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松语文学 > 武侠修真 >月老志最新章节 > 月老志TXT下载
错误举报

正文 第1349章 日月神力

    明钦出得门来,见白冰燕并未去远,干咳一声笑道:“女侠有事找我?”

    “是厉城主让我来寻你。她说有要紧事。”

    白冰燕心想厉若莘自己不肯来,倒有先见之明,她和明钦无甚私交,若是撞见他和林绫举止亲密确实有些尴尬。

    “厉城主找我?”

    明钦心头一奇,却也不敢大意。厉若莘行事稳健,她说有要紧事就必是事关重大,绝不会言过其实。

    “跟我来吧。”

    厉若莘就在外面的院子相候。浑坚城被墨由和林绫攻取之后,就住在郡府之中,外面是公署,里面是私宅。方才升帐议事,厉若莘未有明言,如今却来私宅找他,举动透着几分古怪。

    厉若莘见明钦和白冰燕出来,忙上前见礼,“若莘见过将军。”

    “厉城主免礼。”

    明钦觑得左右无人,好奇道:“城主急着找我,不知所为何事?”

    厉若莘微一犹豫,“方才将军聚将议事,决定回师拔除傲狠势力。傲狠是炎方四凶之一,神通广大,诛除傲狠非有射日弓不可。若莘知道射日弓的下落。”

    明钦怔了一怔,厉若莘曾和众人一起前往灵泉庄找寻射日弓,如若她早知射日弓的下落,岂不多此一举?除非她是新近得到的消息。

    白冰燕虽引厉若莘前来,却不知所为何事。射日弓是圣王重华的神兵,日曜东君所赠。身为天族鼎鼎大名的道术高手,她自然有所耳闻,当下迫不及待的道:“射日弓在哪儿?城主为何不早说?”

    厉若莘苦笑道:“此事关系重大,不宜让太多人知晓。我也不知道射日弓究竟藏在何处,但有一个人知其消息。”

    “谁?”

    “归义夫人。”

    颜舜华和厉若莘说过射日弓的秘密,并且嘱托她帮忙寻找修炼日月神通之人。厉若莘也知应该保守秘密,是以未敢当着诸将之面提及此节。但是傲狠神通广大,当年圣王重华尚且要凭借射日弓才能逐走四凶,若无射日弓,纵有再多高手也无法铲除傲狠。

    修行到了极高境界,长生久视,金刚不坏。傲狠纵然到不了金刚不坏的境界,神通之强也远非寻常刀兵所能伤损。

    明钦恍然而悟,看来杨传贤和缪壮飞所料不差,颜舜华果然知道射日弓的下落。不过射日弓这等神物,换作谁都会讳莫如讳,以免遭人觊觎。

    厉若莘这么说定非无的放矢,明钦却没料到厉若莘之所以如此笃定乃是听颜舜华亲口所说。

    白冰燕娥眉蹙起,“这可难了。大家都去过灵泉庄,当时归义夫人推说不知,就算再去恐怕也是一样结果。”

    颜舜华法力高强,又息隐多年,如果她察觉到有人要对她不利,只怕会躲得无影无踪,想找她出来都不容易。

    “你们有所不知。”

    厉若莘来见明钦,就是想妥善处理此事,自不会有所隐瞒。

    “我听归义夫人说过,她的公子已成了射日弓的器灵。射日弓乃是日曜神族的宝物,非合日月神力不能施展。所以她希望找到修炼日月神力之人,助长之公子脱困。如果我们能帮她实现愿望,相信归义夫人也会出手帮我们除掉傲狠。”

    “日月神力?这是什么功法?”

    明钦没有听说过日月神力,厉若莘的办法虽好,只怕不易做到。否则以颜舜华的神通岂会延宕多年,毫无进展。

    厉若莘解释道:“日有日精,月有月华。日曜、月曜两大神族吸纳日精月华,修成神力。我们若能找到两大神族的后裔,这个问题便可迎刃而解。”

    日曜神族、月曜神族和昆仑神族合称三大神族,皆为盘古神王的后裔。日曜、月曜盛强的时候,也试图统治地曜,取代昆仑神族。但是日曜、月曜繁衍不盛,帝俊击杀刑天,成为神皇之后,和日、月两大神族和亲,彼此相安无事。

    之后日、月两族留居日曜的渐多,且甚受神庭优遇。但是两族神通流传未广,只有皇族才有机会修炼,故而寻找修炼日月神力的人颇为困难。

    据说日曜神裔中一位丹黄子,在日族衰落后收集遗书,著成一部。崇恩圣帝的‘丹心诀’便是从悟出,厉天王夜宿圣帝庙,梦中得到崇恩圣帝传授,厉若莘修炼的‘丹心神功’虽经丹黄子和崇恩圣帝损益,却和地曜流传的真阳一路的炼气法门颇不相同。

    “归义夫人已经找到修炼日曜神力之人,现在欠缺的只有月曜神力。不过我已经有了人选。”

    明钦知道月宫天子是月曜之裔。但是天子乃天之子,仍非至尊。三界以天为名的只有昆仑神王皇天。太一号称东皇,便有和皇天分庭抗礼的意思。月神、东皇同为盘古神王化生,自不肯屈居人下。

    月宫天子和日宫天子被西天教封为二十诸天。这已是东皇、月神归化之后的事。

    两仪气作为月老的独门绝学,虽和月曜神功颇有渊源,却非月曜神力。

    明钦听厉若莘说已有合适人选,不由心中甚奇,“不知城主所说又是何人?”

    厉若莘反问道:“将军可听说过‘千江水,千江月’,当初千江派辅佐真武帝驱逐地行龙,恢复天族帝业,誉满天下。之后虽遭真武帝所忌,在民间却薪火相传,极有势力,一逢乱世,便会乘势而起。昔日泰平军的天后便和千江派极有关系。千江派号称是月神之裔,修炼的亦是月曜神力。本来千江派销声匿迹已久,但最近韩夫人他们却在东原城发现了千江派的传人。”

    “你是说方姑娘?”

    方娥绿和韩采薇交手,明钦当时也在杨府。韩采薇认出方娥绿修炼的是千江派月轮相。明钦对千江派无甚了解,也没有放在心上,若不是厉若莘提起,他也想不到这一节。

    厉若莘离开归义庄之后,便留心查访修炼月曜神力之人,听到石将军兄弟提及千江派,便留上了心。方知他们口中的千江派传人是明钦的朋友。

    厉若莘要将方娥绿引介给颜舜华,还须明钦从中引介。恰好明钦他们又要对付傲狠,若无射日弓难有把握,两件事正好并作一件,如果双方合作,当可皆大欢喜。

    厉若莘点头道:“没错,倘若方姑娘肯出手相助,合日月神力帮长之公子脱困。我们便有可能说服归义夫人帮我们对付傲狠。”

    傲狠是两界山的霸主,又得龙族册封,气焰万丈,忠义寨、枕戈城皆受其威胁,当然想借此机会除掉傲狠,解决这个心腹大患。

    “这件事情关系重大,还得和方姑娘商议,我也不便作主。”

    方娥绿留在东原,并未随军出征,明钦和方娥绿交情泛泛,虽说曾帮她诛杀石弹铗报仇,方娥绿救下杨再思又说动她向华阳军投诚,也算投桃报李,这事她愿不愿帮忙明钦没有把握。

    龙雀退往却扫城后撄城固守,此番战败丢土失地,龙雀多年经营几乎毁于一旦,元气大伤,大概也害怕华阳军乘胜追击,不敢再轻举妄动。

    华阳军此战虽胜,客地作战,无法补充兵力,忠义寨、枕戈城没有进取之志,他也只能见好就收。

    象主积极加入盟军,趁着龙族战败之机收复失地,在国中声望渐高。象兵进驻浑坚城后,华阳军和忠义寨、枕戈城的联军便撤回东原。

    明钦向统制府奏报战况,等待回国的诏令。杨传贤和缪壮飞则借着战胜龙族的余威整合两界山的势力。但傲狠为龙族靠山王,坐镇两界山,一日不除,两人实难有所作为。

    铲除傲狠须有射日弓,这件事还得着落到归义夫人身上。明钦回到东原后,便和方娥绿商议此事。

    方娥绿得知施展射日弓需合日月神力,也甚是意外。她本不自知是千江派的传人,但韩采薇言之凿凿,月轮相又非比寻常,不容她不信。

    方娥绿是恩怨分明之人,明钦帮她报了大仇,她虽然性子清冷,心中却十分感激。况且射日弓天界神物,身为修行者谁不想开开眼界。

    难得方娥绿没有异议,明钦便知会厉若莘一同前往灵泉庄。

    徐方思姑侄凭着和归义军的渊源得以留在灵泉庄,好在魔帅兄弟退走之后未再露面。华阳军大破龙族,威震炎方,梼杌山数度和华阳军为敌,不免心生忌惮。归义夫人亦有赫赫声名,人说她是娥皇转世,这一重身份更是非同小可。

    明钦和厉若莘去而复返,徐芸、徐若姐妹接着,彼此也不陌生。

    “墨将军,听说你大破龙族,吓得龙族亲王、郡主躲在却扫城不敢出来,这下我们天族可是扬名吐气,管教世人再也不敢小觑我族。”

    徐若口齿伶俐,说得眉飞色舞,倒像是亲眼所见一般。

    明钦甚感惊讶,“你们消息倒是灵通。这都是将士用命,杨寨主和厉城主鼎力襄助,在下何敢居功。”

    徐芸抿嘴笑道:“这是有鼻国的大事,连山魈树怪都在谈论此事,我们岂有不知?墨将军真是谦逊,前番救命之恩,我和若儿还未曾道谢呢?”

    “姑娘客气了。”

    明钦含蓄一笑,岔口道:“夫人在不在庄中?我和厉城主有要事求见。”

    徐芸笑道:“夫人和姑姑在谈论事情,几位就厅中稍坐,容我前去通禀。”

    “有劳了。”

    明钦暗松口气,就怕归义夫人避而不见,这一趟可就白跑了。徐方思虽然道行不高,但她博极群书,家学渊源,颇得颜舜华看重,经常在一起谈论修行或炼制之法。

    颜舜华听说厉若莘去而复来,便让徐芸前来相请,进入密室相见。

    颜舜华不但修为高强,对于机关阵法的布设,法宝灵器、灵丹妙药的炼制皆有研究。她虽然深隐无名,道术修行可没有搁下。

    颜舜华见厉、明两人身后跟着一个面貌陌生的青衣少女,不由多看了一眼,若有所思。

    “见过夫人。”

    “免礼。”

    颜舜华颔首笑道:“若莘急着找我,不知所为何事?”

    厉若莘答道:“夫人命我寻找修炼月华之力之人,已经有了眉目。”

    颜舜华轻哦了一声,指着方娥绿道:“莫非就是这位姑娘?”

    厉若莘点头道:“夫人慧眼识珠,这位方姑娘便是千江派的传人。”

    颜舜华默然不语,当年义王明奇被千江派所害,颜舜华对千江派上下殊无好感,她对千江派颇多了解,千江派虽号称月神之裔,实际传承既久,支流分歧,有些功法近于妖邪,未见得有什么月华之力。

    “未知方姑娘是千江派哪位真人的弟子?”

    方娥绿俏脸一红,传她道法的那位异人并未明言是千江派功法,对于自己的身份也讳莫如深,方娥绿知他性情怪僻,也未敢究根问底。

    厉若莘接口道:“方姑娘的师傅来历神秘,她也不甚清楚。但方姑娘所习确实是千江派月轮相。玉骨夫人韩采薇也是千江派的人,夫人想必有所耳闻,这是韩采薇亲眼辨识,应该不会有错。”

    韩采薇虽是千江派的人,但末学支离,未得千江派正传,也不懂得月轮相的法门。但她眼力尚在,厉若莘若非得韩采薇亲口证实,也不会积极联络方娥绿。

    颜舜华叹口气道:“射日弓的事,想必你已经告诉两位了。”

    颜舜华见明钦也跟了过来,便知射日弓的事是瞒不住了。他是华阳军的主将,杨传贤、缪壮飞等人上回赶来灵泉庄,便是想要从她这里打探射日弓的下落,当时虽被颜舜华遮掩过去。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她既然告知厉若莘,便知道这个秘密藏不了太久。

    “请夫人恕罪。”

    厉若莘若不说明原委,如何能找来方娥绿,但这一点毕竟有负颜舜华的信任。她若再谨慎一些,便该先来灵泉庄和颜舜华商议办法。

    “除掉傲狠也是我的本愿,但是没有日月神力施展不了射日弓,我也是无可奈何。既然来了,便试一试吧。”

    傲狠当年便曾投靠金翅鸟,和义军作对,义军失败后,傲狠欲壑难填,又和金翅皇帝反目成仇。松语文学www.16sy.coM免费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