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松语文学 > 玄幻魔法 >丑女重生之贵女邪妃最新章节 > 丑女重生之贵女邪妃TXT下载
错误举报

第387章 路遇埋伏

    ;    风皓祯看着锦帝唇角的笑意,不由的撇撇嘴,怎么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不过,他高兴就好

    反正他已经说了,只要找个合适的人,他就能全身而退

    到时候,也不算是违背诺言

    静王府

    风皓凌终于寻了个机会,带着卢管家来到密洞中查探罂粟花的长势情况

    才刚一进密洞中,便看到密洞的两边长着风姿卓约c丽质天然,有雪白色c粉红色c有淡粉色,白色罂粟花白得像森林上空的云,红色罂粟花纸质而有光彩,大红色或血红色,非常娇艳

    一时,风皓凌有些惊呆了,上次也有在凤寰宫见到过,却只有零星的几朵,而且似乎被人刻意毁坏过的样子,并没有这般的娇艳,让人只看一眼,就有要陷落的

    眼前的这些罂粟花,犹如高山上稀奇的雪莲花,美丽而不妖娆,圣洁而一尘不染,纯洁而让人不易靠近,让人对它有一种神秘莫测感

    “殿下可是被这些花给震惊到了”卢管家满脸谄笑的讨好道。

    他起初见到第一朵花开的时候,也是震惊到了,没想到世间还有如此美丽的花儿

    “嗯想不到这花还真是令人为之惊艳倒真是称得上花中最妖冶的了”

    “手下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迷人的花,难怪它能够制作出那等迷乱心智的白粉,光是这些五颜六色的花就足以迷乱眼睛了”

    “这花果然是不同凡响啊”风皓凌由衷的赞叹道,转而又有些担忧,

    “不过,这花期似乎也太短了,会不会中间出了什么差错”

    算算日子,似乎还没几月啊

    “殿下尽管放心,这种花的全过程可都是手下亲力亲为监督的,不敢有分毫的怠慢

    对于殿下的这些疑问,我也询问过那些花匠们,他们以为,按照一般种花的常理来说,在密洞中种花,因为改变了种花的条件,无论是温度还是光照,还是土壤养料,都与自然生长不同,所以才会缩短了花期”

    “这么说来,也倒是有道理若是能够缩短花期而不影响花的生长,倒真是一件天大的喜事”风皓凌边走边道,心底还是不放心,

    “索性这兰姨婆也在府中,你带上几朵,我们过去讨教讨教”

    “是,殿下”

    “兰姨婆在府中可还住的满意”

    风皓凌进了暗室,看到兰姨婆正在桌子旁边悠然的坐着,身上有一股子凌然之气,换了衣裳,梳洗整齐,已经没有在牢狱中时的狼狈不堪了

    “静王府中自然是一切都是最佳,哪里还有住不惯的道理可比大理寺要好上千万倍了”兰姨婆淡淡的笑着,看着风皓凌那样英俊潇洒的脸,眸底满是恨意,却是强压住心头的火气

    “我知道这都是兰姨婆的客套之话,这样不见天日的地方,任谁都不会自在的”风皓凌还是一脸柔和的笑着。

    “不过,这都是暂时的,还请兰姨婆委屈一下,只要我与惑族的族长商议好之后,便尽快将你送出去到时候便是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了”

    “那你今日来是为了什么”兰姨婆自然是知道这些道理,否则她也不会听风皓凌的话了

    想起他们之间有过的恩怨,她便恨得牙痒痒的

    “今日我来,只是想让兰姨婆帮我一个忙”风皓凌笑着给卢管家使了个眼色。

    卢管家立即将手中抬着的花端进来,放到桌子上。

    “兰姨婆应该知道此花的吧”风皓凌笑着道。

    兰姨婆看着桌上的罂粟花,心底一怔,一直隐忍的脸色还是起了波澜。

    这不是罂粟花吗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风皓凌究竟想要做什么

    他怎么有心来种这些罂粟花呢

    “这可是兰姨婆先前在母后宫中精心栽培种养过的花儿,应该不会陌生吧”风皓凌看着兰姨婆没有说话,继续自语道。

    “先前父皇扫宫的时候,发现了它,我觉得甚是诱人,便要了一些移植过来,没想到却长势喜人,真是出奇的意外

    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这种花呢,它的妖艳真是让我意外,只怕世间少有与之匹敌的花朵了

    我私心想着这也是兰姨婆一直关心在意的东西,定然关心它的去向,便拿过来让你也看看,权当是我的一片心意”

    “不知静王殿下种这些花是要做什么用”兰姨婆面上恢复了冷静,强作镇定道。

    “兰姨婆何必明知故问呢”风皓凌爽朗一笑,

    “当初梦儿为何会性情大变,可以说几乎是面目全非,可不就是因为这花儿吗”

    “你你如何得知的”兰姨婆大惊,

    他竟然连这个也知道

    风皓祯先前知道这些事情,她就已经很奇怪了,没想到风皓凌如此心细,果然知道了一切

    不过,兰姨婆猛然间反应过来,梦儿的毒瘾果然是他搞的鬼

    不由,对风皓凌的恨意又多了几分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们现在已经是盟友了,兰姨婆又何必还要藏着掖着,不让我知道呢”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兰姨婆对于风皓凌的阴狠与手段已经到了恐怖的地步

    想不到一直保密着最不想要他知道的事情最后还是让他知道了

    “我只是想要得到属于我的东西罢了兰姨婆一直潜伏在风津,不也是为了一己之私吗既然如此,我们何不相互扶持,共创大业,各取所需呢”风皓凌索性也不再与她兜圈子了,直截了当的道。

    兰姨婆微怔了一下,倒是还没看到过风皓凌如此开门见山

    从前她确实是想要与风皓凌一起联手的,而他也确实是个不错的人选,只不过是后来发生了许多的变故,让她怀恨在心吧,所以才断了这个念头

    客观公正的来说,风皓凌确实倒是个不错的人选,狠辣决绝,果断凌厉,聪明睿智,这样的人必然是会有一番作为的

    可是媃儿c梦儿她们的仇,难道就这样算了吗

    “兰姨婆可别忘记了,这次救你出狱的可是我,如果不是我帅先知道了风皓祯与惑族神女的阴谋,只怕到时候真要等到族长来救你,惑族就捞不到半点的好处了”风皓凌看着兰姨婆眸底闪烁c犹豫不决的样子,继续说服道。

    “那么兰姨婆这么多年来的牺牲可算是付诸东流了到时候,族长非但不会领你的艰辛与委屈的情,相反只怕还会因为兰姨婆办事不利而怪责吧”

    “你果然已经做好了周全的准备”兰姨婆冷哼一声。

    族长的这些性情,他都能够调查的如此清楚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想要做大事,哪能不用点心”

    “好吧我答应你”不得不说,风皓凌所说的一切都是她心中的顾忌,她到了风津这么多年,为的就是要提惑族打探虚实,为惑族的进攻做准备

    可是一直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虽然以她的身份,族长还不至于强行责备,但也是会心有怨怼的,还不如先应下风皓凌的请求,以大局为重,只要攻下了整个风津,还愁到时候没有报仇的机会吗

    “识时务者为俊杰还是兰姨婆懂得顾全大局”风皓凌轻轻的笑了。

    “不必多说了你现在要我怎么做”

    “我只是要你尽全力帮我制作白粉”风皓凌沉下脸来,认真的道

    与兰姨婆仔细的谈好后,风皓凌心满意足的走出了暗室,卢管家才出声道,

    “殿下,想不到兰姨婆还能够答应你的要求”

    “眼下她这样的境况,你觉得她还有其他的选择吗”风皓凌冷笑一下。

    “殿下英明”

    “不过,她始终是一条冬眠中的毒蛇,一旦她有机会苏醒过来,一定会反咬我们一口的,千万不可以掉以轻心”风皓凌收起冷笑。

    “还请殿下明示一二”

    “只要她负责白粉的制作即可,千万不要让她知道其他的事情,还不能让有机会出来找个伶俐的人好好的伺候她”

    “是,殿下”卢管家点点头,转念又一想,

    “可是兰姨婆旁边的暗室里,可是还关着那个人殿下要不要将他们分离,以免让兰姨婆有机会见到他”

    风皓凌微微顿了一下,卢管家倒是提醒他了

    这些日子都快把他给忘了呢,“暂时先不要轻举妄动,目前正是关键时期,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岔子”

    “殿下为何一直还留着他”他可是多大的祸害啊,万一让人发现,或者让他逃走了,只怕是大难临头了

    “难道殿下是顾念兄弟之情,而不忍心将他解决了”

    “自然不是我可不是那样优柔寡断的情种,留着他自有我的用处”风皓凌轻轻勾起一丝笑容。

    在他的世界里,从来就没有情字存在

    二人说着走出了暗道,空旷的天空展现在眼前,让人从令人窒息的暗洞中有了重见天日的感觉

    “果然还是外面舒服啊”风皓凌忍不住轻叹。

    心底暗许着,他不光要自由自在的呼吸,还要这天下都是他可以自由呼吸的地方,想必用不了多久,这个愿望便能够达成了

    “主上,楚大小姐那边有消息了”正想着,有影卫出现。

    邪王府

    自从收到楚吟钰明日午后便能到达的消息,风皓祯便喜不自胜,整个人好像飞进了云里面,飘飘欲仙,好不真实的感觉

    算算日子,他们也有半月有余没有见面了,心底的那份煎熬总是让人食不知味,夜不能寐,心都跟着走了,身子好像躯壳一般,如行尸走肉一般的活着

    这应该就是相思病吧

    风皓祯唇角勾起,自嘲的笑了一下,从前自己一直很鄙视那些陷入情网的男人,将整颗心都放在一个女人的身上,那是很没出息的表现

    总以为男人都是理智的高级动物,会懂得控制自己的感情,不会放任感情随意外露

    可是,那都是在遇上吟儿以前的事情,自从遇上她以后,他已经无法自拔了

    记得从前在书上看到过一句话,

    世间上难以自拔的,除了牙齿,还有爱情

    当时的他还嗤之以鼻,不以为然,如今尝到了这样的煎熬之后,才发现,都是经典名言

    “她明日就到津都了”风皓凌不敢相信的重复着,脑中又浮现出那忧伤清冷的眸子,还有那一身的清冷孤绝

    “是,午后便能抵达”影卫回道。

    “那么她应该是知道了风津的情况,才会赶回来的”本来他还以为风皓祯为了不让她担心,会闭口不言的,想不到竟然还是让她知道了

    “不知主上有何指示,要不要阻止她回到津都”主上一直的意思是,只有邪王殿下与楚大小姐分开的时候,才有机会对他们各自下手

    “让我想想”风皓凌轻轻蹙着眉,

    他自然也明白,这次之所有有机会对风皓祯下圈套,也不过是因为他掉以轻心罢了

    原本他是打算在楚吟钰回来之前,就让风皓祯入了监狱,不得翻身,算是作为她回来的一份大礼,只是不想,还是没能如愿

    不过,这也并不意味着他的计划就落空了,只要惑族人一到,与他们一切联手,一定可以将风皓祯置于死地的

    可是,如今她明日就要到了,比他预期的快了两天

    “肖琰那边可有什么动向”

    “他自从上次失手后,好像心有余悸的样子,总是避而不谈这些事情”

    “真是懦夫才这么点事就让他畏首畏尾了,看来他是靠不住了”风皓凌眸底放着冷光。

    “那还要不要留着他”影卫挑眉道。

    “我看他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既然如此,那就不用再留了”风皓凌冷冷道,

    “是,手下知道该怎么做了”

    “他既然出了事情,那么楚吟钰作为随行同仁,怕也不能再继续赶路了吧”

    “何止是这样,如果肖大人不幸殒命,只怕她也脱不了责任”

    “那你还不快去”风皓凌展现出迷人的微笑,妖冶的像是密洞的罂粟花

    “是主上”影卫看着风皓凌的笑容,直觉身子一冷,一股阴风吹过的感觉

    漆黑的夜幕下,燃着一堆闪烁的火光,火苗突突的向上蹿着,映照着每个人白色的脸庞,染上了一层微黄的光亮,带着几分的暖意

    “小姐,过了今晚,明日便能到达津都了呢”春琴看看头顶上的星空,漆黑的苍穹中一颗颗微亮的星星,星罗棋布一般的分布着,一眨一眨的,很是好看呢

    “嗯终于到了”楚吟钰心不在焉淡淡应着,心底还是不安稳,

    自从知道了风皓祯的事情之后,她便恨不能立即飞回到津都,回到他身边

    从前无论何时,他总是无微不至的呆在自己身边,给她最贴心的帮助与陪伴,而如今他遇到了难题,她却身在外面

    “小姐,时间也不早了,你快休息一下吧自从开始赶路之后,你便没有好好的休息过了”还是紫衣心细,看出了楚吟钰眸底的忧郁之色

    “今晚大家还是不能掉以轻心,万事小心”楚吟钰看了四周一眼,有些不放心的道。

    “小姐是说会有危险吗”春琴也跟着紧张起来,

    “可是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难道是害怕有野兽出入”

    “如果是野兽倒还好一些,只怕是比野兽可怕的”楚吟钰淡淡的说着。

    “比野兽还可怕的”春琴不解道。

    “小姐的意思是,还会有人来袭击不成”紫衣倒是明白楚吟钰的意思,挑眉道。

    楚吟钰轻轻一笑,没有再回应

    “小姐说的对,手下也觉得似乎周围有些异样”林默开口道,以他敏感的直觉来说,今晚是一定会有情况出现的

    “嗯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他肯定是不希望我这么快回去的,否则可不是破坏了他的计划”

    回想起来这一路上都没有再行动,原来只是将所有的精力用来对付风皓祯了,如今知道她就要回到了,可不要阻止了吗

    “小姐说的对”林默也赞同道。

    “春琴,你去请肖大人过来一下”楚吟钰想了一想道。

    “可是小姐,这肖大人不是静王殿下的人吗”春琴疑惑道。

    “就因为他是风皓凌的人,所以才要兼顾,上次他失手了,必定是引起了风皓凌的猜忌了像他那样的人,又怎么会不在意呢”

    楚吟钰慢慢解释道,其实她只是害怕风皓凌会为了阻止她,不惜牺牲掉肖琰,他们毕竟是一队的人,万一有人出了事情,只怕也不加紧赶路了吧

    无论自己分析的对不对,如今,也只能考虑周全了

    “是,小姐”

    春琴走到旁边的火堆边,朝着肖琰福了福身子,嘴唇一翕一合的说了几句话,只见肖琰先是愣了一下,随即转头看了看楚吟钰,见到后者点点头,他也跟着点点头

    而后,慢慢的起身,一身的孑然,漫步走向楚吟钰

    “不知楚大小姐找我有何事”

    “现在我们也算是同在一条船上的人,无论是谁出了事,对彼此来说,都不是一件省心的事”楚吟钰知道肖琰也是耿直性情之人,便开门见山道。

    “楚大小姐言之有理”肖琰一想起上次的事情,还事有些羞色之意,

    不过,她说的也是正理,已经进入了风津的地界,如果出了什么事情,都是不好交代的

    而且主上一直还想对她下手

    “肖大人也是习武练兵之人,相信敏觉程度异于常人,定然也感觉到了四周隐隐暗藏的杀机吧”楚吟钰看着肖琰的脸色,沉定的道。

    听到楚吟钰的话,肖琰微微愣了一下,想不到眼前的这个弱柳扶风的小女子竟有这样的警觉度

    他自然是一开始就已经知道了这一切的部署,不过,他先前已经一口回绝了参与到其中

    想不到主上还是没有放弃,他也不知道该是如何应对,只能睁一眼,闭一只眼罢了

    “肖大人与我一路出使雪域,也算是熟识了吧”楚吟钰淡淡一笑。

    肖琰顿了一下,想了想楚吟钰上次在雪域的驿站中与他说过的话,然后点点头

    “那不知道肖大人这次可愿与我打个赌”楚吟钰淡然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清然的笑容,很是高雅明媚

    本章完结

    松语文学免费小说阅读_www.16sy.com