我一起去死,也不让我除了他,为什么你要对我动手?!”

    “容秉风,你是我的儿子,是我生你养你,是我给了你今天的一切。你的命,你的所有都是我赋予的,你凭什么决定我的生死,凭什么?!”

    容秉风看着眼前疯狂的老妇人,眼底闪烁着癫狂的笑容:“对啊,我是你儿子,我们一样阴狠毒辣,一样无情无义,所以一起去死吧。哈哈哈哈哈”

    整个大殿里弥漫着容秉风疯狂的笑声,片刻后,容秉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脸上全是濒死的灰败,他抬头看着阴暗的殿门处,那里门扇大开着,身材颀长的容璟面无表情的站在廊下。

    夜风拂过,吹动了衣裳,摇曳了烛火,却也让门外容璟整张脸都陷入了阴暗之中。

    “璟儿,如果这就是你想要的,父皇成全你,从此以后,这南楚这天下都是你的,再也无人敢拦你。我只求你求你让我见她一面”

    “求你”

    “求你”

    容秉风嘴里不断冒着血,可他却只是瞪大了眼看着门外的阴影,眼中是从未有过的卑微和乞求。他面上的颜色逐渐衰败,双眼中的光芒也渐渐黯淡下来,却一直紧紧看着门外的人影一次次的重复着他的哀求,只可惜,直到他鲜血流尽,嘴里再也发不出半点声音,门外的人影至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动作,到死容秉风都没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容秉风死不瞑目。

    萧太后感觉到近在咫尺的他气绝之后,感觉到自己离死不远,身体里传来的剧痛和突然流血的七窍让得她陡然疯狂起来,她拼命用身子在地上蠕动着,嘴里大声叫道:“我不要死,哀家不要死,哀家是南楚的太后,哀家是这世上最尊贵的人,哀家不要死,我不要死”

    容璟看着地上犹如蛆俎,披头散发的女人,沉默了片刻之后,转身就走。

    “容璟,你救我,救我!!我知道你的秘密,我知道你的身世!”

    离开的身影渐行渐远,不断没入了黑暗之中,萧如凤双眼突出尖叫道:“孽种,你是个孽种,容璟,你不配当皇帝,哀家要告诉全天下人,你是孽种你是司马雯城和先帝的孽种”

    “啊——”

    一声尖叫声传来,御龙台中陡然安静了下来,容璟站在月色之下,对着身旁满脸苍白吓破了胆子的彭德淡淡道:“今天夜里的事情,朕不希望任何人知道。”

    彭德双膝一软,“砰”的一声跪在地上,浑身颤抖道:“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奴才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听到!”

    容璟微眯着眼看着彭德,那一瞬间,彭德以为他死定了,整个人伏在地上簌簌发抖。谁知道下一瞬,容璟却是突然抬脚朝外走去,声音冷淡道:“真相信你的能力,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好,还有,一把火烧了澜阕宫,朕不想再看到任何和澜阕宫有关的东西!”

    彭德整个人瘫软在地上,后背上全是冷汗。眼见着容璟离开了,他连忙手脚发软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几步朝外走去,嘴里厉声道:“来人!”

    “彭公公。”

    “把今夜所有出现在御龙台的人全部关起来,一个都不准放过!”

    夜里,皇宫之中起了一场大火,火势连绵,一路从御龙台东边烧到到了澜阕宫,祸及了小半个皇宫,等到火势扑灭之时,澜阕宫连带旁边四殿内尽皆被毁,偌大的宫殿只剩下焦黑的宫墙和木头架子,能证明这里当初曾经有过的奢侈和繁华。

    大火刚灭,楚皇和萧太后在御龙台同归于尽的消息就传遍了朝野,而随之而来的一封楚皇亲笔所写的“告天下书”,则是让得所有人都惊呆了眼。

    那封自白书中,不仅详细说明了当年先帝还在位时,萧太后是如何利用手段陷害宫妃,暗杀皇子,更说明了当年姜岐国进宫楚国的真相,实乃是因为萧太后和楚皇为登皇位,以阴险手段骗取司马雯城信任,让其率兵勤皇,却在其攻城之后倒戈相向,陷害姜岐国攻楚,令姜岐国十数万人因冤丧命。

    后萧太后利用先帝信任,勾结萧家,笼络朝臣,趁京中乱局从先帝手中骗得传位诏书,后命人害死先帝,扶持楚皇登基,此间种种,不胜枚举,其行之恶毒,罄竹难书。如今楚皇悔悟,愿在御龙台斋戒终身,谁知萧太后不甘事败,屡次劝说其重掌朝政,甚至还鼓动他利用朝中旧臣,联络他国兵力,再出当年姜岐之祸。

    楚皇拒绝,唯恐萧太后暗施毒手,留下书信,若有一日,他身亡于御龙台,便将手书告知天下,警醒世人。

    “告天下书”公开之后,朝野沸腾,而之前曾经经历过容涴绰灭楚风波的那些人纷纷惊醒,他们都是想起当初容涴绰在宫中说的那些话,其中有大半竟然都和这封楚皇亲笔所书的内容相符。而楚皇和萧太后“同归于尽”的死因虽然令人怀疑,但是却无人敢于质疑容璟,更无人敢在朝中上书要求严查。

    同日,御龙台已经寿宁宫数十宫女太监,因看护楚皇和萧太后不力,尽皆被处死,宫中遗留先帝嫔妃全数被送入皇庙。新帝将楚皇“告天下书”昭告天下,震惊世人。

    姜岐之冤洗尽,新帝赦免所有姜岐遗民,准其经商入仕,考取功名,而对于楚皇,死后依照皇室惯例,葬入帝陵,萧如凤除皇家玉牒,复萧氏,独藏于帝陵之外,以罪人之人名世世代代守护楚国先祖以赎清半生罪孽。

    鼓乐齐天,哀嚎遍野,先帝下葬之后,容璟和薛柔站在帝陵外,并肩而立。

    “你说他们到底求什么,机心费尽,不折手段,到最后不都是黄土一抔?也不知道萧如凤知道自己算计半辈子,最后不过以罪人之名下葬,是什么心情?”薛柔淡淡道。

    容璟伸手揽着薛柔的肩膀,扯扯嘴角道:“估计会在地底下和老头子不死不休吧,只是便宜了老头子了。”

    他本想将容秉风和萧如凤的尸体直接抛尸荒野,只可惜朝里的那些大臣豁出命不要了誓死劝诫,就连柔柔不同意,最后他只能折腾折腾萧如凤,倒是让容秉风安安稳稳的葬进了帝陵。

    薛柔听出了身旁男人话里的不甘心,没好气的睨着他道:“他到死都没再见着他想见的人,你更是一把火把澜阕宫烧的干净,连坟墓都给毁了,你还想怎样?”

    想起那天夜里的大火,薛柔就忍不住想翻白眼。

    那天容璟去御龙台的事情她知道,更明白那天夜里萧太后和楚皇必死无疑,只是她怎么都没想到,容璟弄死了两人之后,居然还命人一把火烧了澜阕宫,那“火势连绵,扑之不尽”,等到灭了火之后,小半个皇宫都给烧毁了,更别提火势中心的澜阕宫。

    容璟闻言耸耸鼻尖,他就是不想让老头子死的安心,怎么滴?

    薛柔看着他的模样,懒得理他,转身就走。

    “唉,柔柔,你去哪里,你等等我”

    建始二十六年一月,南北周朝大战爆发,两军交战于岳州,战况持续半月,死伤无数,却不得胜负。

    建始二十六年三月初,南北周战况胶着,南周大军尽皆被困于岳州之境,后方空虚,南楚趁势发兵,以迅雷之势在半月之内连夺嶂宁c安田c五丰c蕲金等六座城池,直逼南周国都都邑城,活捉南周朝臣二十余人,斩获南周余下兵力七万;

    建始二十六年三月中,北戎内乱爆发,北戎大皇子呼延泽c六皇子呼延峻,七皇子呼延羽兴兵谋反,南门世家带兵勤王,北戎政局大乱,北戎皇帝重病,朝野之中,数人夺权,所有人都忙着整合北戎势力,无暇南顾;

    建始二十六年五月,南楚大军一路北上,踏过汶河之境,攻破周国二十余城,三十万大军陈兵于岳州城下,从南周大军背后杀出,出其不意擒杀南周嘉瑞帝于阵前,南周大军溃败,宣布投降。北周军中主帅秦啸突然反水,南楚大军轻易攻破岳州城,斩杀军中顽固将领极兵士,遣散老弱兵将数万人,收服精锐兵力十五万,南楚大军激增至四十余万。

    岳州被破之后,周国岌岌可危,整个京畿都笼罩在一片乌云之中,而岳州城内,在南楚大军维持之下,百姓从最开始的慌乱和惊惧已然变得安稳下来,城内出现过几起刺杀事件,都被容璟以雷霆手段全数镇压。

    岳州太守府。

    容璟c薛柔高坐在上方,而下边则坐着花允萧c秦啸c霍格c蒙云飞等人。

    “这下真是太好了,岳州拿下,便能挥军北上,直攻周国京畿,想必正德帝的胆子都快吓破了吧?”霍格哈哈大笑道。

    薛柔闻言轻笑道:“这次还要多亏霍大哥和秦将军,若非你们钳制南北周大军,我和陛下也不可能这么快攻破南周腹地,这么容易的就将岳州城拿下,特别是蒙将军,若非你阵前杀死嘉瑞帝,断了南周的士气,南周那些兵士也没这么容易投降。”

    岳州是原来的周国腹地,南北周决裂之后,岳州城就成了北周对抗南周最主要的一座关隘。这里城墙高大,背靠山林,若非有内应从中接应,想要兵不血刃的拿下岳州城绝无可能。

    到时候南北周大军在楚队的攻击之下,难保不会被逼联合,若是两军当真摒弃前嫌,恐怕南楚想要拿下岳州就必须付出极大的代价,到时候再想挥师北上便受桎梏。

    秦啸闻言肃然道:“柔王不必谢我,若非你与子衍用计,我也没这么容易拿到兵符。当年你对舍妹援手之恩,对安岳郡王府的扶持之恩,秦啸从来未曾忘记过。更何况今日我帮南楚攻周,并非全然是为你们,更是为了我父王,当年我父王惨死边关,正德帝打压我安岳郡王府,让我母子三人受尽屈辱,今日便是替我父王,替我母子讨回一个公道。”

    蒙云飞也是在旁说道:“当初柔王在宁北郡相救之恩,末将没齿难忘,陛下能够信任末将,让末将随同霍将军来周,已是恩德,末将感激不尽!”

    薛柔闻言笑容更甚,倒是霍格听到两人的话后拍了拍两人的胳膊,对着薛柔说道:“姑娘,秦啸和云飞都是直性子人,咱们就别感谢来感谢去的了,这样倒是弄得见外。”说完他扭头看向容璟道:“陛下,咱们什么时候挥师北上?”

    “休整两日吧。”容璟说道。

    霍格抬头:“为什么,眼下情形大好,兵贵神速,咱们为什么不直接一鼓作气拿下京城?”

    容璟闻言笑了笑:“周国是块肥肉,我们想要,自然也有别人想要,他们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南楚将周国吞并,更何况想要拿下皇城,绝非一两日的事情,到时候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秦啸闻言皱眉:“可是据我所知,如今京城附近只剩下八万驻军,我们有足足四十余万人,想要拿下京城应该不难。”

    “错了,你别忘了,除了那十万常备驻军,周国京城还有八千禁军,三万戍卫营,五千武卫营,在京城皇陵还有两万守陵之人,除此之外,当初你从北戎边境带走了十万人,那里却还剩下近十三万大军,也就是说,如今正德帝手中至少还握着二十五万的兵力。我们贸然北上,正德帝必定派兵竭力阻拦,就算我们最后能胜,恐怕也是惨胜,白白损耗了兵力不说,甚至还有可能将已经取得的胜果拱手让给他人,将自己陷于险境。”

    薛柔淡定说完,霍格等人都是脸色一变,秦啸皱眉道:“难道他敢将那十三万大军全数撤回,他就不怕北戎派军南下吗?”

    容璟在旁懒懒道:“有什么好怕的,京城如果都保不住了,他还保住那所谓的边关做什么?再说眼下就算正德帝不撤兵,北戎派兵攻周也是早晚的事情,与其两头迎敌,倒不如把兵力集合到一起,保住皇城,到时候他这个周国皇帝才有和南楚c和北戎谈判的资本。”

    “那我们现在?”

    “等。”

    等北戎发兵!

    等正德帝整合兵力!

    等着最后平分天下,亦或是

    独掌天下!(未完待续。)(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