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松语文学 > 网游动漫 >妖寄都市最新章节 > 妖寄都市TXT下载
错误举报

第六章 正面交手 下

    我正打算继续追上去,就在这时,却忽然听见背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我回头看了一眼,看到背后不远处的人竟然是凌纯子,她脸上的表情很迷惑不解,正在朝我这边跑了过来。

    ‘怎么回事?‘

    我立刻指了指前面不远处的司流,道:‘刚才进拉面店的那个家伙,就是你们要抓的人!‘

    听到我说的话,凌纯子的脸色蓦地凝重起来,像是确认般地问了一声:‘是真的吗?‘

    这时候,我终于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我用最快的速度道:‘纯子小姐,现在应该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吧,如果这次让他跑了,以后也不会有这么好的机会了,你走对面的街道拦住他的路,我从这边追,我们两面包抄他。‘

    凌纯子没再犹豫,在她点点头之后,我马上就朝前面追过去。

    我一面往前走,一面边不断地推开身旁挤来挤去的人,始终紧紧盯着混在人群当中的司流,

    就这样追着他过了这条街,又穿过几条街道,追到最后,我已经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再没有力气去顾及其他的事,开始时我还能控制力道来推来周围的人,但是到了现在,用的力道几乎使一个人撞在街道旁的商店橱窗上。

    这时候,跑在前面的司流似乎认为他已经甩掉了追的人,突然停下脚步,先朝身后望了许多眼,然后靠在一个电话亭上。

    他似乎也和我一样累,边喘着气,边用手扶在身旁的电话亭上。

    看到他停下来,我也放慢了脚步,小心翼翼地混在周围的人群当中,盯着他往前走。

    但是突然之间,司流的目光穿过人群朝我这边扫了过来,当他毫无预兆地往这边看了一眼之后,我就明白自己已经被发现了。

    我心下顿感不妙,蓦地加快脚步朝前面跑了过去。

    这条街的车行道上全都是车辆,而对面街道上的行人又太多,如果现在不小心让他过了这条街道,追丢的时侯就算哭也来不及了。

    果然,他往身后瞥了一眼之后,立即就向前面的街道走过去。

    就在他快要消失在车流当中的时候,不知道是为什么,全身突然一个踉跄,跌倒在人行道上。

    同时,有一声仿佛枪响般的声音从对方的街道上响起。

    〈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由怔了一下,立即加快脚步,从附近的人群中穿过走到了他旁边。

    愕然中,我朝他腿上看了一眼,只见他的左腿膝盖不停的流血,那个流血的伤口很像是被子弹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击中留下的。

    我顿时就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马上朝对面的街道上看去,透过拥攘的人群,能看见凌纯子半蹲在车行道后面的人行道上,手里拿着一把枪,表情显得冷静而坚毅,但神情看上去似乎被累的不清。

    下一秒钟,凌纯子已经收起了枪,她从地上站起来,穿过街道朝这边走过来。

    这时候,刚巧有几个人从我前面经过,其中一个人看了一眼司流,说了一句话:‘这是在拍电影吧?‘

    接着,那几个人就从旁边走过去了,甚至还有几个在不停的回头。

    我凝视着前面地上的司流,心中有种很不对劲的感觉,那种异样的感觉还在越来越强烈。

    这或许是因为司流脸上的表情很古怪,包括他的眼神,全都另人很猜不透。

    最重要的是,他根本不像是刚被枪击中腿部的人。

    〈也许是因为这样,才会感觉到奇怪吧?〉

    虽然这家伙已经受了枪伤,但毕竟不是普通人,我从走到这边之后,就一直和他保持着一定距离。

    ‘是你吧,当时引起煤气爆炸的人?‘

    我盯着他的双眼,问了一句,才刚说完话,他立刻就朝我身上瞥了一眼。

    陡然间,他的眼神让我觉得自己刚才的问题问的很愚蠢。

    这时候,凌纯子也已经走过来了,她从我身旁穿过,径直走到司流前面不远处观察了他一会儿。

    把视线从司流身上挪回来的一瞬间,凌纯子似乎松了口气。

    ‘幸好刚才没有犹豫,开了那枪,如果因为顾虑太多没开枪,现在一定会很后悔。‘

    她转过头,对我说讲了几句话,口气听起来很庆幸。

    我朝她瞅了一眼,问道:‘纯子小姐,你怎么敢这么肯定他就是杀了那四个女人的凶手?‘

    凌纯子想也没想就立刻道:‘看这人的眼神就知道他是个疯子,我想这点,谁都能一眼就看出来。‘

    接着,她从包里掏出手机,几下拨通了一串号码,又对着手机说了一翻话后,才又把手机收了起来。

    ‘看来我们得暂时在这里等一下了,警方马上就能赶到。‘

    ‘对了,纯子小姐,你怎么会有枪?‘

    凌纯子瞅了瞅我,随口道:‘我和警视厅有些联系。‘

    凌纯子显然没打算说的太详细,在说完这两句之后,立刻就闭上了嘴。

    我没再接着问下去,而是又朝旁边的司流身上瞥了一眼,顿时就呆了一下。

    只见他脸上的表情比之前还怪异,然而整个却依然显得很有理智,不知道为什么,他脸上的那种表情总是使人觉得很不正常。

    一般人被枪击中,不管是痛还是什么其他什么感觉,脸上总会有一种表情,但他脸上却没有明显的表情能使人看出来他受了枪伤。

    虽然他没有说话,但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是凶手,而且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做的出来。

    〈这家伙,看上去似乎是个很危险的人……〉

    我一直凝视着他,就在这时候,他突然朝我看过来,眼神中有种奇异的神采。

    我马上就扭过头去,不想再和他的眼神有所接触。

    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但我知道自己很不喜欢这个家伙,更不喜欢他那种熟悉的眼神。

    随意往附近的街道瞥了几眼,我看到周围有不少人都在往这边看,大多数人眼神都很好奇,甚至有些人已经在旁边停了下来。

    就在这时候,我听见旁边的凌纯子问了一声:‘你为什么要杀死那四个女人!‘

    接着,那边就是一片沉寂,司流显然没有回答。

    我回过头,只见司流脸上的表情很另人摸不着头脑,但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根本不打算回答凌纯子的话。

    凌纯子瞥了他一眼,随后别过头去,别过头去的那一瞬间,脸上露出一种若有所思的神情。

    就这样又过了一段时间,隐约有警笛声从这条街道的尽头传了过来,警笛声越来越大,听起来,赶来的似乎不只是一辆警车而已。

    刺耳的警笛声距离这里越来越近了,没过多久,就有几辆警车出现在前面街道的转角处。

    虽然这条街道上车辆很多,但这几辆警车出现的仍然很显眼,而这几辆警车驶进街道中的时候,车速显然已经比之前减慢了不少,再向前驶出一段距离之后,几辆车全都缓缓停靠在了街边一家商店门前。

    ‘麻烦你帮忙看着他,提防他有什么异动,记得千万小心。‘

    凌纯子和我说了几句话,之后,她朝那几辆警车停靠的地方走过去。

    就在她走到那几辆警车前面的时候,刚好有十几名警务人员,从那几辆警车里跳了出来。

    这些警务人员似乎全部都认识凌纯子,凌纯子和他们其中的一个交谈着,过了一会儿,才朝司流的位置指了一下。

    紧接着,那十几个警务人员当中,马上就有四个警务人员抬着担架急匆匆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我注视着这些警务人员,忽然发现一件很有趣的事。

    这些警务人员看起来不像是普通刑警,从他们的穿着和装扮来看,他们反而更像防暴警察之类的人。

    正当我猜测他们身份的时候,那几个防暴警察穿着的人已经停在我面前不远处,开始盯着我发怔。

    我立刻知道他们误会了,朝旁边地上的司流指了一下,道:‘不是我,是他。‘

    这几个防暴警察似的人这才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四人中的一个人先朝司流走过去,蹲下身子,利索的把手铐拷在了司流手上,紧接着,剩下的那两人才走过去将司流扶到担架上。

    当几个防暴警察似的人抬着担架,向停靠着街边的那几辆警车走过去时,周围所有经过的人都朝他们那边望去。

    我凝视着即将被抬上警车的司流,心中觉得很不舒服。

    最初在拉面店里看见他的时候,我并没有打算把这件事情告诉凌纯子,而是准备自己解决掉这件事。

    毕竟他炸了我的公寓,害的我现在连一个栖身之所都没有,更重要的是包括签证和入学通知书之类的东西,一直都放在公寓里,因为那场爆炸,它们现在很可能全都已经变成灰烬了。

    假如要补办签证,就还需要一段时间,而语言学校的入学通知书上有那所学校的地址,如果没了那张纸片,我根就连学校在哪里都找不到。

    他把我害的这么惨,如果我不报复,也实在太让自己觉得不舒服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我看到他那种仿佛什么都知道的眼神时,总会有种很不愉快的感觉,倘若不把这件事告诉凌纯子,我真怕自己会在大庭广众的之下干出会让自己以后很麻烦的事。

    〈算了,也许这种人交给法律处置比较好。〉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正打算走的时候,才发现凌纯子已经正站在了我身旁,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走过来的。

    我略微抬了一下下巴,问道:‘纯子小姐,你找我还有事吗?‘

    凌纯子微微笑了一下,道:‘这次多谢你了。‘

    ‘那没什么吧,如果你没有其他的事,我也该走了。‘

    我瞥了瞥凌纯子,只见她的神情略微有些迟疑,似乎正打算说什么。

    就在我转身要走的时候,她才道:‘能不能和我一起过去,我还有几句话想问他。‘

    我顿时怔了怔,霎时间想到了许多事。

    虽然不太喜欢看见司流的眼神,但反正自己现在也并没有什么事可做,在这么多防暴警察似的人面前,司流应该也不会做出危险的举动,既然这样,和凌纯子过去问问应该也没有多大关系。

    转念之间,我就有了打算,点点头道:‘当然。‘

    凌纯子马上转身朝那边走过去,能看的出来,从刚才开始她就有些心事。

    她一面往警车那边走,一面露出满脸竭力思索的表情,像是正被什么事情所困扰着。

    假如是在平时,只出于礼貌性质我也肯定会问上两声,但现在连我都有些自顾不暇了,所以根本没心思去管别人的事。

    我实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从一开始就不喜欢司流的眼神,应该不只是同类相斥而已吧?

    我们并没有往前面走几步,就已经到了那几辆警车前面。

    穿过周围众多防暴警察似的人,凌纯子率先朝抬着司流的担架那边走过去,她停在担架左侧,露出疑惑的神情,像是准备开口问司流什么似的。

    但她半天都没有开口,一副心中有疑惑,又不知道该如何问的模样。

    这时候,躺在担架上的司流却忽然伸手捂住额头,笑了起来:‘算了,不用说什么,你想问什么我大概了解了。‘

    司流用疯狂的眼神瞥了凌纯子一眼,边大笑边说话:‘纯子小姐,看的出来,你一直坚持你的正义,问我为什么要杀人,老实说,这个问题我从来没想到,即使说了你也不会明白,哈哈哈哈!‘

    司流脸上的表情也十分狂热,脸上就仿佛带着种异样的神采。

    他边大笑边说话时候的模样,更是能让看到的人有种被吓的说不出话来的感觉,即使是我也觉得他不正常。

    当司流说完话后,聚在他旁边那些防暴警察似的人,似乎已经准备把担架抬上警车了。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他又朝我这边瞅了一眼,说了一句更让人听不明白的话:‘那个女人还真好运,本来准备要杀她的,突然发现了有趣的人,没来的及动手。‘

    我顿时怔了怔,有些不明白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就在我往前面走了几步,打算问清楚的时候,抬着司流的担架已经被抬上了警车,紧跟着,后车门立即就被关住了。

    接着,这几辆警车附近那些防暴警察似的人也陆续上了警车。

    没过多久,这辆警车就发动了,在附近很多人的注视下往前面驶去,仅一会儿就消失在了街道最前面的拐弯处。

    ___________

    PS:广告

    /

    该隐的论坛,欢迎前来试阅新小说,新书正在征召角色名,希望大家支持一下

    __________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